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下面滴水的段子

对于郭栋来说,现在学生打架那种热闹他没有多少兴趣,倒是眼前的这一锅土鸡让他有些留恋。

等大家都出去之后,郭栋迅速从锅里面捞出一只鸡大腿来,在火上直接烧烤,烤好之后,把外面的皮撕吧撕吧从窗口丢下去,撒上一点盐巴大快朵颐起来。没办法,这蜡烛烧烤的东西外面皮上也全部是蜡烛油,吃不得。

时间紧急,郭栋顾不得烫,吹吹开始撕咬肌肉,一边撕咬一边走出宿舍门,站在大家后面的黑暗处享受着。

正在热闹,楼下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有人喊道老师来了,大家一窝蜂的往宿舍赶回去,人太多,挤作一团,郭栋快速把肌肉消灭掉,手中的骨头随手往楼梯口的窗户丢出去,跑回宿舍稳稳的躺在床上。

这时候他才看到宿舍里面还有两个临时搭建的灶台上依旧闪烁着火光,其中一个奇葩是把自己家带来的黑色木箱子四周钻出十多个小洞,小小的灶台就放在箱子里面煮着东西。这家伙十分吝啬,从来不和任何人分享任何东西,当然,现在他的东西也没有人愿意吃,在初二的时候,一个偶然机会,他藏在箱子里面的包子被发现了,大家一阵臭骂,这鸟人,从家里带来的十多个肉包子已经长满了绿毛了,他还不舍得分给大家吃。

还有一个奇葩也是个独行大侠,他的灶台是支在床上的,他睡在靠窗子的上铺,把床往外面拉出来一些,下面点上木板,灶台就支在那上面,不知道在煮什么,闻着还是蛮香的。

这时候大家纷纷回到宿舍,紧接着班主任就走进宿舍来了,高床上那人刚坐上床,来不及灭火,猛然把被子一掀,不曾想动作幅度太大,火苗一下从一边蹿出老远,老严手中强光电筒一招,一把就将那人从床上连带被子拖下床来。

正是这边的事情拖延了老严的脚步,是的那边煮鸡的宿舍有时间从容解决问题。

等老严他们离开宿舍之后,杨武林叫郭栋去吃鸡肉,郭栋笑笑:“这大半夜的,鸡肉不可能这么快煮熟的,你去告诉他们看好了,不准谁偷吃哦!”

杨武林想想也是,一只鸡怎么着也不可能这么短时间就煮熟了,他出门去交代对面宿舍的不准偷吃。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早早的杨武林就叫郭栋,郭栋睁开眼睛,卧槽,除了那两个奇葩。其余几个人都已经穿戴整齐,等候着吃鸡肉去了。

郭栋二话不说,跳起来穿戴整齐,大家一起来到对面宿舍,对面宿舍几个人昨晚守着煮鸡肉夜太深,现在依旧睡眼惺忪呢。

郭栋他们可不管这些,从床底下把盆子拖讲初来,郭栋顿时大声吼道:“卧槽,这是谁半夜起来偷吃了一块!”

大家凑过眼睛来一看,还真的,那鸡肉经过一夜冷却,早就冷了,此时在最上面赫然有一个大大的空缺,明显是被人偷吃了一块。

大家咒骂着纷纷起床,杨武林点上火热了热,大家一起分吃了一盆肉菜。吃得饱饱的郭栋坐在一边,掏出一盒五朵金花香烟来散发给大家,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

大家正抽着烟,美着呢,就听门口一个声音传来,“你们吃完了?”

大家抬头一看是郭栋他们宿舍的马铭,大家不由得呵呵奸笑,“刚才没有注意到你没有在!”

马铭一甩头发,“没事,昨晚太忙了,我的洗脚盆根本就没有洗,直接炼油的!”昨晚切腊肉炼油的就是这鸟人。

杨武林哈哈大笑起来:“没事,啧啧,这肉味尼玛,太香了!”大家一起附和,马铭站起身抓起瓷盆,“一群混蛋,也不把盆给老子洗了!”说着提着盆离开了宿舍。

宿舍内众人一起哈哈大笑了起来,郭栋丢掉手中烟蒂,用脚踩灭了道:“走了,一会儿老严来了!”

