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胸视频

第一千六十二章:仙力之威中

战天旗只是普通的灵器。www.wenxue6.com

三十六面灵器战旗联合在一起的话,固然无比强盛。

但三十六面战天旗承受青金神焰的神威,都已经勉为其难。再让三十六面战天旗去承担来自于武尊大能,才能够掌握的睥睨仙力,完全是痴心妄想。

战天旗膨胀了十余倍左右,猎猎作响的旗帜,震得人耳膜生疼。

顶礼膜拜的霸道力量,令战天旗一阵扭曲,嗤嗤的撕扯声像是一股蛮横的力量欲要将战天旗撕裂碎开。

“轰!”

禁阵发出了一股刺目神华。

着一股刺目神华直掠天际,禁阵膨胀数倍,插连在青金神轮上的三十六根“血管”,也陡然随之膨胀。

这一道道“血管”恍惚间犹如一条粗壮有力的竹管。

方志的青金神轮更是急剧膨胀十余倍。

青金神轮泛起一道道凶猛的神焰,这些神焰犹如一条条咆哮的恶龙,交织纵横在四方。

方志身处于禁阵中,感受到禁阵内运转起的磅礴力量后,也不由自主的心惊肉跳。

这股力量!

简直就像是一只苏醒的远古荒兽。

方志心里有种极度的不安全感,这一刻,他发现对于禁阵以及青金元轮的掌控,达到了极低的程度。

膨胀后的禁阵和青金元轮,犹如吃饱食物的狮王。

方志觉得他好像拿着一条并不坚韧的麻绳,拴着一只强壮有力的狮王。

这只狮王,并不温顺,一旦挣脱了控制,后果必然是不堪设想!

方志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仙力之威,远远超出了他的预估!

与此同时地时候,黑洞同样急剧膨胀数倍。

深邃的黑洞,蓦然间聚拢出了一道宛如星辰的光辉。

一股磅礴的力量迅速聚拢,天地在嗡鸣,大地在震颤。

青金神焰的威势,在这一刻暴涨了十余倍。

身处在禁阵外的叶梨瑟瑟发抖,目光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了一抹惊骇之色。

“这股气息,这股气息”叶梨不寒而栗,瞳孔迅速收缩。

这等恐怖的力量。

比起法相境大能的全力一击,都不弱半分!

“方志,你没事吧?”叶梨心惊胆颤的朝着禁阵内局促的呼喊了一声。

这一句话内饱含着深深的担忧。

禁阵内的方志目眦欲裂,血丝布满了他的星眸内,额头更是青筋浮露,整个人紧咬牙关硬抗着来自于禁阵的压力。

方志地神魂之力,几乎达到了极限,他努力的控制着这座逐渐失控的骇世禁阵。

看似磅礴的神魂力量,在拥有仙力的禁阵面前,脆弱渺小的可以说是忽略不计。

如果不是方志精通禁阵原理,懂得以巧抚危,这一座禁阵恐怕早就失控自爆了。

深邃的黑洞不断聚拢着光华。

一条条狰狞的青金神焰恶龙,从三十六根媲美竹管的血管输送至黑洞中。

猎猎作响的战天旗,已经悄然出现了几道细微的裂痕。

十息,一晃而过!

三十六根血管不断颤悸着,显然连它们都难以承受,以仙力催化而出的青金神轮。

那一轮足以媲美苍穹神阳的青金神轮,更是瑟瑟颤悸着,仿佛下一刻就会爆裂碎开。

深邃的黑洞内,聚拢了一团无上神焰。

这股神焰威势的强的足以媲美当初李剑杭的一剑之威!

“嗤!”

一道默契同声响起的撕裂声,突然响起。

三十六面战天旗,居然同时撕裂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

这一道口子,令战天旗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豁口,旗帜崩裂开来地一瞬间。

整座禁阵都地动山摇。

战天旗乃是根基所在,如今它出现了溃败,意味着禁阵这座高楼大山的地基出了问题。

身处在禁阵内的方志,脸色陡然苍白如纸,神弦赫然绷紧。

死亡的危机忽然笼罩在了他的心头。

一旦这座禁阵失去控制,爆炸开来,那么

身为禁阵核心的方志,必然会一瞬间被肆虐纵横的仙力所吞噬的连渣滓都不剩下。

一念至此,方志口干舌燥,磅礴的神魂化为不计其数的坚韧触手。

每一只触手都极力安稳着禁阵的运转。

一击!

这座禁阵,仅能够发出一击。

深邃黑洞内蕴含仙力的强势一击,只要就此打出,一切危机,自然随之烟消云散。

深邃黑洞内聚拢的无上神华,耀目的犹如一轮浩古神阳。

这一颗青金神阳所蕴含的惊世烈焰,足以吞噬世间一切!

待深邃黑洞内的青金神阳膨胀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极限后,方志目光了望远方的荒古噬灵妖。

一刹那间

方志的神魂之力,用尽了全力朝着前方狠狠一推。

“轰!”

这一道惊世的震响声,令苍穹掀起涟漪波澜,令空间近乎扭曲。

大地的绵绵土地纷纷被震裂,天地间的诸多元力,一瞬间被烤炼的所剩无几。

一颗足有十丈直径的浩古青金神阳,犹如一颗从天而降的流星,朝着远方的荒古噬灵妖暴掠而去。

这速度之快,远胜于雷霆!

膨胀的禁阵,陡然一颤,一股前所未有的震荡力量,从深邃的黑洞急剧反噬禁阵内的一切。

惊世骇俗的震荡反噬,虽然被深邃黑洞消化了七成,可余下的三成,仍然朝着三十六根血管,青金神轮、战天旗等冲击而去。

一瞬之间。

方志头皮发麻,不由分说即斩断了青金神轮和三十六根血管的全部联系。

青金神轮失去了来自于三十六根血管供应的磅礴仙力,立即萎靡颓丧,元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缩小。

亦就是说

余下的三成反噬,尽数冲击在了三十六根血管以及战天旗,包括身处在禁阵中央的方志。

“轰!”

三十六根血管顷刻间爆碎成为一轮光华。

本被撕裂开一道口子,仍然猎猎作响的三十六面战天旗,几乎在同一时间爆碎开来,化为一团碎裂朝着四方冲击。

方志身穿五爪紫金神龙袍,立刻将全身的元力灌注到衣袍内。

一条浩古紫龙虚相形成一轮神钟,将他死死的捂在其中。

剧烈的冲击波浪,不断地斩打在紫龙虚相的神钟上。

虚相泛起涟漪,甚至被剧烈的冲击,逐渐薄弱。

但被袒护在其中的方志,却没有遭受到半分地冲击。

而这一刻,百里天际,陡然间被青金神色所笼罩。

天地间,忽然间,变得格外沉寂压抑。

这沉寂压抑,仅仅持续了两息地时间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