糙汉1V1宠女主大荤大肉

母女两依依不舍了一会,最后还是云汐先收起了不舍的情绪,松开她说道:“好了好了,这时辰也快到了,赶紧将喜帕盖上,再一会儿啊,你的良人就会来接你了。”

“嗯。”凌天雪点了点头,然后就看着宫女将大红色的喜帕送上来,由自己的母亲亲手盖到了她的头上。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陆逢生也已经准备就绪,看准了时间便带着迎亲队伍从自己的府邸出发,直往皇宫而去。

“这时辰也差不多了,逢生他们怎么还不过来呢?”凌梓涵早早地就来到了宫门口等待,迟迟不见迎亲队的影子,她不禁有些着急。

这大喜的日子,若是误了吉时多不好?

看着她在面前来回的踱步,白影抱着手臂倚靠在宫墙边上,慢悠悠的说道:“又不是你成亲,你显得这么着急做什么?”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今天是我亲侄女和你徒弟的大婚,我当然要多关心一下了!哪像你啊,这几天跟个没事人一样。”凌梓涵没好气的说道。

这不帮忙就算了,还在这里说风凉话!人都说师父就是半个父亲,也不知道他这师傅是怎么当的,自己徒弟成亲居然一点也不关心。

“呃...”白影表情尴尬了一会,深知在这个时候不能跟她顶嘴,所以就连忙识相的谄笑点头说道:“是是是,你说的对,你说的对。”

“切...”凌梓涵不想搭理他,转而就将目光看向宫门外,这一回终于是看到了迎亲的队伍!

“来了来了!”

看到他们终于来了,她赶紧让守门的侍卫让到两边,好让陆逢生他们可以顺利通过。

一身大红喜服的陆逢生端正地坐在马上,看到自己师娘和师傅,先是向他们打了声招呼,然后就直接往宁乐宫而去。

喜乐声渐渐逼近,等在房中的凌天雪也听到了这声音,知道是她来了,心情顿时又紧张了起来!随后隔着眼前的红盖头,她看到娘亲走了出去。

来到屋外,云汐先是遇见也是刚刚过来的凌无影,紧接着便看到了已经到达门外的陆逢生,于是便与凌无影一同走过去:“逢生来了啊。”

看到朝自己走过来的人,陆逢生连忙从马上下来,迎上去向二人行了个大礼:“逢生拜见岳父、岳母大人!”

“好孩子快起来吧!今日我可是把我的宝贝女儿交给你了,之后你要是对她不好欺负她,我跟你岳父可不会饶过你!”说到最后,云汐顿时变得一脸严肃。

“请岳母放心,我定当视她如珍宝,绝对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陆逢生满眼真诚的保证着。

有了他的这番话,云汐也就放心了,随后便进去将准备好的凌天雪领了出来,最后由陆逢生过去横抱而起,小心翼翼的放到了花轿里面。

迎亲队伍浩浩荡荡的来到宫里,接到新娘子之后便直接前往大殿,在众人的见证下拜过堂,然后才回到了陆逢生的府邸。

按照先前商定好的,此次婚宴分为两边,宫中设宴是为了宴请文武百官,另一边的凌梓涵他们,则是由陆逢生亲自招待。

回到府里,陆逢生先将凌天雪送到了新房中,带着她到床边,让她坐了下来。

由于还没有到时候,他便没有将她的盖头揭下,隔着一层薄薄的喜帕,他弯下腰来附在她的耳旁,轻声说道:“乖乖在这等我。”

听到这话,凌天雪顿时紧张的攥紧手里的衣角,但还是乖乖的点了点头。

眼睛瞥见被她攥地皱皱巴巴的衣角,陆逢生眼底浮现一丝笑意,最后交代来丫鬟照顾好她,便转身走出了房间。

时间渐渐过去,很快屋外的天色便暗了下来,新房内也掌起了灯,外面不断传来了热闹的说话声,而新房内确实一片寂静。

烛火摇摇晃晃的,蜡油顺着凤烛流下,不知不觉凌天雪已经坐在房里快有两个时辰了,坐的她都觉得有点累了...

外面那边还是那么吵,那些宾客好像一直再灌逢生哥哥酒,等会他回来该不会是醉醺醺的吧?凌天雪这样想着,心里还捉摸等会他要是喝醉了,自己该怎么照顾他?

