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丫鬟马车上下摇晃

第一百三十章阴雨连绵的天气

庄志雄是兵,山鸡是贼,兵抓贼,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庄志雄得到了骆咏芝的身体,但是骆咏芝心里还牵挂着山鸡,从这一方面来说,两人又算是情敌。

如今有斩草除根的机会,庄志雄绝对不会吝啬推波助澜一把,甚至如果有机会的话,把陈浩南、b老大等人,一次性干掉,那是再好不过得了。

在心里暗暗发了一遍狠后,庄志雄带着微笑,搂着骆咏芝,带着小舅子,随着两个智障儿童慢慢的向大澳村走去。

等五人赶回太公家里时,已经接近中午了。

因为中元节是祭拜先人的日子,很多在香江工作的大澳村村民都跑了回来,庄氏族人回到大澳村,一般都要来给太公见礼,有相熟的,五服以内的亲人直接就被留下来吃顿饭。

太公出生在清末,民国时做过的旅长、县长等职务,后来跟随的军阀失败,就回到了香江。

在日寇侵华的时候,太公捐钱捐物,在大屿山成立了一支游击队,太公是游击队的赞助人,等日寇退去,太公就顺理成章做了庄氏家族的族长。

有这些经历,太公为人豪气四海,对前来探望自己的族人,碰上境遇不佳的后辈,也会照顾一二。

中午一顿酒饭,不仅仅有太公一家,另有几个回家的族人,以及隆哥几个族中兄弟作陪。

小龙叔也在场,有他和毛毛姑奶奶两个智障儿童在,笑料不断,也算是宾主皆欢。

因为晚上还要去‘抓鬼’,加上饮了些酒,吃过饭,庄志雄带着骆咏芝姐弟去了大澳村唯一一个大酒店休息去了。

当然睡觉前,庄志雄照例把精神力不停的施展探测术和探测光环,把所有精神力消耗干净,这才躺下睡觉。

……

一觉醒来,外面竟然出现了降雨。

庄志雄和毛毛打了一通电话,取消了今晚的捉鬼计划。

如是三天过去了,阴雨绵绵。

庄志雄也没什么事,在骆咏芝的陪伴下,倒也不算无聊,只是捉鬼一事耽搁了下来。

还有一事,庄志雄告诉柯志华,山鸡的事情已经得到解决,山鸡喜气洋洋的从柯志华家里回到了铜锣湾。

这小子因为干掉了福建帮的大佬,算是功勋不小,b老大准备提拔他扎职,从四九到四二六,学名就是红棍,说的现代化一点,那就是高级打手领班。

庄志雄就曾经是b老大座下领班红棍,他还教出来了一个红棍——陈浩南。

陈浩南前段时间灭了靓坤的把兄弟巴闭,这个巴闭是马来人,也属于跑路阶段,被陈浩南干掉了,靓坤自然想要一些补贴,比如说,陈浩南转过来跟着自己。

陈浩南自然不肯背叛b老大,结果靓坤就把陈浩南杀死巴闭的事情,告诉了马来那边,巴闭的家人请了职业杀手来香江,准备干掉陈浩南。

陈浩南虽然是洪兴红棍,但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为了躲避杀手追杀,他现在不得不进行跑路,和当初庄志雄一样,去大陆去了,这一走就是两个月,和当初庄志雄去台北,几乎是前后脚。

山鸡如今晋升红棍,也算是暂时接替了陈浩南的位置。

……

在阴雨缠绵中,中元节来了又走。

很多返乡的人都已经返回工作了,庄志雄联系了上面几次,却都是得到暂时等待的消息。

过了中元节后,李鹰才告诉庄志雄,台北那面已经把铁振东抓了起来,但是因为证据的原因,暂时还没有提起诉讼。

北角警署也没什么事,庄志雄就暂时继续跟着,等一切尘埃落定了,再复职不迟。

留在大澳村的庄志雄,也不是闲得没事干,大屿山因为曾经出过游击队,这里有一个打靶场,庄志雄每天都要来这里打靶,经过十多天的锻炼,枪斗术三星成为了中级枪斗术一星。

就在庄志雄盼望着铁振东早点被判刑的时候,这一场连绵了半个月的雨季终于结束了。

……

台北的雨水和香江的差不多,当暴雨来临时,倾盆而下,雨大如豆,狂风如吼,而当小雨连绵的时候,时断时连,淅淅沥沥,好像老天爷都没一点劲似的。

潮湿的空气席卷整个台北市,东躲西藏的灰狗终究没有没等到铁振东被判入狱,反而等来了铁振东逃狱的消息。

一个月前,铁振东就被关起来了。

作为曾经铁振东的左膀右臂,灰狗真的想说,这事和自己没关系。

但是台北警局的那几个王八蛋,竟然陷害自己,向外面宣布,说什么自己是证据提供人。

如果铁振东被判死刑,也就罢了,偏偏这个疯子从火烧岛监狱里逃了出来。

灰狗知道,自己的倒霉日子算是来临了。

呸!

挂掉了台北警局的电话,灰狗连忙收拾行李,这帮家伙说什么让自己去警局,他们可以保护自己。

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就灰狗知道的情报,三联帮在警局里面至少超过十个以上的内鬼。

自己进去恐怕活不过明天早晨。

收拾好了行李,灰狗给自己带了一顶毡帽,趁着夜幕降临,就顺着一条巷子向着黑暗走去。

他在台北已经混不下去了,不论是黑道白道都在找他,既然如此,干脆离开台北去香江好了,他的儿子小狗在香江,自己已经有十年没见过儿子了。

……

砰——

庄志雄看着小龙叔一杆到底,直接愣住了,这个智障儿童也太能打了吧,简直跟作弊似的!

在小龙叔把杆子挥舞成风的时候,台桌上的一个个小圆球,就像是听从他的号令一样,乖乖地进入他指向的球洞。

一场球赛,庄志雄竟然一杆未动,小龙叔就全部打进去完了。

“好耶!”

毛毛作为另一面智障儿童,早就忘记半个月前小龙夸奖梅芳芳的话,她现在就是小龙叔的迷妹。

每当小龙叔打进一个桌球,她都要欢呼鼓掌,为自己的男人鼓掌加油。

“姐夫,你还打不打?”

骆永豪这个小家伙最近看电视看多了,黑漆漆的眼珠子,滴溜溜的直转,明显不看好庄志雄这个姐夫。

“打,为什么不打!”

庄志雄深吸一口气,输人不输阵,不就是输了的人要连续喝十瓶汽水吗,自己又不是输不起。

“下一局,你开!”

小龙叔把所有的球都进袋,得意洋洋的看向庄志雄,心里美滋滋的,终于挽回昨天打靶被虐的颜面了。(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