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涨奶时男主帮吸的

巧灵羞红了耳朵,坐着不说话了。(文学楼)

李全仁果真是在那一个多月里忙着他与巧灵的婚礼,虽然如此,但是当这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还是不免有些忙乱七八糟。

亚敏和小邓子从隐居的地方出来,特地来参加他们的婚礼,亚敏好多天没有见到巧灵了,巧灵一看见亚敏就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她的肚子圆滚滚的,看着是有五个月了吧,天哪,他们这么快就有小孩了,他们是不是太慢了呢?

巧灵坐在床上,任妇人在她的脸上涂涂抹抹,帮她穿衣系带,亚敏坐在一边看着她,眼神一阵痴迷,说:“巧灵,你真的好美啊,我好羡慕表哥啊,他娶了个仙女回家啊。”“是吗?我当时也是这么跟全仁说的,说他捡到了一个仙女回家。”“巧灵,你真的好美,我看今晚全仁表哥一定会被惊艳死的。”巧灵害羞的笑笑,她确实很期待全仁看见她的装扮会是怎么样的一个表情呢?

媒婆背着巧灵走出了房间,上了花轿,她才得以喘一口气,头上的装饰实在是太多了,有些重,她用手捏着脖子,在心里喊了一句:结婚真辛苦!

轿子停了下来,巧灵马上坐好,就感觉到有人踢了一下轿门,然后媒婆就撩开帘子将她接了出去。

巧灵拉着一段红段子,被李全仁牵着向府里走去,忽然停了一下,媒婆喊道:“新娘跨火盆!”巧灵正想跨过去,李全仁忽然抱住了她,巧灵惊呼一声,李全仁说:“你看不见,会烧到裙摆的。”

看见李全仁这样的举动,很多人都感到很惊讶,但是也不好多说什么,巧灵挣扎的说道:“全仁,快放我下来吧。”“好。”李全仁听话的把巧灵放了下来,拉着她的手向礼堂走去。

婚礼一切顺利,新娘就被送入了洞房,而新郎,则被一群朋友给围住了,一直敬酒。

李全仁很开心,面对一切敬酒都是来者不拒的,他的酒量本来就浅,如今也是喝得酩酊大醉的。胡军扶住他,劝道:“今天够了啊,咱们下次再喝如何?”“哎,那咱们还得去闹洞房呢,谁叫他娶了咱们武林第一美人呢?走走走,闹洞房去!”李全仁半醒未醒的,听到他们要去闹洞房,赶紧挡住说:“哎,不许闹,那是我媳妇,不能让你们看!”“哎,看你那小气样,新郎官,今晚可得好好享受啊,那天跟我们分享一下经验啊。”“行,咱们再喝!”在众人的推攘中,李全仁就这样糊里糊涂的被送进了房间。

看到巧灵攥着衣角的小手在红色的霞帔的映衬下越发的白皙,李全仁不禁看呆了去,他慢慢地走过去,坐到了巧灵的身边,挑起巧灵的红巾,一瞬间竟然忘记了呼吸,他的巧灵那么美,他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巧灵的美,只知道看着这样一张面孔,他会心跳得很快,会忘记呼吸,那是怎样的一种美丽,他的巧灵,从今往后就是他的巧灵了。

李全仁挑起巧灵的下巴,让她仰视自己,巧灵的脸蛋红彤彤的,就像水蜜桃一样,白皙里透着红色,水水嫩嫩的,她的嘴巴一张一合的,似乎在说着话,但是李全仁的耳朵里,一句也听不进去,他看着她的小嘴一张一合的,忽然低头就吻住了,巧灵讶异的看着他忽然放大无数倍的脸,嘴巴里忽然有个异物窜了进来,在她的小嘴里胡搅蛮缠,时而温柔,时而野蛮,巧灵的手环上了全仁的脖子,李全仁抱着她的小蛮腰,两个人往后一倒,就倒在了床上,巧灵挣扎的喊道:“交杯酒,我们要喝交杯酒的全仁。”

“喝什么啊,我和都喝到吐,明天再喝吧,乖啊。”

全仁说完就再次覆上巧灵的小嘴,用力的吮 吸着,仿佛是世界上最甜美的杂物 一般,巧灵忘我的抱着李全仁,小身子很自然的往李全仁身上贴去,在他的怀里扭阿扭的,李全仁只觉得怀里的娇躯越发柔软起来,抱着她就想抱着棉花一样,软绵绵的,很舒服。

李全仁喃喃道:“巧灵,我的巧灵。”

巧灵软软的趴在他的怀里甜甜的笑着,双手摸着他结实的胸膛,有一下没一下的画着圈,李全仁被她的动作撩起火来了,将她按在自己的身下双手开始剥她的衣物,巧灵很配合的让他帮自己**物,她也颤微微地伸出小手摸上他的腰带,帮他解开了腰带。

