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你们不要了np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www.wenxue6.com

这是一辆标配的黑色奔驰,一看就价格不菲,看来这男人还是个土豪。【文学楼】

前台姑娘扶着我坐在后面,男人坐在驾驶座上,门关上,宽敞的空间里寂静下来,气氛显得有些诡秘。

“你受苦了!”顿了顿,男人眼睛看着后视镜里的我沉声说道,语气很郑重,带着严肃和自责,就好像我所受的苦都是因为他似的。

苦,其实说不上,就是各种怪异搞得我快精神崩溃了,现在终于等到了机会,我整个人是说不出的激动,刻不容缓的就赶紧问了出来:“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的眼睛依旧是盯着后视镜,似乎一时间不想挪开一样,那种眼神很奇怪,陌生而熟悉,还让我有种想哭的感觉,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在看一个久别的亲人时,才有的眼神。

当时的我哪里知道,就是被他看的有点别扭,轻咳了一声,他才恍然回过神,抱歉的清了清嗓子,他看着我亲切的说道:”我只是个外人,也并不是很清楚,我只能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其他的,以后你去问你师傅吧,不过你可得先做好心理准备。”

我“嗯”了一声,微微屏住呼吸。

“这几天的事你也经历了,我相信你自己也有了些感觉,是不是觉得,自己跟普通人不大一样?”他微微笑道。

“是啊!”我赶紧点点头,莫名其妙的我就成了什么洪熙的徒弟,好像很不一般的样子。

“我好像被那个洪熙秘密收为弟子了,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我看他挺好说话的,当下也就有什么问什么了。

“看来那老头都告诉你了,不错,确实是这个样子,不过这还牵扯到一个你不知道的世界,异术界!”他详细的解释道。

听到我是洪熙的弟子,旁边的女孩神情立马大变,闪电般的扭过头看着我,大睁的眼睛一眨不眨,满是惊骇!不过在这种场合下,她也没敢多说什么,看了我一会就径自转过了头,不过状态已经完全不一样。

我更奇怪了,这个洪熙,究竟是何方神圣?

“这个世界,并不像你看到的那么简单!”男人的话继续传过来,我只好暂时放下这个疑虑赶紧竖起耳朵听。

“除了普通人,这个世界上还生活着另外一群人,他们通天彻地,懂养蛊,懂驱鬼,道法八卦,阴阳太极,风水看向,堪与预测,他们就是异术界人士,他们虽然也是人,但是却修习着一些在你们看来极为不可思议的术法,你们理解不了他们的世界,他们也不会轻易干扰普通人。”

我张了张嘴,似乎明白了什么,触类旁通的想了想,了然道:“那么说,那些养蛊人,养鬼人,降头师,道士还有各种修行术法的法师什么的,都属于这个圈子?”

“你很聪明!”他微笑的点头,表情竟有些欣慰。

“这些人就生活在你们身边,并不是小说电影里讲的在某些地方才有,不过不得不承认,在某些特定的地点,异术界人士确实比较集中。”

“两个世界中的人按照各自的轨迹生活着,就像两个平行空间一样,是相对隔绝的。”

我有些木讷的点了点头,有一种很神奇的感觉,原来那些小说里的养鬼人什么的竟然真的存在,还就在我们的身边以自己的一套方式生活着。

不过相对隔绝这一点我也理解,毕竟身怀这种异术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要是跟普通人的世界搅在一起,那还不得世界大乱了!就比如说,看谁不顺眼,直接放个蛊就行了,到时候人肯定死的很惨,不仅解恨,而且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警察来了绝对没辙,找凶手?上哪找去?

法律都对这种人没用,那还不得乱了套了?

“也正是因为相对隔绝,所以你们普通人对异术界知之甚少,因此在你们眼中,他们才会非常神秘,是一个敬而远之的所在。”男人继续道。

“那么说,你,洪熙,还有旁边这姑娘,都是异术界人士?”我问道。

“对,我们都是,而且害你的那家伙也是,还有,将来,你也会成为我们中的一员!”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说道。

提到陈燠夕,我心里不禁一黯,这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陈燠夕为什么要害我,我身上又到底有着什么秘密?不过听到自己以后属于这个世界,我心中竟有种雀跃的感觉,可是是因为长得太丑,在普通人的世界里待够了吧,下意识里,我觉得异术界人士并没有多外貌协会,你看,无论是陈燠夕,前台的这姑娘,还是那个老头,以及这个男人,见了我都是一副很淡定的样子,好像没有什么在意,甚至我想起来送我来的那个司机,想来也应该是那个世界里的人吧,他竟然还说我是美女,想想还真是颠覆世界观

“我以后也会成为异术界人士,就是因为洪熙给我下了本命蛊吧?”沉吟一番,我接着他的话问道。

“不错,等本命蛊正式成型,你就是洪熙的正式弟子了,到那个时候,你就便是异术中人了。”

“可是,我又不认识洪熙啊,他到底为什么要收我为徒?对了,他给我下本命蛊好像还有别的目的是吧?”想起在墓室中时便宜师叔的分析,我急忙补充道。

男人闻言眼中忽然划过一丝异样,顿了顿,他忽然摇摇头轻笑道:“洪熙那可是异术界五大高手之一,这种人物的事,我哪里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这么做是为了救你!”

“救我?”

“嗯”他回过头来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但是什么都不肯说了。

“到底怎么回事啊?我身上有什么秘密?他为什么要救我?”我都有点急了,这说到节骨眼上怎么就没下文了,我这颗心那么敏感,就是觉得他肯定知道些什么的。

“这些事,你自己去问你师傅吧,我可不敢擅自透露。”他苦笑道。

“那我什么时候能见到师父啊,他现在在哪?”虽然不知道异术界五大高手之一是个什么概念,但是听起来很牛逼的样子,但现在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急着想知道真相啊!

谁知道他听到我这话,脸色瞬间一黯,神色竟然透出些许惭愧之色。怎么回事?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去找那个老家伙谈判了,让我们在他回来之前就在这待着,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哪个老家伙?”我疑惑道,怎么说的和我认识人家似的。

“就是害你蛊性发作的那个人啊!”他看着我,一副“你竟然不知道”的表情。

“还我的那个人不是陈燠夕吗?”我一脸懵逼。

“陈燠夕?”他愣了愣,突然一拍脑门明白过来,竟然忍不住嗤笑了几声,反复的念着这个名字好笑的摇着头。

“怎么了?”我紧紧的盯着他。

“什么陈燠夕,你知道她是谁吗?”他看着我正色道。

“谁?”我心里一紧赶紧问道。

“你先做好心理准备!”他有些担心道。

“你快说啊!”我急得眼睛都红了,急声催促道。陈燠夕,是所有古怪事件的源头,也是最刻骨铭心的一个人物,她的底细是我最想知道的,问自己身世的时候我都没那么急切的感觉。

“首先我要告诉你,她根本就不是个女的,其次,她也不是个孩子。”

“我知道了!”话到一半,旁边的女孩突然恍然大悟的插声道,但是刚说了一半整个人就是一滞,她幽幽转过脸神色有些古怪的盯着男人,十分不确信的迟疑道:“他是用了您的人皮面具?”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