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的胸软软的真好吃

【此为防盗章,补充订阅前面没订的章节, 即可正常看到更新】

场馆里人撤得差不多了, 他们跟着前来维持秩序的执勤人员出了大门,撤离到了安全范围。

身后门阖上, “哐”地一响。

几乎是同时, 林媚一屁股跌坐在了草地上, 肩上挂的包也滑下去,有几样东西洒出来。

为了避免恐慌,场馆里发生的事情没往外声张,这时候参会的人早已被疏散, 如泥牛入海。

一排武警守着安全范围一线, 不让任何人靠近, 支援安保的机动中队, 现在是指导员沈锐在调遣。

陆青崖低头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林媚,张了张口, 想说两句话,抬头一看,不远处支队的副参谋长李钊平,领着几名穿着便装的排爆分队的战士过来了。

陆青崖急忙立正,敬了一个军礼,“副参谋长!”

李钊平:“高峻同志在里面?”

“正在拆弹。”

李钊平身后一名战士道:“副参谋长!反恐中队一排排长请求支援中队长!”

李钊平沉声道:“全力配合高峻同志!”

“是!”

话音刚落, 身后那门打开, 一名执勤的武警奔过来报告:“副参谋长, 危险解除, 行李袋里装的不是炸/弹,但估计是有人想恶意干扰会场秩序!”

李钊平:“联系刑侦大队,把这人揪出来。”

“是!”

三分钟后,高峻把东西交给人去分析,从场馆撤离。

李钊平听陆青崖和高峻汇报完情况,笑问:“发现东西的是哪位女同志,留联系方式了吗?这么冷静的人可不多见,得感谢她帮咱们避免了一场骚乱。”

陆青崖这才返身,走到林媚身旁,伸出手,沉声问:“能站起来吗?”

林媚朝他的手看了一眼,缓缓抬起手臂,把手放上去。

陆青崖顿了顿,捏紧,用力一拽。

手心里有汗,分不清是他的还是她的。

陆青崖松了手,蜷了蜷手指,转过目光,平视李钊平,介绍道:“我老乡,林媚。”

他能接到林媚的电话,纯粹是因为巧合。林媚电话打过来那会儿,他正好跟李钊平汇报完工作,趁着空当开了手机,给在营地驻防的副队长拨了个电话询问情况。

电话就在他正准备关机的时候打进来的。

号码归属地是江浦市,他脑海里立即闪过林媚的名字,犹豫了十秒钟时间,但还是接了。

如果早五分钟,如果晚五分钟,如果这电话他没接,情况都会不堪设想。

商洽会这是第三届,却是铜湖市承办的第一届,与会人员来自新马泰澳缅老越等各个亚太国家,安保本就是重中之重,他们机动中队和反恐中队都被调来支援,为的就是防止一切突发状况。这种重要场合,国际上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出一点纰漏就得被外媒拿来大肆做文章。

换做其他人,发现疑似炸/弹的东西,恐怕第一时间就吓得嚷了起来。

林媚今天的冷静反应,确实当得起支队副参谋长的一个“谢”字。

林媚浑身脱力,尚未完全从方才的惊魂之中平静下来,只是看着李钊平,微微颔了颔首。

今天商洽会还有一小时结束,大家各有任务,也未多做闲话。李钊平安排完工作,临走时笑说:“陆同志,感谢林小姐的任务,支队就委托给你这个中队长了,你们既然是老乡,林小姐远道而来,你也得给她接风洗尘。公的私的,你一块儿办了。”

陆青崖:“是!”

人都散了,陆青崖抖口袋摸烟,点燃吸了一口,再去看林媚。

她脸上恢复了一点血色,神情仍有几分茫然。

“怕?”

林媚微微抬眼,看他。

当然不可能不怕,但这种生死关头,还是别的情绪压倒一切。两分多钟的时间里,想了很多,最后就一个念头,想回到二十一岁那年。

有些话,过了八年,已经说不出口了,可那时候的她至少还敢死皮赖脸不管不顾。

这些也只是转念。

林媚摇了摇头,搓了一下手臂,低头望见自己脖子上挂着的参会证了,才想起还有工作在身。

陆青崖把她动作都看在眼里,“谢谢。”

没讽刺,也没听着让人难受的生疏客套,这句“谢谢”,倒显得很真。

“没事,应该的。”

她摸出手机,翻出一个号码,拨出去。

陆青崖烟抽得慢,无风的下午,烟雾笔直地腾上去。经过方才这几分钟,两个人原本稀松平常的一次重逢,骤然变得意味莫测。

林媚打完电话,捏着手机,掌心刚刚被他握过的触感开始回笼。

她看着他,“那你呢,怕吗?”