淡淡的烛火在房间里投下光影,帘子后面的两道交缠的身体在烛光的照耀下投着一道影子。

李全仁虽然不会武功,但是也不是一个文弱书生,他的身子比一般的书生要结实的多,更令人惊讶的是他竟然拥有六块腹肌,巧灵的手在他的胸前摸着,来到他的腹肌上,更是感觉到了他的凸起的肌肉,仿佛一块块小石山丘一样。

李全仁抓住巧灵的小手顺着他的身躯一直摸下去,巧灵红着脸顺着他的手摸下去,摸到他的欲望的时候,她感觉到他的在她的手上跳了一下,巧灵轻轻说了一句:“全仁……”巧灵发出的声音带着娇媚,听得李全仁心中一酥,低头就吻住她的浑圆,巧灵只觉得腿心处传来一阵酥麻,她不耐的伸脚缠住李全仁的腰,让自己贴近他。

李全仁感受到了她的贴近,她的花瓣贴着他精瘦的腰身,花露沾湿了他的腹部,他的手伸向她的身下,tiao逗着她的花瓣,见她流的水够多了,于是放纵自己让自己全部进入她,她的柔软紧致让他舒服的哼出声,他握住她胸前的丰盈,细腻的舔着她的肌肤,身下开始进进出出,三长两短地,每次都是整没入然后再整跟抽出。

巧灵娇柔的在他的身下舒服的直哼哼,她作为一只狐狸精,此时她的本领才浮现出来,她时不时收缩她的小腹,让李全仁差点就没忍住精关失守,他只感觉身下有千百只小嘴在交替吸着他的,这个吸完就到另一只小嘴,其中完全没有停歇过。

杨巧灵的手穿过他的头发,让他的脑袋贴近自己的丰盈,自己下意识的走近,直到让自己与他完全贴近,毫无缝隙。

忽然李全仁不管不顾的一进到底,进入到了她的最深处,触碰到了最接近天堂的地方,杨巧灵娇柔的闷哼一声,直到他碰到了她的内壁一处微小的突起,巧灵娇柔的叫出声,就像猫咪那样的叫着,他知道这是她的敏感处,他伸手伸进去捏着,揉着,看着巧灵意乱七八糟情迷不能自拔的娇柔模样,李全仁就觉得满心的满足,低头吻住她微张的小嘴,吃着她的津液,也让她吃他的,这个时候两个人才真正的合二为一。

忽然巧灵仰头喊道:“全仁,到了,快到了,啊!”巧灵率先到达了高 潮,而李全仁还在努力的耕耘着,她的花心喷出一股热乎乎的水流,洒在他的顶端,他忍不住终于将自己的精华全都射到了她的体内,他还在有节奏的进出增长快感,细细的吻着杨巧灵的脸颊,说:“巧灵,我今晚就这样睡着好吗?”

“不要。”巧灵嘟着嘴巴摇头,李全仁吻着她的嘴角,哀求道:“嗯,巧灵,好不好嘛?”

“不好不好。”

就算没得到杨巧灵的答应,难道他就不会这样做吗?

早晨醒来时,巧灵觉得浑身酸酸麻麻的,使不出力气来,李全仁的手掌好覆盖在她的丰盈上,她抬头看向他。他微微堵着嘴巴,睡得一脸安静,眉头都是舒展的,而此刻似乎在做什么美梦似的嘴角微微勾起来。

巧灵抬头吻了吻他的嘴角,然后让他从她身体里滑出来,然后她就看见她的下身流出了许多白色的精|液,他不会昨晚一直没出来吧?那会不会在她的体内留有一颗属于他的呢?

巧灵不敢多想,穿上衣物就坐到镜子前梳洗起来。

忽然她从镜子里面看见他正托着腮看着她梳头发,她红着脸嗔看他他一眼,李全仁喉头一滚,说:“巧灵,你又来了。”

“什么啊?”

“诱惑我啊。”

“我才没有呢。”

“你就有啊,刚才你这么看我,让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李全仁自顾自的说着,看见脸越来越红的巧灵,笑道:“巧灵,过来。”杨巧灵站起来,离他远远的,看着他说:“不要,如果我过去了,你又要不知道做什么了,我好累。”李全仁低低的笑起来,说:“我哪里有说过叫你过来就是做这些事呢?我只是想帮你梳头,我就想抱抱你。”

“那你是想梳头还是抱我啊?”巧灵问道。

李全仁微微一笑,说:“都有哦。”

“那我还是不过去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过去吧。李全仁从床上走下来,他没有穿一件衣物,完全是赤|裸的,巧灵害羞的抱住自己的眼睛,叫到:“你干什么啊?”李全仁走到她的面前将她抱住,说:“我好高兴清晨起来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你,巧灵,这样会让我觉得我很幸福。”

巧灵回抱住他,笑了起来:“我也是呢,全仁。”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