有肉请按污APP

就在容俊打算再呆一段时间,等到足够安全再出去的时候,一个惊天的消息却让他不得不打消这个计划。

容凌死了,林婵也死了,或者说,戍卫一夜之间全部倾覆。

是谁,有这么大的能力能将戍卫轻易置于死地。

容俊整整一天都对着电脑,可是任凭他将网页翻烂,除了容凌和林婵的死讯,也没有更多的消息,甚至这条死讯也在下午的时候被删除了。

容凌和林婵本就不被大众所熟识,所以很快,他们就会被遗忘。

“你觉得会是谁做的?”梁绕担心的问道。

容俊回道:“谁做的已经不重要了,人已经没了,你和小梦准备一下,我们今天准备出国。”

显然他知道这么大的事情是谁做的,但是他并不想让她知道,有时候,知道的越多反而越危险。

“出国?去哪里?”

“瑞士。”

梁绕知道瑞士是一个环境优美的国家,但同时也是一个中立国,而容俊选择去那里不一定是因为景色优美。

“是不是程深口中的‘上面’那些人做的?”梁绕突然问道。

容俊没有回道,但梁绕已经有了答案。

戍卫和异者都是超越这个时代认知的存在,上面那些人恐怕是不能容忍这样不可控的事情的存在。

很快,便有人来接他们,来的车辆是一辆拉货的货车,显然容俊想尽量低调。

货车将他们送到去飞机场的高速路口,他们紧接着进了一辆面包车,最后安全到达机场。

安检的时候,梁绕一直提心吊胆,她一边抱着小梦一边忍不住四周查看。

“别乱看,几何平常一样就好。”容俊低声说道。

梁绕忙将视线收回来:“待会儿如果出事了,你带着小梦离开,我来殿后。”

容俊一直苍凉的脸上终于有了点情绪:“就你?别想了,你还是想着怎么逃吧。”

梁绕回道:“你见识过我的本领,无论如何我都是比你强大的存在。”

容俊突然握住她的手:“相信我,不会有事的。”

粱绕本来还有很多话,但是他这么一握让她不由自主的将话语都吞回肚里。

安心过后,她又开始自嘲起自己,明明是想着报仇的,结果竟然和容俊又走到了一起,而容凌林婵,就那么不明不白的死了,自己好像什么都没做就结束了。

也许,这就是命运吧,一拳打在棉花上的命运。

一直到飞机落地后,梁绕的心才真正的放松下来,她知道从长久来安,瑞士不一定是安全的地方,但是近期应该会没事。

“这里,好美啊。”梁绕看着新家周围的风景感叹道,她一直以为这样的美景都是摄影师ps出来的,没想到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美丽的存在。

“是啊,很美。”容俊望着窗外出神。

“你怎么找到这样的地方的?”

“不是我,是我哥,这些都是他早就安排好的。”

梁绕愣了一下:“早就安排好的?难道他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容俊点了点头:“他比我们所有人都想的更远,好的结果他考虑过,坏的结果他也考虑过,每个结果他都做了安排。”

梁绕不由自主的想起容城,如果他还活着的话,以他的智商自己可能早就死在无妄之间了吧。

可是这个聪明的男人却死在了戍卫为他安排好的死亡里,只是不知道他对钟瑟瑟的感情究竟真几分。

而自己,对于容俊,自然也不会像以前一样了,她和他之间的鸿沟,会要多久才能填满呢,还是永远都不会被填满。

两个星期后,李昊然也被接了过来,他虽然精神状态不怎么好,好在身体还算健康。

有他的到来,梁绕也算安心,毕竟有一个能够预知未来的同伴存在,他们能提前打算很多事情。

得知程深的死讯是在一年后,那一天,她正在书店准备买一些语言类的书,毕竟到了一个新的地方,还是需要学习一下当地的语言的,然后在那家书店,她遇见了程稳,或者说是她被程稳叫住。

“嫂子,真的是你!”程稳一把拉住她的胳膊。

梁绕见到他也有些惊讶:“程稳,你怎么到瑞士来了?”

“出差。”程稳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原来你真的跟了容俊,可惜了我哥那样喜欢你。”

梁绕听他的语气带着伤感便问道:“他……还好吗?”

程稳愣了一下:“你还不知道他的事?”

“他怎么了?”

“他牺牲了。”

“牺牲了?”梁绕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他那么强的人怎么会牺牲的?”

程稳叹了口气:“是啊,他那么强的人,明明接到了撤退的命令还非要向前冲,虽然对方全部被击毙,但是他的也中了十几枪,肠子都淌了一地,他是英烈留名了,可伶我的伯伯和婶婶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了。”

梁绕没想到程深会选择这样的方式来面对曾曦的死,她一直以为男人的心似铁,尤其是像程深这样受过严格训练的人。

也许是一开始他就动了心,只是他不知道怎样表达,所以最后才会出现这样的悲剧。

但愿他们一家三口,在天堂能够团员。

容俊在梁绕回家的那一刻就感觉到她情绪不对。

“你心情不好,是出什么事了吗?”他主动问道。

梁绕点了点头:“程深死了。”

“怎么死的?”

她将程稳告诉她的告诉了容俊,容俊没有再说什么,他最后只是倒了一杯酒向家乡的地方洒去。

“小梦呢?”她问道。

“在楼上睡觉。

“这才几点,她怎么又睡了,是不是生病了?”梁绕奇怪最近小梦睡觉的次数和时间越来越长。

容俊回道:“可能是最近上学了有了新的玩伴玩累了吧。”

梁绕还是不放心:“我上去看看。”

她走到小梦的床边,小梦正在熟睡,她的嘴角还带着笑,似乎梦见了什么开心的事。

开心就好,只要不是噩梦,她梦见什么都好。

梁绕走出房间缓缓关上门,而床上的小梦笑的更开心了。

梦里,她蹦蹦跳跳的和新同学在花海里捉迷藏,当她数道一百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一个和自己同样肤色的年轻男子出现在她面前,只是这个男子的头发很长,几乎遮住了大半的脸。

“长头发叔叔,你终于来啦。”小梦高兴的扑进长发男子的怀里。

长发男子将她一把抱起:“是,叔叔来了,不过叔叔马上也要走了。”

“叔叔你要去哪里。”

“我要离开一阵子,不过你十八岁的时候叔叔就会回来,到时候叔叔会给你带一份世界上最漂亮的礼物。”

显然小梦很舍不得,但是她还是很尊重男子的决定,毕竟这个人曾经在她被自己的亲叔叔容凌和林婵带人围攻她的时候出手杀了他们救了她,他是她的恩人。

“好,叔叔,我等你。”她满脸认真的说道。

男子欣慰的笑了,一阵风吹来,将挡住他脸的头发吹开,如果梁绕在这里,她一定会震惊自己看到的,因为这个人就是一直被关在无妄之间的苏怀瑾。

她一直以为苏怀瑾也是戍卫安排的人,却没想到他竟然出现在小梦的梦里,更确切的说是寄宿在小梦的身体里。

当年无妄之间倒塌,苏怀瑾也终于逃了出来,但是他在现实世界太虚弱了,于是便找了离他最近而且潜意识抵抗力最弱的小梦寄宿。

窗外月正圆,明明几天前它还缺了一块。

古人云,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十年后,又将会是怎样的腥风血雨呢?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