一行人来到教室的时候,教室里面人口依旧稀稀疏疏的,但他们一进教室,教室里面立即就热闹了起来,因为男生几乎是一起走进教师的。人,在任何时候都是群居动物,尤其是在那个年纪,大家都哪里都喜欢和同学们在一起。

若是按照以往惯例来说,现在这些人坐进教室也只是履行一个职责,或者说明一下自己到来了,至于接下来,认真看书的真心没有几个人,他们会选择做自己的事情或者很专心的趴伏在课桌上开始回笼觉。

今天的郭栋显然是不可能重复以往的生活,刚刚重生回来的他确定了自己这一辈子的人生方向之后,接下来就是面对现实。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不参加考试,显然是天方夜谭,所以接下来认真学习将是他的第一要务。

不管怎么样,总不能重生回来就考一个很惨的成绩,丢在父母亲面前,还舔着脸说自己无所谓!

真能无所谓么?不可能!

郭栋放开书桌上的课本,无一例外,几乎都是崭新的,甚至好几本课本上郭栋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曾写上一个,连他自己都忍不住想要骂一句:“真是懒到无可救药了!”

说过之后,郭栋很认真的把每一本课本都摊开来仔细研究了几分钟,然后把他们码放整齐,然后翻出课桌里面的一些试卷,这些试卷是以前的,但好多都是空白,甚至还被揉的皱巴巴的,郭栋十分耐性的把他们整理好,抹平了。试卷几乎都是刻蜡印刷的,还有期中期末考试的试卷是统一的铅字印刷。

坐在一边正在发呆的赵家宝看着郭栋这奇怪的动作,十分疑惑的问道:“你这是准备把书都卖了?”以前郭栋干过这种事情,但今时不同往日,郭栋眼睛依旧定在那些书本上,手上动作不停,呵呵一笑:“从今天起,我要好好读书了!”他说得极其认真,不带一点开玩笑的成分。

谁知道这话让一边的杨武林听到了,他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凑过来说道:“你要好好读书,别逗了!”他虽是凑过来说话,但这时候教室里面虽说是早自习时间,但正在高声朗诵的人真心不多,加上这家伙天生大嗓门,这一嗓子,教室里面惊然出现了短暂的安静,真正的绣花针落地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这边,就包括正在耐心辅导功课的英语老师都被惊动了。迎着这些眼神,郭栋回报给大家一个灿烂的笑容,给大家一种错觉,那就是这人十分认真、淡定而且自信满满的。

英语老师叫莫富贵,大家都叫他魔鬼,是初二的时候开始教二十班英语的,他也是代课老师,高中毕业之后就在二中代课待了两年,去年来到三中。那时候的大家无从分辨他的英语教学好坏,这个暂不做评判,单单就人品来说,这人真心不咋滴,说得直白一些就是太过刻薄,而且喜欢显摆自己,上课的时候喜欢说一些荤段子,但很多小青年根本无法理解他的荤段子。

此刻听到这话,他抬起头来,看向郭栋和杨武林嗤笑道:“你们两个就不要浪费时间了,好好养养身体,再过几个月去煤矿挖煤还能有点用处!”

人再混蛋,再小都有自尊的,何况杨武林今年已经十七岁,他把头深深的埋在桌子上,脸红得火烧一般,教室里面越发的安静。

郭栋依旧慢条斯理的整理着面前的书籍,然后慢慢的抬起头来看向英语莫老师笑道:“莫老师这话说的,是个老师都不该在这种时候说这话!”

莫富贵哈哈大笑起来:“不是我打击你们,就你们,连猪都不如,或者只是浪费粮食,别说好好读书侮辱读书人了!”

所有人都脸上变色,郭栋依旧不温不火的收拾着桌子上的书籍笑道:“做人,低调一些不是坏事,做老师给自己的将来留点面子,同样不是坏事!”

莫富贵一下从前面蹿到郭栋面前道:“就你这种猪大肠,老子给你个逑的面子!别说是现在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就算是再给你三五年,你能考到多少分,就你只要能考上普高,我莫富贵在旗杆底下当面给你跪下!”

郭栋呵呵笑笑,“这话说得过了啊!”

莫富贵脸上依旧嗤笑,“就你这种也配谈学习,若是你能考上普高,老母猪都能上树!”郭栋不知道前世是否有过这些对白,但今天的他不想再忍让和迁就,就算是老师,也不能。

郭栋脸色依旧不变,呵呵笑道:“既然莫老师要打赌,不妨下个赌注吧,我不稀罕你的狗屁道歉,道歉对于有些人来说实在是一文不值!”郭栋这是有意要激怒老师,所以他说话也就没有留余地。

何况前世的学霸,怎么可能在中考上妥协,如果这点事情都不敢接招,那还何谈将来?正因为这样,郭栋也想要给自己施加一些压力,不成功便成仁。

人生就是这么一个过程,此消彼长,这边若是退让了,那边不见得会见好就收,何况还是这样的一位老师,郭栋不想给他面子。(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