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开美女的衣服2

大王叫我盯着你别爬墙  他依旧不安着, 总觉得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控之下,是错觉吗?

“是的。”丁伯微笑着颔首, “她一直很想念你, 希望你能在她离开之前去见她一面。”

“离开?她身体不好吗?”楚画心意味深长地重复道, 至此, 他还不确定丁伯到底是谁派来的,只能跟对方兜圈子。

“不,她要出远门了。”丁伯不紧不慢地答道, 看上去不像是在撒谎的样子。

楚画心单手托腮, 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丁伯等在一旁,半晌不见答复, 又道:“小少爷,你若是不放心的话, 可以让蓝上将陪你一道过去。”

“丁伯, 你的异能是什么属性?”少年恍然回神, 目光幽幽地盯着对方, 一脸好奇地询问。

丁伯显然没有料到少年的反应会是这般, 他愣了下, 微笑着答道:“是光元素。”

又一稀有属性,比暗元素更加稀少, 却较为鸡肋, 因为光元素异能者大多不具备多少攻击性, 且进阶难度相当之高, 当然也有人预测光元素者熬过前段的成长期,晋升高阶后潜力无限之类如何云云,可惜都是空话,没有先例。

“丁伯,你是怎么做到容颜不老的?”七十多岁的人拥有五十岁的容颜,说起来并不算是容颜不老,楚画心故意犯了个错。

丁伯也很严谨地纠正了过来:“小少爷,我只是看上去稍微年轻一些罢了。真正能容颜不老的只有传说中的沙朗一族。”

“丁伯也知道沙朗一族?”楚画心态度严肃了几分,心中的天平慢慢倒向一边,原先想不明白的事情在这一刻好像也找到了答案。

他一直觉得丁伯是忠仆,忠心耿耿,为人朴实,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只是他将对方忠心的对象搞错了。

“她在哪里?”

“我无法准确描述,需要小少爷您自己去确认。”

“为什么她不亲自来见我?”

“因为不方便。”

“这件事,我需要跟蓝羽沟通一下。”

“可以,小少爷决定好了通知我便是。”丁伯恭敬地颔首。

楚画心想了想,愈发觉得丁伯是椒派来的,那日楚宅出事后,他就没再见到过丁伯,就连楚蕴涵重病在床,只剩最后一口气的时候也……

果然是在椒离开禁地时候,一并离开了天都城?

不知不觉间,楚画心走到了书房门口,门关着,隐约能听到蓝羽的声音,似乎在跟人视频会话。

他犹豫了下,正打算转身离开,房门却自个儿打开了。

“怎么看着闷闷不乐的样子?”蓝羽轻笑着将人揽进怀中。

楚画心纳闷了:“隔着房门,你都看到我不开心了?”

“因为你把心事都写在了脸上。”蓝羽模棱两可地捏了把少年的脸蛋儿,事实上,在他的绝对领域之内,任何事情都无法逃过他的眼睛,丁伯和少年的对话他自然也是一清二楚,为了不让楚画心误会,他暂时还不能说明实情。

“丁伯说,我母亲希望在出远门前见我一面。我该去吗?”少年窝在男人怀里,半眯着眼,像只吃饱喝足的猫,“可是他又没说是在什么地方,总觉得有点难以置信。”

“你想让我陪你一起去?”蓝羽一下子就听出了重点,心里有些欣慰,至少在遇到事情的时候能想到向他求助,也就意味着对方开始依赖他了。然而——

“可以吗?”察觉到对方细微的情绪变化,少年忐忑不安地睁开眼。

蓝羽差一点就点头了,关键时候记起了先前雷蒙泽带来的消息,第一次觉得那么为难:“最近不方便,过段时间,可好?”

天堑流域以西,北纬13°附近突然冒出了一批极具攻击性的大型变异物种,一天之内突袭了附近的几个城市,造成损失严重。

雷蒙泽连夜致电,开门见山地阐明了事情的严重性,让蓝羽明天一早就带队出发前往支援。

楚画心愣了愣,艰难地应道:“好。”听丁伯的意思,椒可能最近就要离开,应当是已经找到太空船,但他也不能勉强蓝羽一定要答应自己的要求。

发现少年神色不对劲,蓝羽不免心软,原则上,军方所有任务和行动都应是保密的,哪怕是面对自己最亲密的家人也不得透露半分,所以他无法违背原则将接下去的行程告诉楚画心。

“不要担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可是我不想一个人待在这里,我可以跟你一起走吗,师父?”

