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宾与房东太太

说话者,一袭青衣飘飘,如瀑的长发垂在脑后,肌肤白皙,身型纤细,宛如这暗夜枫林间的精灵,她虽然换了一身衣服,不过子墨一眼就认出她来。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深更半夜的,一个女孩子单独出来,多危险!”

那女子“嗯?”了一声,露出一双美目,似有急事,青龙宝剑在手,其上系着银白手链,玉手纤纤,格外引人注目。

“神经病。”迷梦冷冷地冒了一句。

“喂,我在担心你,为何骂我?”

“懒得跟你说,你连武功都不会,还是当心自己的小命。”说着,迷梦急步匆匆,就要离开。

子墨连忙从地上爬起,大喊一声:“喂,你小心点,这山路怪得紧,又湿又滑,很是危险!”

“呵,还是当心你自己吧,这山路我不知来回几千次,就算闭上眼,也能走个来回,你慢慢爬吧。”

“喂!喂!等等我,等等我啊!”可惜,迷梦的倩影早已消失不见。

这除了带给子墨一方温暖,剩下的就是沮丧和羡慕,他们的轻功可以上天入地,经久的历练可以让他们来去无踪,还有那上古的宝剑,足以羡煞旁人,再看看自个,子墨下意识摸了摸胸口,那硬邦邦的铲子一样的东西,旋即打消了念头,玄黑铲虽说是他意外获得,但样子又黑又丑,比一般农家农忙用的铲子还要难看,如非先前救了他一命,还有大黑狗苦苦哀求,他早就扔了。

一想到这里,子墨心里就不是滋味儿,大黑狗和小东狼、小西狼它们还在无花城外的枫叶林中,也不知过得怎么样了,小南已经被不知名的高手害死了,他可不能再失去它们其中一个。

一想到这里,子墨咬咬牙,他一定要修炼到上乘法术,找出凶手报仇,此外,他还要找到走失的VR星火战队队友,迪哥、大眼儿、半仙,想起以前一起爬山、玩水、一起打游戏的日子真是快活啊,可惜,时光不能倒流。

山里的雾气越来越大,也不知距离山顶还有多远,瞅着时间不早,子墨刚刚滑倒脚扭伤,走路一瘸一拐,要按这么的,明天下午也爬不上去,何况,他压根儿看不清前路,索性闭目沉思,调取神雀大人先前扔给他的无字天书,说是一本秘籍,这么久,他还没来得及翻阅,撞撞运气吧,眼下一瘸一拐也走不了,干脆盘腿坐下,通过意识将藏纳在丹田处的无字天书翻开,不过,翻了几页,他就傻眼了。

“无字天书……无字天书………”

他又翻了几页,口中继续说道:“无字天书?”面部又惊又噪,“开什么玩笑,空的?”

他连续翻了翻来覆去,在不足七页的无字天书上,只见那泛黄的纸页,苍老的不能苍老的页面中,竟然连一个字都没有,甚至,基本的条格也是没有的,这让人一下惊叫起来,骂道:“该不会那老神雀在糊弄他吧!”

不行,他要赶紧把那神雀给叫起来,非要评评理,自己是它恩人,怎么可以骗恩人呢,忘恩负义的家伙,他连续掏出玄黑铲往地上砸来砸去,大声厉喝,就差搬起石头给它砸了,但那玄黑铲一动不动丢在地上,连个鬼影都没有。

时间越来越紧,子墨快要急死,如果天亮赶不上去,指不定那罗一绝会出什么招对付他,百般无奈下,子墨终于想起,自己的寄主南宫千泷身上似乎有法术,之前时灵时不灵的,摔了不少跟头,死马当活马医吧,说着,子墨再次进入南宫千泷的记忆当中,调取她身上的功法,亦不知是否两具灵魂无法兼容的问题,使得南宫千泷身上的记忆始终是混乱的,因此功法秘诀残缺不全,子墨只得小心翼翼的气沉丹田,让自己的灵魂收缩,尝试着运功,快速的奔跑,尔后子墨双手伸开,快速飞了起来。

啊哈!

子墨兴奋地喊叫着,他刚飞起来的时候尚且有些不稳,瞎猫碰到死耗子,没想到轻功除了有底子,其余掌握平衡就好,继而克服恐高,子墨深深吸了一口气,飞起来的同时让身体站稳,双臂呈大鹏展翅状,很快掌握了技巧。

兴许是急到一定程度,把人逼迫到某个阶段,尽管山高路险,子墨仍然埋头钻了进去,边踩岩石边用力往上飞,此外,任何的阶梯、树枝也成为飞翔的落脚点,很快,他爬上了一座山的顶端。

此时,天空晴朗,月亮露出,子墨回望着身后的层层云雾,心想这里的气候真是古怪,再抬头往天上望去,乖乖,果然山高路陡,即使他原先徒步拼尽了全力,他现在所处的位置不过东峰峰顶的十分之一!

天呐,这无花仙谷的东峰究竟有多高?这已经不是高耸入云、危险万分的概念,一个不会武功的人根本无法到达峰顶!直到这个时候,他已经彻底明白,罗一绝摆明故意为难他,明明知道他是从艺字辈儿录用的,靠得才艺非法术,他这么做目的又是什么?

?

试探自己?

?

他确定与罗一绝没有任何个人恩怨,继续往上爬吧,不管遇到什么事,保持警惕最好,何况这一路以来不知死了多少回,怕什么?

?

或许是心有不甘,又或者不达目标不罢休的心理作祟,子墨望着那高入云端的山峰,又回望来时的山路,咬咬牙,运功,继续往上飞掠而去。彼时山中已是清明一片,月光照射在地面上恍如白昼,没了雾气,天空中一轮巨大的月亮仿佛近在眼前,反观另外的一枚月亮,就要暗淡许多。在这个维度空间里,有两个绕地卫星实属罕见。

?

大的月亮上面,树木、房屋隐隐可见,还有茫茫草原,似有飞禽走兽,你远远地看见上面不停有黑色的小点在动,却看不清究竟是什么。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现在的山中景色秀丽,风景迷人,又有轻功不停攀爬,若非时间紧迫,倒也不失一种惬意所在。

?

直到子墨快爬到山顶的时候,忽然传来一阵对话声,吸引了他的注意。(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