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饥渴岳毋

诊所经营一年多,状况还不错。(w@w@w.wenxue6.c@o@m)只是,此时的欧阳已经27,欧阳启天夫妇虽然没有在她面前说什么,可那份对女儿婚事的焦虑情绪已经难以自抑了。

欧阳瞧在眼里。

这夜,欧阳一夜无眠。第二天,她顶着两个黑眼圈对父母说,她要相亲……

欧阳启天夫妇心中担忧,他们无法猜到女儿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想着小婕一惯和舅舅亲厚,便跑去问惠文觞。

惠文觞也没多说,只是叹息着说:“照她的意思办吧。”

自此,欧阳开始了无聊的相亲生涯。

不该说这世间的好男人已经死绝,好男人还是非常多的,无奈,每次她强迫着自己和对方交往,刚开始还算顺利,一到谈婚论嫁的紧要关头,她便后缩了。一次又一次,她跟自己说,下次再有好男人求婚,便从了吧……自我劝说也没用,那份尘封的记忆,影响力实在太大,她明明没有去触及,可是总能在要紧关头发挥它的作用……

欧阳开始恨嫁……

又是半年。

这天,交往中的那个男人跑到她的诊所跟她说,他无法再给她时间了,结束吧。

这个男人是欧阳自那个时空回来后交往时间最长的一个,她自以为已经很用心,可他的这番话,不啻是一个耳光——她自以为的用心在别人眼里其实依然是漫不经心……

欧阳以为自己会伤心,结果却发现惆怅占据了心灵的全部。

又一次晃到happypub。

吧台后的程思杰身边已经多了一个娇俏可人的女孩。

欧阳倚在门口,瞧着里面的众生百态,恍惚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那个封神世界。

慢慢走近吧台,将手中的车钥匙顺手一扔。

“来杯扎啤。”

和女友打闹的程思杰闻声回头,见到欧阳,收起了脸上幸福的笑容,轻声问:“婕妤,还好吗?”

欧阳微微一笑:“老样子。”眼睛在程思杰和他的女友身上流连,眸底是一丝亮闪闪的毫不掩饰的羡慕。

程思杰回头看了女友一眼,那女孩子灵慧,笑着跟欧阳道别,然后走了。

欧阳接过扎啤,笑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难道还会变态得见不得别人幸福了么?”

程思杰小心地问:“你和那人怎么样了?”

程思杰的小心翼翼令欧阳一怔,原来自己的感情生活在这些人的眼里已经是道禁忌了么?连问一下都要小心翼翼?

“……分了。”沉默了一会,欧阳说出了实情。

程思杰点点头,没有一丝讶异。

欧阳忍不住问:“思杰,我在你们眼里,是不是已经不会谈恋爱了?”

“你怎么这么说……”程思杰急着分辨。

“思杰,给我来杯白轩尼诗。”纯净浑厚的声音,像大提琴的低鸣,闻之令人如沐chun风。

声音有些熟悉,好像在记忆深处曾经有过。

欧阳转头,入眼是一张熟悉的脸,只是比之当年更具男xing魅力了。

“姬澜渊?”

姬澜渊淡淡一笑:“小婕。”

欧阳开始混乱了——小婕之称,在这个世界里,只有自己的父母和舅舅,姬澜渊以前只称呼自己欧阳小姐的。

综合两个世界,除了父母和舅舅,获准她称呼自己小婕的只有两个人——帝俊和伯邑考,那两个被她尘封在记忆里的人。

欧阳痴痴看着面前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抬手抚上他的面颊,低喃:“你……是谁?”

姬澜渊抓住她轻抚在自己面颊上的手:“后土说,我们自有我们的结果。我这是来寻你完结我们的结果来了。”

周边的喧哗瞬间消褪,吧台上放了一杯孤伶伶的白轩尼诗,程思杰站在远远的角落,静静看着这边。

姬澜渊用手指轻轻擦去她脸上的泪:“小婕,害你久等了……”

所以,其实你也是不想让我等的是吗?

姬澜渊的壳,可里面的那个究竟是谁,欧阳已经无心力去追究了,五年的孤独和压抑思念,能有一份熟悉肯来安抚她,她已经非常满足了。

姬澜渊见她悲喜交加,眸底隐隐还有失落,属于姬澜渊本人的那份意识起了主导作用——现在不告诉她,让她自己慢慢发现,相信这会是个巨大的惊喜!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