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揉胸时我应该做什么

人一多,就容易出乱子。虽说如今的半坡豚面子大,大部分人都不敢在圣火城的地头上捣蛋,但为防止互相仇视的部落起冲突,以及有人浑水摸鱼,尤其是牛头部落趁机捣蛋之类的事情,半坡豚派出了大量的人手在集市上维持治安。

圣火城的人穿插在荒原上的土著们之间时,极为醒目,两者之见的区别一眼就能看出来。

以前半坡豚曾以层出不穷的新奇服装傲笑荒原。荒原上的土著们只有简陋的兽皮衣和麻布衣服时,半坡豚各种新潮的服饰足矣引爆土著们的眼球,那时候的半坡豚人,走在人群中可谓是鹤立鸡群,随便出去晃悠一圈就能收获无数艳羡的眼神。

原始人的创造力以及模仿力同样强大。往往半坡豚的新潮服饰没出现多久,就有一些有实力的部落开始模仿,可以说,半坡豚一直在引领时代的潮流。后来模仿的人太多了,新潮的服饰也就算不得新了,再加上半坡豚允许族人们拥有私人财产,不少族人们都会用他们手中多余的布匹,制作一些漂亮的衣物拿到集市上换取大量的物资,于是,衣着就不能再成为半坡豚人和荒原上的土著们之见的区别。

衣着之后,发型又成为了区别半坡豚人和土著们的又一明显特征。这年头,大家都是胡子拉碴,满头长发,讲究点的还知道洗一洗,不讲究的,头发结成毡都不算稀奇。唐歌上辈子的时候,看那些描写西方历史的电影时,发现所有人都是头发长长,男人也都是满脸胡须,还觉得邋遢,觉得西方的审美观很怪,但是当他穿越到原始社会之后才发现,原来咱们的古人造型也是这个模样。

不是他们想邋遢,而是实在没有办法。

唐歌没有做出金器之前,半坡豚的族人们也是这般造型,皆因为环境使然。大家用的都是石器,虽说像大石头的燧石刀一般,石器也可以打制的很锋利,割头发是没问题的,但是想要割整齐,却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至于用燧石刀刮胡子……唐歌想想就觉得疼。至于说黑曜石碎片的锋利度足矣堪比手术刀,但正是因为太锋利了,而且形状随机,作为理发用品很难,而且估计没几个人奢侈到用黑曜石给自己刮毛,要知道,黑曜石的价格,比起唐歌上辈子那个时代的黄金,也差不了多少。

不过原始人有原始人的才智,没有工具的情况下,其实也是可以理发的,而且办法很简单,那就是用火烧。

这还是唐歌鼓捣出剪刀等理发用品之后,才听说,原来这年头同样有美发师,美发的办法就是用一个小火头慢慢烧,只不过,荒原上大部分人温饱都成问题,有此闲情逸致的人不多,反倒是中州那边,挺流行的。

唐歌上辈子就听说过,原始人的独木舟是用火慢慢烧出来的,烧头发倒是第一次听说,为此,还很是惊讶,后来更是曾为这个办法拍案叫绝。

不过虽然发型曾一度作为半坡豚人最显著的特征,但是心眼活泛的胖巫把在集市上开设“理发店”作为部落的一项创收项目之后,也彻底变成了历史。

如今,荒原上所有人都以模仿半坡豚人的穿着打扮为荣,而且,但凡富裕点的部落,身上的穿戴乍一看都和半坡豚一模一样,这其中有他们自己制作或购买的,甚至有的还是圣火城作为礼物送出去的。

可虽然穿着打扮甚至发型都一样,但圣火城的族人和土著们的区别还是很大,这主要是因为两点。

第一点,是干净。圣火城的族人包括奴隶们,在唐歌的言传身教下都是很讲卫生的,不但要勤洗澡,衣物也要经常换洗,即便是衣着朴素,上面也很难找到污渍,而刚刚度过一个寒冬的土著们,身上早就积满了污垢,味道臭烘烘的,衣物就更不用多说了。

