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的胸罩脱了和奶罩

我一把抓住了李冬雨的胳膊问他:“哪个晋?”他愣了一下说:“晋州的晋啊。”我一下愣在了原地,早听师父说我的家族是整个中原的主心骨,我双亲则被当年中园各类大人物送了一句话,年幼把志立,年轻把梦圆。中年得全国,总理亲接见。小辈之龙头,当之无愧晋家夫妇也!

我心有些乱,已知肯定说的就是我的亲生父母,但还是接着问道:“你口中之晋家,家主之名可是姓晋名龙华?夫人可是叫做桃熙茵?”此时的我一脸期待,双手紧紧抓着李冬雨的手臂。

他显然是有些惊到了,急忙回答我说:“是啊,林总是怎么知道的?”

此时的我一下松开了抓着他的双臂,心里顿时五味俱杂,我那心里只有模糊概念的双亲,一生到此时为止没有任何信息的双亲,此时竟然有了线索,我怎么可能放掉?师父虽说他们是去了很远的地方办事,但我现在长大了,自然发觉这其中的端倪,首先曾经那么强大的家族现在怎么没有半点消息,其次现在是信息时代,多远不可以联系呢?可我却从来没有收到过任何信息。

平复了一下心情我问李冬雨:“你刚才说到晋家,难道晋家和这个戴比尔斯或者龙星格家族有什么关系么?”李冬雨答到:“晋家与林总你所说的两家都有联系,那可是晋家啊,稍微有点能力的家族或势力哪个不行结识?晋家家主晋龙华曾和龙星格家族首领龙星宇是忘年交,和戴比尔斯更是有长达十年的合作,并只要戴比尔斯不破产,那么合作就一直继续,晋龙华有戴比尔斯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现在晋龙华失踪了,这之后的钱都按照之前约定打到了晋龙华为他儿子准备的银行账户里面,现在拥有戴比尔斯百分之二十股份的是晋龙华的儿子,他儿子的名字一直在保密,是谁我们也不知道,现在在哪过着大少爷的日子我们更不知道,晋家目前只剩一个与晋家有血缘关系的老者在龙星格担当重职,据说是晋龙华的表弟。”听到这里我没有丝毫的犹豫开口就问:“李总之前说请我们去除掉龙星格家族豹堂,没问题我们现在就安排人出发!”

豹堂的据点在一个郊外,这对我们这次行动来说,是非常有利的,此时的我带着黑择明的人躲在据点不远处的山坡上,静静的观察着他们,孙龙手里紧握一把手枪,表情有些紧张,叶辰则在后方为我们一会撤离做准备。

看时间差不多了,我对身后的兄弟们说:“一会我数到三,我们就冲下去,记住不要杀人,他们没有任何警惕所有我们没有危险,只能往腿上开枪知道了吗?”他们纷纷点头表示知道,我:“1.2.3动手!”话音一落,我们一拥而下,周围顿时枪声四起,但都配备了消音器,不会引起远处人的注意,而这里有非常的偏。

我拿出一个黑色面罩遮住了我的脸,是那种假面舞会上的假面面具,黑色皮质,今天穿的是让他们订制的黑色皮衣,为了隐藏身份,万一林家知道就惨了,最重要的是,这身太帅太装逼了。

手里拿出两根甩棍,是街边二十块买的,不知道好不好用,唰的一声甩出两根甩棍,我就奔向他们据点。

因为不想伤人,所有我没有用全力,滚进他们当中,拿甩棍抽了一个人的后背,但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只听啪的一声,甩棍应声而断,但那个人却没有怎么着,慢慢的站了起来转身看着我讽刺的笑了一下开口道:“哼,罗宾汉?”只见他整个人的身影突然暴涨,浑身肌肉暴增,一下变成一个高两三米的怪物,再看周围,所有人都开始发生变化,但奇怪的是他们身上并没有任何气的流动,连魔族的都没有。

那个刚才被我抽到后背的大汉此时一拳砸向我的胸部,因为愣住思考的缘故我并没有来得及防备,我的身影顿时倒飞出去,摔到了一辆皮卡车上,车窗全部被震碎。

兄弟们也都慌了神,纷纷开枪射击,也不管我说的只能射退了,但此时子弹虽然有用,却不能致命,不是长久之计,于是我高高跃起,然后跳到双方中间大喊一声“停”!