沉默一霎,陆青崖咬着烟,很沉地笑了一声,似是不屑,“我怕什么?”

林媚目光一敛,微微抿了一下唇,但什么也没说。把手机揣回兜里,捡起草地上方才掉落的挎包,把跌出来的阳伞和防晒霜等物品一件一件塞回去,“我还有工作,先走了。”

背着光,陆青崖的表情不大能看见,林媚停了一下,转身。

走了快四五米,忽听身后陆青崖说:“晚上代表支队请你吃饭,等我电话。”

林媚脚下一顿,没回头。

·

林媚跟走散的老外客户,在北馆的休息区碰上头。

老外里有个叫文森特的,会两句蹩脚中文,“发生,什么事?”

林媚按照广播里的官方发言给文森特解释了一遍,文森按住胸口,夸张地说:“吓死,我了,我以为……booooom!”他身体往后倒,做出个被炸/弹击飞的动作。

林媚:“……”

这人直觉真是准得吓人。

离会展中心闭关还有半小时,经过刚刚的闭馆事件,今天的会大家也没心思再开了。林媚跟克瑞斯的人沟通过后,直接把人带去预定好的晚宴地点。晚餐有另外的人负责翻译,她今天的工作告一段落。

林媚摘了胸牌刚准备走,文森特凑上来,邀请她晚餐后去酒吧喝一杯。

林媚说:“我不加班。”

文森特在学中文,强烈要求林媚跟他讲中文。

“不,不是……是死人,”文森特舌头打结,“私人……private……”

林媚笑了:“我今天有约了,改天吧?”

林媚回到宾馆,卸妆洗澡换衣服,虚脱感褪去,被另外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焦虑取代。

她插上吹风机,坐在床上慢慢吹头发。

手机振动。

她眼皮神经质似的跳了一下,一看,来电人是“周炎炎”。

周炎炎小她三届,是本科时认识的一个学妹,铜湖市本地人,前两年林媚来铜湖旅游,就是她接待的。

周炎炎要给她接风洗尘。

林媚犹豫。

“怎么啦?有约了?”

林媚:“说不准……我有个朋友,在你们铜湖武警机动中队……”

“巧了!这是我们报社的军民共建单位啊!”

“你认识他们中队长吗?”

周炎炎笑说:“谈不上认识吧,见过两面,感觉是挺难相处一人,我跟他们的政治指导员打交道比较多——你朋友就是他?”

林媚心想,岂止很难相处,如果不是打不过他,她早八百回把他揍得下不了床了。

这时候,又进来一个电话,林媚拿下手机看一眼来电人,让周炎炎先别挂断,切换了去接陆青崖的。

陆青崖公事公办的语气,“下班了吗?XX饭店5号包厢,过来吧。”

林媚:“我能带个朋友吗?”

那边顿了一下,“随意。”一句废话没有,直接挂断了。

XX饭店5号包厢,被陆青崖带来支援安保的中队的两个班的人,已经围着圆桌坐下了。

脱了武警制服换上便装,大家都不拘束,况且有二排排长关逸阳在的地方,就没有冷场这一说。

关逸阳单兵作战素质极强,尤其射击这一项,整个总队能和他比肩的一只手就能数出来。但关逸阳这人有个致命的毛病,就是话多,没人理他自言自语,有人理他更是滔滔不绝,不知道是不是胎教时他妈妈听多了单田芳落下的病根。

下午的事,中队的人都已经听说了。又联系中午吃饭时陆青崖哪儿哪儿都不对劲的反应,大家对这位“林小姐”的好奇心已经彻底按捺不住。

关逸阳挨陆青崖坐下,“陆队,我听指导员说了,林小姐是你同乡?江浦市离咱们这儿得有一千公里了吧?这远道而来,倒是寇准抱块清官匾——名副其实啊!”

陆青崖手机一振,来了一条短信。

林:我们到了。

陆青崖把手机锁屏,瞅向关逸阳,“这么好奇?”

关逸阳笑:“当然好奇,咱们都好奇,对吧?”

大伙儿不约而同地点头。

“既然好奇,那你下去接人吧。”

关逸阳立即从座位上弹起来,两步到了门口,又停下脚步,“陆队,人我没见过啊!”中午那会儿,他去上厕所了,唯独他一人错过了那场“好戏”。为这他后悔不迭,嚎了一下午。

坐在对面的“透视眼”虞川清了清嗓,“不用见过,人堆里最漂亮的那个保管就是。”

大伙儿怪叫。

换作平时,陆青崖肯定要板起脸训两句,甭管是真训假训。

但此时此刻,他只是点了烟,闷头抽了一口。(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