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星之名器炉鼎器肉章

“找产婆。”

接着一声急的怒吼将所有人的神智都给拉了回来,连忙跑去叫人。

估摸着日子也快到了,纳兰离若也带着东西到了桃花小筑上来,刚刚上来就听到这一声吼,回头对着船上的人道,“看来是来的恰到好处。”

“太后娘娘,老奴一定竭尽所能。”产婆跟随着进了产房。

北云澈将她抱着放在床上之后变整个人都紧绷着,抿着唇站着,心里紧张的不得了。

看到一陌生女人进来,他冷着脸退到一旁,却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这就让产婆犯难了,毕竟女的生孩子男的不好在,可她却不敢让他出去……

可北云澈却握着封凉依的手,打死都不走。

在现代,自古都有老公在床边陪产,封凉依也不让他走,因为太特么的痛了。

产婆在一旁苦口婆心的劝解,“王妃啊,王爷在不好……”

一阵阵密切的阵痛传来,封凉依额头上的汗也开始溢出,痛的呼吸都在抽搐,一阵温热的液体流出,她明显的感觉到羊水破了。

估计着也快了,便让北云澈出去,“澈,你先出去。”

“本王不走。”北云澈此刻没有其他的想法,就只是想陪她,看着她这么痛苦的生孩子,他心里更痛。

“澈儿,你快出来。”纳兰离若沉声一吼,北云澈便乖乖的跟着出去了,出去之后便被一顿训斥,“你在里面碍手碍脚,反而误事。

放心吧,会没事的。

等着当爹就行。“

当爹?

北云澈顿时一股难言的激动在蔓延,双眸激荡的看着紧闭的门,他要当父亲了…

封凉依一生强悍,自然在生孩子之上也不软弱,没过一会便听到一阵阵的哇哇啼哭传来。

纳兰离若松了口气,呢喃着,“终于生了…”

接着又传来一声啼哭,比之前的更加响亮,南宫沫儿面色一喜,“这个肯定是个男孩,哭的那么响亮。”

北云澈俊眉一拧,男孩?

等到哭声停了之后,他再也克制不了冲了进门,床边的血盆早就染了两大盆。

看得他眼前一黑几乎站不稳,踉跄着到了床边,看着床上面色惨白的封凉依,红了眼睛,哑声道:“凉儿,辛苦了。”

封凉依摇摇头,不算辛苦,生了之后才是真的解脱了。

“恭喜王爷,王妃,大的是小世子,小的是小公主,长的可真漂亮。”产婆抱大的那个放在封凉依左边,小的那个放在右边,喜笑颜开。

“看来女儿还比儿子哭的响。”封凉依看着红红的小脸褶皱成一坨,蹙眉,“这算漂亮吗?”

北云澈同样不知道,看着那小小的人儿,心里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流淌。

“凉儿,来,把这帽子带上,月子里可见不得风。”纳兰离若不知道从哪弄的一顶帽子出来,给她戴上,口中还不停的叮嘱着一些忌讳。

南宫沫儿在一旁看的羡慕不已,撒娇道,“母后,我的呢?”

“呵呵,你还早,自然也准备了,在宫里呢。”纳兰离若呵呵的笑着,被她那样子弄的无奈不已。

“哇哇哇…”

突然,两个小家伙猛的哭了起来,刺激的封凉依胸前的两坨刺刺的痛,似乎在提示着她要做些什么。

初为人母的她虽然不知道要做什么,但那身为母亲的天性,她将衣服解开,将那嚎啕大哭的小嘴堵上。

小家伙本能的吸着,却痛的封凉依猛的咬了牙…

“他咬你?”北云澈看着她这样,下意识的就要去将孩子抱开。

封凉依将他推开,喘了口气,“没咬,他在吃。”

刚刚出生的孩子不会吃很多,喂了这个,封凉依又去喂另外的一个,等他们都睡着之后才道,“母后,找个乳娘帮他们两洗澡。”

“好…”

“澈,想好给孩子取什么名了么?”封凉依戳了戳儿子的小脸,怎么看都觉得丑。

“北楚艾,北梓晟,小名我们就自己取可好?”北云澈本来想告诉她字的,但想着还早,也就没提,这两个名字是他按着皇室族谱来取的。

他虽然为王爷,但名字也是要入皇室族谱,上玉碟的,自然不能马虎。

封凉依呢喃着这两个名字,最后柔柔笑开,“就这样好听…”

这个名字不管有什么含义,只要是他两的孩子便足以。

封凉依从孩子生下来便从不假手他人,喂奶都自己一个人喂,索性奶水充足,倒不需要找乳娘。

看着孩子们渐渐的长开,原本褶皱巴巴的小脸也变的丰满不少。

时间眨眼便过,孩子满月两人并未大办,只是一家人聚了聚,两个小家伙长的很壮实,也很活跃。

满月的时候两只小眼睛便东看西看的,好不可爱。

封凉依化身溺娃狂魔,连着数日都冷落了北云澈,但他却没有办法,只能等两小家伙睡了之后才能偷一阵的香。

这日,北云澈看着她把两孩子照顾睡下,抻在摇篮上看着他们熟睡的模样,慈祥的笑挂在唇角,“澈,你看,长的好像你…”

所有的情话都没有这句的动人,北云澈揽着她,心中甜蜜依然。

百日宴的时候封凉依准备给两小家伙正式如皇室族谱,却没想到南宫沫儿因为激动摔了一跤,提前生产了。

现下正普天同庆,皇后娘娘却要生了,忙前忙后的简直好不热闹。

没过多久,便传来皇后诞下一子的好消息。

封凉依和北云澈一人抱一个孩子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彼此眼中的笑意…

“我们回家吧?”北云澈吻了吻女儿的小脸,逗的她咯咯的笑,双手在他的脸上胡乱的摸着,好不可爱。

封凉依点点头,一家四口缓慢的走向属于他们的桃花小筑,阳光撒下一道道影子,拉的很长长…

元历三十三年,摄政王请辞,带着妻儿游历四方,从此很久久都没见到过他们的踪影。

有的人说,在某某之处见过,那时已经是三年之后…

完!

亲们,这本的正文就完结了,有时间我会写其中的几对人的番外,把他们之间都有个交代…(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