所有人都停止攻击看着我,我对自己的兄弟说:“你们都回去,没我命令不许过来,全部去找叶辰坐车回总部,我自有办法。”此话一出,周围顿时响起一片不愿之声,尤其是孙龙,我看着孙龙的眼睛说:“孙龙,你信我么?”孙龙想都没想就说他信,我继续说:“信我的话,就带着兄弟们回去,他们在这我伸不开手脚,相信我,我一定平平安安回来。”此时的孙龙双眼红红的,犹豫了一会还是带着着兄弟们走了。

看着他们走远我转身看着面前的特能异人没有说话,对方那个为首的说:“够汉子,那我们就放你那些兄弟一条生路,但是你的命,留在这里吧!”说完这句他挥着拳头向我打来,我轻轻一跳躲过他的攻击,接着他身后窜出两个异人纷纷向我踢来,我猛地下腰躲了过去。接着手掌聚气,然后隔空一掌打出,在空中凝成一个巨大的掌印,击中那两个异人,二人顿时倒飞出去!

为首那异人此时微微有些惊讶开口说:“居然是东方功夫?还是有些本事的,单打我们可能不是你的对手,但我们这里有上百号的人,踩死你,不如同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我冷笑一声说:“即使如此我也一定会拉你和我一起去!”其实他所说的也是我担心的,他们人实在太多了!

我浑身凝气,黄金甲赤橙披风白面具顿时出现,我没有招出黑金杵,那实在太高调了,这群异人此时也明白了我不可小视,一个个的都认真了许多,他们突然摆了一个队形,我们双方都没动,就这么静静的耗着,突然间,最后一排的异人踩着前面几排的建帮猛地跳了出来,齐齐向我攻来!

他们一起出拳,我右手马上开始掌心聚气,手心开始发起橙色的光,然后狠狠对了过去,嘭的一声,我们双方就这么隔空僵持着,因为气的原因,他们并没有落地,而是一直被我顶着,不可说不辛苦,这时突然又有一排异人齐齐跳起,从我的左方一起攻来,我知道这是他们的计谋,但我此时没得选择,我马上左掌聚气,和右掌一样打出一掌,抗住他们的攻击。

现在我的双手已经都无法动弹了,可他们还有三分之二的人,只见又跳出一排的异人,从我的头顶挥拳击来。

现在的我已经没有办法去阻挡了,但我不能这么坐以待毙,于是我咬劲牙关大吼一声,然后双掌拖着之前攻击我的异人猛地上移动,正准备由上而击的异人此时来不及收手,他们自己人撞到自己人,顿时阵型打乱,而我双臂的压力也一下轻松。

我此时并没有休息,因为我已经见识到了他们的难缠之处,虽说我没有出杵不算用全力,但他们的实力的确不容小觑,于是我跳进了他们的队形之中,这样他们无法再像刚才一样消耗我体力,而我也不会那么被动。

躲避着他们的攻击,然后看准机会就用掌打向他们,掌无虚发,一次倒下一个,并且再没有爬起来,此时的我在人群中和他们周旋,眼睛却看着人群外的那个头目,此时的他明显是慌了,而我也终于看到了机会,脚尖轻轻点地飞起,在空中的我身形倒转,头下脚上,运气至双掌,然后盘旋着狠狠击下,这时阎罗赤焰掌里面非常强大的一掌,一时间周围大风四起,屋内的大小东西都飞起绕着我的双掌成了个龙卷风,接着只听嘭的一声!所有的异人此时倒地不起,纷纷痛苦的扭着身体,而在这石制地上,留下了两个个半径起码一米,深半米的掌印。

落地后我看着眼前的豹堂头目,只见他双眼发红,接着突然双手燃气了灰色火焰,可是他身上却还是没有半点气的信息,但我依然感觉的到此时他实力正在暴增!

他一拳向我打来,我双臂交叉于胸前挡下了这招,身子向后滑了数米才停下,此时我内心很是奇怪,因为他那手上的火焰没有半点温度,但却十分霸道!

