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www.wenxue6.com

医生的脸上好似挂了冰霜,把一张苍白的纸递到夏雨童手里。

”签个字吧,他需要马上手术。“

夏雨童愣了一下:”他到底得的什么病?“

眼前的医生,白口罩上面的一双眼格外冰冷忧郁:”罕见的n病毒感染,这次手术只能暂时阻止病毒的扩散,我劝你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夏雨童忽然往后了一下,手肘碰到了安染的胳膊:”会死对吧。“

他只是很重地喘息了几下,半晌,才回答:”你先签字,先保证手术能顺利进行,之后的事情我们只能后考虑。“

夏雨童很努力地握住手中的笔,好象机器人一样在纸上一画一画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机械地交给医生。

很久之后,她才说“姐姐,我去给姑姑打电话。”

夏雨童在去打电话的过程中头脑里回想起最近的一些事情,如果他自己不知道自己已经临危了,包括秦子歌和她一起破那个凶杀案,还有林晨出事故那天晚上,在那种环境下秦子歌根本没有任何变化还有反映,但是现在他却突然变成现在这样子,中间一点过度都没有,这未免也太奇怪了吧。那就是秦子歌很早就已经知道自己有这个病了但是他没有说出来。。夏雨童搓了搓僵硬的手,刚想拿电话,但还是犹豫了一下。

问题是,秦子歌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真就那么不怕死?“夏雨童忍不住喃喃自语。

这时候她的大脑回想的是秦子歌毒舌之后落荒而逃的样子,这么一个嬉皮笑脸的人,是什么给了他这么大的勇气让他可以面对生死表现得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还隐瞒得密不透风?这根本就不是秦子歌。

难道说最近发生的这些事,包括夏雨辰的离奇失踪让秦子歌改变了他原本的模样?算了算了,夏雨童绝对不再乱想,她拨了姑姑的电话,把这些事情告诉了她。

姑姑明显也很吃惊,但是她还是沉默一会之后,很镇定地,一如往常地告诉夏雨童她一会就来,在医院哪哪这些话。

挂了电话,夏雨童一直在想:要是自己也遇到什么事能像姑姑这样稳定就好了。

姑姑家很远,准确来说离医院很远,她习惯没有人陪伴也习惯闲着了,只有关于考古或者盗墓的事情出现她才会来城里,有资料和案子的时候,有时候也能看见她。

”雨童。“这时候安染出现在她身后:”铁俑阴坟,有打算吗?咋办?”

“没法子,要是着急的话。秦子歌现在还没醒,谁能让他冒险下墓?”

安染沉默了一会:“你觉得冰玉会不会在你说的七月那里?”

“这个没法说。”

”我觉得咱们是时候下第二个墓了。“

夏雨童看了一眼安染,她的瞳孔是灰暗的,但是又看上去很坚定。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