蓝羽是帝国上将,离开帝都的原因不外乎是出任务,楚画心说不上来为什么,有种强烈的不安,所以只能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

然而他注定是要失望的。

蓝羽圈住少年,下巴抵着对方的脑袋,挣扎许久后,最终还是没同意:“等我回来。”

楚画心暗自叹气,将脑袋埋进对方怀中,只露出个后脑勺给男人,他并非真正十五岁的少年,自然明白对方的难处。

“我不在期间,书房里的资料,你可以随便翻阅,里面有我这些年来的修炼心得,等我回来以后,要考试的。”

“噢。”

楚画心懒洋洋地应了声,明白是一回事儿,不爽是另一回事儿,他如果那天脾气变差了,肯定也是被蓝羽给惯的。

“明天我就要走了,你是不是该有所表示呢?”蓝羽双手穿过少年的腋下,准备将这只“鸵鸟”拎起来,之前因为楚蕴涵的缘故,他一直唤少年小狐狸,如今看来,某人本性暴露之后倒是更像一只遇事就喜欢把自个儿脑袋藏起来的鸵鸟。

“什么表示?”楚画心显然还没反应过来,平心而论,蓝羽的怀抱有一种让他迷恋的味道,就像男人那张让他一眼就看上的脸,谜一样的归属感。

“爱的抱抱什么的。”男人低沉的声音满是笑意。

楚画心忍不住腹诽:这家伙绝对是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还爱的抱抱,又不是未成年!这时候分明就应该来一场……生死离别的运动啊。

“那多没意思,还是做点别的事吧。”少年一脸羞涩地抬头,目光缱绻而留恋地在男人脸上一寸一寸扫过,最终停留在对方微启的唇瓣上。

蓝羽接收到暗示,低头迎上去,正打算奖励一下难得主动勾引他的人,结果——

“师父,你把体能和精神力都收敛一下,将异能压制到初阶水平,跟我过两招吧?”少年兴奋地眉开眼笑。

蓝羽:“……”深呼吸,忍住,他还是未成年!

之后的时间,楚画心充分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战斗经验丰富的帝国战神哪怕是不使用任何技能,都可以单纯地凭借体能把他干趴下,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不服不行!

“师父,你下手好狠!”少年瘫倒在地直喘气。

“那是因为你太弱了。”蓝羽弯下腰,单手将人提了起来,而后不出意外地等到了少年化身八爪鱼牢牢抱住他的结局。

“终有一天,我会把你干趴下,让你跪地求饶!”楚画心酝酿了一下情绪,喊出了一句非常猖狂的话。

事实证明:做人要低调是有道理的。

猖狂不过三秒钟,他就被蓝羽压在地板上,狠狠地吻住了那张大放厥词的嘴。

吻到差点窒息,男人才松开对他钳制,心情愉悦地望着那张绯红一片的脸:“要求饶吗?”

楚画心满脸涨红地喘息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隐约浮上一层雾气,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心跳如雷,心脏仿佛随时蹦出胸口、浑身血液逆流奔腾而去的感觉,就像踩在云端一样,惴惴不安又心潮涌动。

“还是想再来一次?”蓝羽轻笑着问,额头抵着对方的脑门。

楚画心终于缓过神来,斗志激昂地低吼了句:“这次换我来干你!”

一翻身,少年顺利地坐在了男人腰间,双手撑在对方脑袋两侧,兴冲冲地张嘴咬了上去……

第二天,蓝上将顶着一脸伤势带队离开了帝都。

这位年轻的帝国君王看上去英俊儒雅,风度翩翩,浅金色发丝和他那双深邃的蔚蓝色眼眸一样迷人,曾有媒体戏称:雷蒙泽能从诸多候选人中脱颖而出,除了蓝羽的支持之外,最重要的是他腿长、颜值高。

这一点,同是雷家人的雷越,唯有望尘莫及的份。

“蓝,你居然真的将他带回来了?”雷蒙泽迎上前,修长的身材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白色军装,站在同样身材高大挺拔容貌冷峻的蓝羽面前,美得像一幅画。

“嗯。”相较之下,蓝羽的态度实在算不上有多热情,哪怕外界将他们两人看做最亲密的合作伙伴,所有人都认为帝国战神蓝羽上将能为雷蒙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是因为两人私交不错,甚至于……有私情?

事实上,在两人相处的模式下,雷蒙泽永远是“倒贴”的那个。

“你真的要娶他吗?”雷蒙泽一脸八卦地追问,“我实在难以想象,竹子开花的情形。”

蓝羽冷淡地瞥了对方一眼,那嫌弃的眼神跟看只猴子没区别:“关你屁事。”

“你居然还会爆粗口。”雷蒙泽表情格外受伤眨了眨眼,那神情分明跟看负心汉没区别。

蓝羽连跟他搭话的力气都省了,直接抱着人转身离开,雷家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怪癖,这似乎已经是他们基因中的缺陷,雷蒙泽的怪癖就是喜欢在熟人面前演戏,明明演技奇烂无比,还没有一点自知之明,所幸,他在外人面前还能维持着君王该有的美好形象,不然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头痛。

见蓝羽甩都不甩他,直接走人,雷蒙泽无奈地叹了口气,只得将注意力转向正在努力减少自己存在感的大块头身上:“雷越,既然你的上司有急事离开了,就由你负责跟我做工作汇报吧。”

求……放过!雷越内心无声呐喊。

蓝羽将楚画心安顿好后,这才往雷蒙泽那边赶去,楼兰一比他先行一步,已经将楚御交给了白鸦,也顺便将天都城发生的事情简单地交代了一番,而他需要做的,便是把自己的推测告知雷蒙泽,让帝国的高层们自己做决定。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