双拳紧握,这一次我主动出击,虽说他的实力比刚才高了不少,但和之前那么多人比起来还是不够!他一拳挥来,我侧身躲过,然后纵身一跃一脚一掌击出,他身影顿时倒退数米,接着疯狂的向我发起进攻,我身影闪来闪去,他想打我却没碰到过我,而我则拳拳到肉,最后我以头一低脚一抬一脚踢中他的下巴这个动作结束了战斗。

此时所有的异人已经全部无力再战,而我身后这时穿来啪的一声,我一回头看见了孙龙此时一脸震惊的看着我,我一阵头大,走了过去,他看着我什么都没说,我最后只问他了句:“看了多久?”孙龙愣了愣说:“全看到了,你真的是人么?”我无奈的笑了笑说:“回去后再和你解释,记住不可告诉任何人哈。”他点了点头。

我不再理会孙龙,而是拉起那个为首的异人问他:“说,你们用的是什么功法,为何我感受不到一丝的气?”就在这时,我身后传来一道声音说:“年轻人目光未免也太狭隘了吧?你自己练东方之功法,难道就认为天下只有这一种功法么?井底之蛙罢了!”我一回头看见一个中年偏老头发花白的老人此时穿着一身黑衣看着我,想想他说的话也是不错,于是我回道:“前辈批评的是,晚辈这次是太狭隘了,还望前辈告知晚辈,这是什么功法?”老人笑了笑说:“死气之炎都没见过?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哎可怜我晋家老头已时日无多,要是在我年轻时见到你一定要会会你那古怪掌法。”我一下抓住他问:“前辈可是和晋家唯一有血缘关系的晋家老人?”他点了点头问:“怎么?”我哈哈大笑起来,终于,终于关于我父母的信息开始慢慢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对这个中老年人说了句:“借一步说话”就带着孙龙运功上山去了。

很快那位晋家老人也跟了上来,他说:“你们是在和我比轻功么?想证明你带着个人都比我快?”我忙解释道:“前辈,您误会了,晚辈只是有件事情很是着急,想要问个清楚。”老者哼了一声,只见他双手一摇,手上着起蓝色的火焰,接着他双手手心朝下,火焰猛地变大,借着推力,他的身影猛地上升,最后飘在高空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们开口:“年轻人,不要觉得自己多么厉害哟。”说完他又飞了下来说:“你要问什么?”

此时的我非常紧张,期待的问:“你可知晋家家主及其夫人此时身在何处么?”他转身看着我说:“你问这个干嘛?”看了看四周,我觉得没有必要再对他隐瞒了,于是我摘下面具开口:“因为我是晋龙华与桃熙茵之子,晋宇凡!”

蓉城一处高级酒店套房内,我身穿休闲服,旁边站着孙龙也是一身休闲服,床上坐着一名中老年人,正是晋家老者,此时的他一脸激动,拿着针筒刺进我的皮肤,抽了一管血,然后交给身边一个人,让他去对比DNA,然后他就一直盯着我看,一脸的期待,站在镜子前我发现,自己那撮白头发以之前的为中心正在扩大范围,而且速度极快,现在已经有一个拳头那么大了。那白色并非老人的灰白银白,而是雪白雪白的。

过了不到半个小时,那名侍卫拿着结果单走了出来,我有些紧张,因为现在我的身体已经不是原来的身体,而是佛光身,我怕查DNA查不出什么那可就不顺利了,但结果是我想多了,看着化验单的老者突然哈哈大笑,对着天喊到:“华弟,十七年了,我终于找到你的亲身骨肉了哈哈哈”此时的老者两眼泛红,走过来拉着我的手问长问短,就像亲人一样,从他的眼中只能看出关心,看来,佛光身只是本质变了,而相上还是和以前一样,包括DNA这些。

我交代了他和孙龙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我的真实身份,因为我在干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关系到我和我身边人的性命,他们都郑重的点了点头。

这位晋家老者名叫晋飞涵,是我父亲的表哥,年轻人二人关系甚好,我现在叫他叔叔。

晋叔叔对我说:“好啊,好,果真虎父无犬子,想不到你这么年轻就有了这么强大的功法,还是一个有侠义心肠的勇士,我很是欣慰。”我笑了笑没有说话,接下来,我们就这么谈了一个小时,他问到我的身份以及成长环境时没有说话,见我不想说他也没有问,他告诉我我的父母远在国外,参加一个秘密组织,所以不能联系我,听到这个解释我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地了,他还告诉我我的父亲留给我一支私人武装组织和一个存折以及整个晋家持有各大公司的股份,让我有空时去找他办一下各项手续。

就在这时,远方突然想来警笛声,我起身对晋叔叔说:“叔叔,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去警察局保我,他们十有八九是冲我来到,你如果来保我那么我不但会前功尽弃,还会波及我最亲近的人,叔叔放心,有林家保我。”他一脸担心的点了点头。

走出来酒店看着天空,心情无比轻松,真是太好了,我的父母都没事,原来是去秘密行动了,这是jc叔叔已经包住了我,他们下车拿枪指着我让我抱头蹲下,我开心的笑了一下便缓缓的抱头蹲了下去......(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