然而最后证明,这些都是她多想了。

又是小半个时辰过去,外面那些客人也终于开始散去,又过了一会,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便是推门的声音。

“驸马爷。”

陆逢生一进去,喜娘跟丫鬟便过去向他行礼,紧接着就听他说道:“这儿没你们的事了,自己去找管事领赏吧。”

“是。”喜娘跟丫鬟欢喜的应下,经接着便先后退出了房间,出门时识相的将房门也给带上了。

待她们都出去之后,陆逢生走到门口将房门闩上,然后才缓缓地走到了还盖着喜帕的凌天雪面前。

“扑通,扑通,扑通...”

此时凌天雪只觉得心里好像有只小鹿在不停的撞击一样,让她的心怎么都安定不下来,手掌心也冒出了不少的汗,非常的紧张。

“衣服都要给你抓坏了,有那么紧张吗?”

好听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里,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他说的话,连忙将手给松开了,但是心跳的速度一点也没有减下来。

陆逢生嘴角弯起,抬手慢慢将她头上的开头揭下来,一张粉嫩俏红的脸呈现在了他的眼前,娇滴滴的样子,实在是让人忍不住想要好好的疼惜她。

“你...干嘛一直看着我...”凌天雪本来就紧张,此时被他这么一直盯着看,更是觉得不好意思,不禁将脸扭向了一边,不敢去看他。

将她的娇羞看在眼里,陆逢生按耐住心底的悸动,轻轻地将她的手执起,牵着她来到了房间的桌子前。

桌上摆着几盘糕点和一壶酒,过来之后他便松开了她的手,然后直接将那壶酒拿了过来,将桌上两只酒杯斟满,将其中一杯递给了她。

“喝过交杯酒,这个亲才算真的成完了,来。”

听到他这么说,凌天雪乖乖地将那杯酒接了过来,然后与他一起喝下了那交杯酒。

等她喝下去以后,他便将两个酒杯放回了桌上,炙热的目光落在了她身上,抬手抚上她通红的脸。

“天雪,你知道吗?你今天好美...”陆逢生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沉醉,说罢不等她回应,他便慢慢地向她靠近,最后情不自禁的在她唇瓣落下一吻。

这一吻很浅很浅,就如同蜻蜓点水一般,但所让凌天雪原本发红的脸越发的滚烫,纵然陆逢生定力再好,也会忍不住压制不住心中的那团火。

如是,他一把便将她横抱了起来,往里面走去...

“逢...逢生哥哥...”凌天雪被放在了床上,心情忽然变得极其紧张起来,便用手抵在了他的胸膛,有些不知所措。

看到她这个样子,既让人觉得心软不忍,又恨不得马上将她就地正法,陆逢生只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怎么了?你害怕了?”

他略带沙哑的声音传入耳中,凌天雪下意识地就点了点头,等反应过来后又连忙摇了摇头,最后仔细的想了想,她又冲他点了点头。

见此,陆逢生更是想笑,却忍住跟她说道:“别怕,你既要嫁我,就该想到会这样,而且...”

说到最后,他附在她耳畔轻呵道:“夫妻之间本就是要做这些事情,你早晚都是要习惯的。”

听他理所当然的说出这番话,凌天雪顿时便羞红了脸,然而她还来不及用手捂,他的吻便再一次的落了下来...

屋外星月相映,屋内尽显浓情,数年的等候,终是在今朝圆了梦。

......

两月后,云汐跟凌无影两人双双站在这云山之巅,透过层层云雾俯视着山下城中的繁华,自是感慨万千。

“无影,你说我们如今已经是无事一身轻,接下来该去哪里游玩好呢?”

如今她不是什么皇后,他也不是皇上,不用再去关心什么国家大事,两人一同逍遥山水间,这样的生活也十分惬意呢。

听到她的询问,凌无影转过头来望着她,道:“你想去什么地方都好,我听你的。”

“嗯...”云汐单手支着下巴想了一下,最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便兴致冲冲的跟他说:“我常听人说这世上有个天之涯,海之角,但是却从来没有亲眼见过那是样子的...”

“不如...我们就去找找那传说的天涯海角,你觉得怎么样?”

“其实天涯海角并不远,也不难找。”凌无影说道。 百度@半(.*浮)生 —妖孽王爷:独宠小萌妃

“哦?那么说,你见过了?”云汐半好奇的看着他,却见他目光深情的对自己摇了摇头,随后缓缓道出来一句:“在我心里,有你的地方,就是天涯海角。”

两人目光相对,眼里都是对对方的深情,最后云汐却先转开了目光:“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会说话了,总能有方法哄我开心。”

“说到这让你开心的方法,向来就只有一个而已。”他往前迈了一步,距离与她靠得更近了一分。

听到这话,云汐好奇的看着他:“是什么方法?”

“就是实话实说。”

“噗呲...”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