至于第二点,就是人的精气神了。圣火城里上至族人,下至奴隶,平时的饮食都极为合理,劳作也张弛有度,再加上多食细粮,一段时间将养下来,一个个都是面色红润,身体极为健康,再加上圣火城的富足和强大,即便是奴隶过的都是堪比中州那些大酋长,甚至比中州那些大酋长还舒坦的生活,这让他们有了足矣笑傲天下人的资本,一个个的自然也都变得自信和骄傲起来,平时都会不自觉的流露出高人一等的姿态。而反观荒原土著们,即便他们穿着的再华贵,洗刷的再干净,在面对半坡豚人的时候,都很难保持自信的态度。皆因为,如今的圣火城很强大,圣火城里的人气场更强大,这些土著们,根本就没有在圣火城里骄傲的资本,在半坡豚人面前也硬气不起来

随着到达圣火城的人越来越多,新建的集市上也越来越热闹,和月亮谷的人气比起来,已经毫不逊色了。

圣火城派出去的传话人说过,半坡豚会准备丰盛的筵席款待这些受邀的头人酋长们,所以,这些酋长们才一到达,就把族人留在集市,自己随圣火城的接待人员进了城。

半坡豚的筵席如今已经享誉天下,这些酋长们之所以前来,想要趁机蹭一顿筵席占大部分原因。

半坡豚的筵席哪儿都好,各种美味是他们以前做梦都想不到的,可唯一一点不好之处就是,在半坡豚吃过筵席之后,以往觉得非常美味的食物也会变得味同嚼蜡,甚至还有回到部落之后好几天都吃不下饭的。

要是天天都能吃到半坡豚的美味,那才是神仙过的日子呢!

一众酋长们在会客室议论纷纷,话题的内容大部分都是关于即将享用的美食得,甚至有人为了赴宴,连早饭都没吃,现在只是想象一下,就已经开始不停的吞口水了。

好不容易挨到中午,半坡豚的少巫终于有时间接见大家,酋长们纷纷起身,带上礼物,等着和神奇少巫见过面之后,就可以赴宴了。

不管什么时候,都要讲个礼数。这些酋长们来赴宴也不是空着手的,多多少少都会带些部落的特产,东西价值多高无所谓,关键是一份心意和态度。

唐歌百无聊懒的坐在宴会厅的上首,等着一一接待那些部落酋长们。如今这种可有可无的交际,胖巫已经不屑为之,于是,唐歌就不得不出面了。

这年头,大家都讲个性,说白了,就是装。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要装,部落于部落之间的交往更要装,你装的越大,越牛,别人才会越佩服你,谦虚低调那一套,在原始社会是行不通的,因为你越谦虚,别人越觉得你好欺负。

所以,为了今天的工作,唐歌可是好好的打扮了一番。不但整理了发型,穿上了最华贵的衣服,浑身带满了金饰,就连他的黑虎皮交椅都被搬到了宴会厅,还让亚当卧在他的身边。

还别说,经过这一番精心修饰之后,尤其是在巨虎亚当的衬托下,坐在宴会厅最上首的唐歌看起来还真有一股富贵逼人,威严如狱的感觉。

“时间差不多了,请各部落酋长入席吧。”唐歌按着性子,淡淡的对身边的奴隶吩咐道。

奴隶一声高唱,等待在宴会厅外的酋长们这才得以一一进入。

第一个进入宴会厅的,是双钩部落的酋长老疙瘩。

唐歌对双钩部落毫无好感,老疙瘩这货在半坡豚和河阳部落开战前,竟然暗自投靠河阳部落,对半坡豚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他儿子阿星更是个毛都没开始长就会调戏女人的二世祖,还曾经在半坡豚撒野被唐歌狠揍一顿,可偏偏双钩部落的前任巫师于半坡豚有大恩,而且红姑还铁了心的嫁给了双钩的阿康,于情于理,哪怕只是为了红姑,圣火城也要把这门关系给维持好。

好在老疙瘩这货虽然不是什么好鸟,但心眼还是有的,红姑嫁过去之后,也被他当成祖奶奶一般敬着,没有半分轻慢。除了在红姑回半坡豚待产时,让红姑向半坡豚讨要过一批金器之外,再没有什么过分的表现,所以,唐歌暂时还能容忍他,否则的话,唐歌不介意给这种首鼠两端,欺软怕硬的家伙一个教训,让他明白明白应该怎么做人。

和老疙瘩寒暄了两句之后,唐歌请老疙瘩落座,继续接待下一个部落。

第二个进入宴会厅的部落是十香部落,虽说今天的接见顺序以及坐席排位是属于无规律的,但和圣火城交好的部落还是被唐歌特意的排在了前面,那些比较有实力的也夹杂在接待顺序靠前的位置。(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