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周老太带了一丝谨慎的目光,重新审视眼前的丫头。

对于张氏,周老太一向认为她不过是蝼蚁罢了,有的是办法寻个差错把她撵出去——只消拿“贞节”两字作文章即可。她大可以说张氏腹中的孩子来路不明。更何况,她早就摸清楚情况,张氏母家的人从来不与周府往来,自然也不会替她说项。这天地之大,是没有张氏容身之处的。

然而涉及到宫女,那就不一样了。

天家的东西,连只阿猫阿狗都是金贵的。譬如某日皇家中人赐了御用之物,更是要焚香沐浴斋戒,将那物事好好供起来,不得随意亵玩。

更何况是宫里出来的人?那一个个都是有品级在身的。卉珍的出身,未必比周府这样的人家差到哪里去。宫女听起来好像是伺候人的,其实未必是这样。能够跟在周雅楠身边的,更像是女官一类的人物,可不是任人随意打骂的人。

周老太垂了眼,很快就意识到,她是杠不过这忽然跳出来的小小宫女的。可是她先前却是看走了眼!周府中丫头一贯是穿半新不旧的衣衫,连这叫卉珍的也不例外。

她这是被三房的人算计了。

可是她又转而惊疑不定起来。周老太想着,故去的太子妃进宫早,周雅楠又是一个早年失母的倒霉孩子,想必张氏是不会提点她什么的。若是京城周府并不是铁板一块,那么,他们才有机会夺了周府的权。谁能料到,周雅楠这孩子,居然算到周老太心中所想,这就让周老太冷汗直流了。

初见的时候,只觉得是个温柔腼腆的大家小姐。谁能想到一下子便让周老太险些颜面扫地呢?

她心想,这真是一个厉害的角色。

虽然不忿,却也不能拿周雅楠怎么办。眼下,她虽然失了父亲,但是她看出来了,整个皇宫在给她撑腰呢。

寻常人家的小姐,如何能够使唤宫中的人!

周老太原本想着一鼓作气,拿到周府的管家之权的算盘,算是落空了。

眼下,她也无计可施。只能慢慢谋划。好在她有的是时间。

周雅楠心机再深,那么她总归是要长大嫁人的。

等周雅楠嫁出去,那么周府,还不是周老太的囊中之物。

周老太很快就说服了自己。也不再想着把三房的丫头全部送到家庙祈福了。

开玩笑,她没有这个胆子。

不仅周雅楠她不能动,周雅萱看来也不能动了。

而且出来前,洪氏劝她说,此事不宜过急。总得慢慢跟京城中人熟络以后,甚至借着周雅楠跟皇家中人攀上一些关系以后,才能名正言顺地接管周府。

那么,既然周雅楠目前来说还有一点利用价值,姑且留着她吧。

周老太现在想知道刚才自己有没有神色失态。听说居于上位者,总是不会轻易表露出自己的表情的。为了避免让底下的人小看了自己,周老太又喝了一口茶,假装毫不在意的样子。

她却清清楚楚地看见底下周雅萱的嘴边露出了一丝冷笑。又瞬间转为恭敬而柔顺的样子。

周老太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觉得萱姐儿邪门得很,将头转了过去,尽量不去看萱姐儿。

真是小妇养的东西!这样上不了台面。

她情愿跟周雅楠斗智斗勇,也不愿意面对这样的萱姐儿。

洪氏看着老太太的样子不是很好,连忙扶住了,怪声怪气道:“老太太赶了这些路,你们还这样让老太太生气。真是一群没良心的王八羔子,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先克死了大伯,克死了娘,克死了爹,现在还要克老太太……娘啊,您说这是造的什么孽。”到最后悲从中来,哭得哽咽难言。

周老太不知道是想到了早夭的大儿子,还是别的什么,也跟着哭起来。底下人哭声一片。

这才有了一点周府正在做白事的氛围。

周雅楠实在是给自家大哥周映玄面子,才生生按下了把洪氏的嘴巴塞住的冲动。

不过她也不想跟一个精神失常的寡妇计较什么。这还是她最近看着张氏觉得可怜,因此对一干寡妇都多了几分同情。

若是别人如此,她给她按上一个冒犯故去太子妃的罪名,也不是不可以。

也许她周雅楠是克母,可是克大伯这项罪名,她可万万担不起。

那时候她还没出生呢!

至于周老太,周雅楠就当她是疯掉了。自从她见识了天谴之后,更加畏惧轮回,不愿意主动再去做什么恶毒的事情,生怕某天报应不爽。

可是周雅萱到底是小孩心性,行事没有分寸。周雅楠一时没有叮嘱自家的妹子,因此酿成大祸。

周雅楠那日见过了老太太,早早用过晚膳便睡了。自从她的能力丧失以后,便与普通人无异,每日照常睡觉,甚至还较正常人渴睡。

等到卉珍叫她起来的时候,还不到三更。

“怎么了?”周雅楠一边起身穿衣,一边问卉珍。心想,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老太太没了。”

周雅楠心里猛地一沉,迅速穿上衣裳,只叫卉珍挽了一个寻常的发饰,急急走出来。

白天见到周老太的时候,人还好好的。拿小辈撒气的时候中气十足,不像是病了的样子。

此处必有蹊跷。

正当周雅楠心里七上八下的时候,见到娄望舒把嘴含在手里,从走廊的另一头慢慢飘到周雅楠旁边,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张氏流产了。”

“你说什么?”周雅楠只听出张氏两字,而且她似乎不太明白娄望舒接着说的几个字是什么。

“噢,是我说错了。是小产,我刚才说张氏小产了。”娄望舒发现自己还没有习惯这里的惯用语。她看到周雅楠似乎没有听懂她的意思,便重复说了一遍。

娄望舒是鬼,因此看得很清楚,周雅楠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起来。

这就让她想到一些前尘往事,似乎她生前当医生的时候,也时常会遇到家属的脸上,有这样的神色。

她看见周雅楠顾不得仪容,飞快地朝相反方向跑了过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