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

韩宝德听完,很是不服气,他特意的提醒他二叔:“二叔,你再好好想想!师傅就没有给我送什么礼物吗?”韩宝德很气愤,他觉得师傅不该没有给自己留礼物,自己可是他的关门亲弟子啊。十三充其量只是他的一个师侄。他忍不住的提醒他二叔好好想想,别遗漏什么重要信息。

韩宝德的二叔听了,脑袋摇晃仿佛喝醉酒一般:“没有,你师傅特意说了,还让你把他床底下那个木匣子也取出来交给十三!”

“老东西,白为你哭了,害的我掉了半天泪!”韩宝德仿佛属狗脸一般,刚才还担心他师傅要死,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转眼听说他师傅没给他带礼物,气得连连爆粗口。看样子这货别看模样老实巴交的,也不是个省油灯。

我心里暗笑,拍了拍师兄的肩膀:“师兄,别急吗,说不定师叔从古墓里挖出来的宝贝还有更好的,你再等等!”我说完,就抢过韩宝德二叔手里的那个木匣子。

木匣子很轻,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做成的。木匣子是暗红的,手摸起来很是光滑。提鼻子一问,这木匣子还散发着一股特殊的香味。这香味好闻得很,闻到鼻孔里,整个鼻孔仿佛全部打开一般,顺着鼻孔唰的流进肺里,舒服!

“师弟,好师弟,咱俩商量个事呗!”韩宝德眼睛盯着这个小木匣子两眼放光。

“没商量!”我抱紧这个木匣子,生怕师兄韩宝德给夺走。

“咳,咳,你要木匣子里的宝贝,就把这木匣子给师兄吧!”

我这才搞明白师兄的真实意图,原来他打的是这个木匣子的注意。我瞅了瞅怀里的木匣子,虽然有些不舍得。但看师兄眼巴巴的样子,只要点头了。

师兄这才喜笑颜开起来,嘴里一个劲的嘟囔起来:“发财了,发财了,这可是早就绝迹的沉龙木啊,比金子还值钱!”

“狗日的,被这货给坑了!”我刚想反悔,但想想这个装宝贝的盒子都这么值钱,那里边的东西定然是好东西。于是我心里也就平衡了。

我催促师兄赶紧去带我把师叔留下的那床底下的那个木匣子也给我。师兄虽然不情愿,但师命难违,他只好带我去了师叔留下的小店。

果然,在师叔的床底下隐蔽的角落里放着一个小木匣子。这个小木匣子和我怀里抱着的木匣子一模一样,只是没有了香味。韩宝德抱着这个盒子连连摇头叹息:“可惜了,可惜了,这沉龙木的木匣子咋能这样存放咧?真是糟蹋好东西了,白瞎了!”

我瞪了韩宝德一眼,连忙把这只木匣子也抢在怀里。

“十三,打开看看里边是啥?让我也看看眼!”小胖这个时候也凑了过来,很羡慕的盯着我怀里的两个木匣子。

“十三,打开,让我老头子也开开眼,看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宝贝!”

既然大家都要求了,我自然不能推辞。我把怀里的两个盒子都放在一个桌子上,然后准备打开。

“这咋打?”我看了半天,发现这东西仿佛一个整体做成的,怎么都打不开。

“要不用锤砸吧!”小胖不耐烦了,从门后拖着一个大锤过来了。

“狗日的,这可是会把里边的宝贝给破坏了,使不得!”韩宝德的二叔慌忙阻拦。

哐当……

我泄气了,把这两匣子往桌上一扔。

嗡嗡……

吃惊的事情发生了,这两个木匣子竟然慢慢的融化在一起,随即发出一阵阵土黄色的光。两个木匣子慢慢的变成了一个,随即这个木匣子竟然慢慢自动的打开了。

啪嗒……

木匣子全部打开,里边竟然放着一本书。

这本书被四周的白雾给淡淡的包裹着,我看不清到底是本什么样的书。

“晕啊,宝贝咋是一本书,我晕了!”小胖最讨厌学习,看到他期盼已久的宝贝竟然是本书,不由得一阵头大。

师兄本来也眼巴巴的看着,见里边放着一本书,不由得噗嗤笑出声来。

“日了狗了,咋是本破书?”我也有点泄气,把书从木匣子里拿出来,我仔细的端详着。这本书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成的,触手间冰凉刺骨。

“也许是本宝书呢!”虽然我有些小失望,但希望我从来没曾放弃。我瞪大眼看书的书皮,想知道是本什么样的书。

“靠,老东西,你俩玩我呢?”我不看则已,一看竟然急得跳了起来。

这本书的书皮上光溜溜的,比我的兜里还干净。上边空空没有一个字。

“师弟,打开看看,说不定宝贝就藏在这本书里!”韩宝德忍着笑提醒我。

“靠,这是啥屁宝贝?”里边都是白纸,虽然这白纸比较厚,一看都是讲究的纸张。但对我来说,这东西就是白纸,还不如来一百块钱买几个棒棒糖吃吃。

“不应该啊,我见你师傅和你师叔就是为了这个东西一身犯险的,不会把这样的一个东西送给我。”韩宝德的二叔也有些不敢相信。

可事实就是如此,我把这破书往桌上一扔。抱着脑袋坐在桌子前。突然我抬头看了看师兄韩宝德。

“师兄,和你商量个事呗!”

“啥事?”韩宝德一脸警惕。

“你看咱俩换换宝贝咋样?这本宝贝书给你,我要那个木匣子!”我一指桌子上的那个木匣子。那个木匣子合二为一后,竟然散发的香味更加的浓郁了。

“不换!你说话可得算话啊!”韩宝德赶忙把桌子上的木匣子塞到了怀里,捂得严严实实的,生怕被我夺了去。

“狗日的,骗子!”我愤愤的那起这本破书,闷闷的走到房间,咣当把门给关上了。

外边传来小胖他们的哈哈大笑:“该不会他师叔知道十三要上学了,提前送给他的作业本吧?”

“我看也是,我师傅当真是料事如神啊!”韩宝德不忘记再在我心上插一刀。

这东西看样子不是个普通的东西啊?我挠了挠头,寻思着宝贝都得有开启方式,难道是我开启的方式不对?

对了,用火烧烧试试。我有了注意,点上蜡烛就开始烤书。烤了半天,不但没有一点动静,就连那书都好好的。

我越发对这书好奇了起来。这绝对不是普通的书。试试用水咋样?

我又把这书泡到水里,这书依然是一点动静没有。但书却一点不湿。

“狗日的,这书真是个宝贝,只不过我的开启方式还是不对!”我突然想到了,很多宝贝都要滴血认主。于是我咬着牙用小刀在自己中指上拉了下。

“妈呀,真疼!”我对割破自己的手指缺乏信心,割了几下,手指只是破了个皮,一点血都没流。

我发狠了。用力的一划,中指割破了。啪嗒,一滴血滴在纸上,怪书依然没动静。只有那颗滴落的血珠在书上滴溜溜的乱转。

我彻底是没办法了,把书扔在床上,少气无力的躺在床上发呆。

“十三,十三,赶紧出来迎接老子,你雀爷醒了!”突然我脑海里出现了叽叽的声音。

我听了,精神一振:“小鸡崽子,我还以为你得了鸡瘟呢?没想到你还没死!”

“狗日的,老子是雀,给你说多少次了!”叽叽愤怒的声音在我脑子里回响。

我忍不住嘿嘿一乐。叽叽的出现很是时候,让我的心情好了大半。

“咦?我咋闻到一股奇妙的味道?”叽叽突然奇怪的说。

“奇妙的味道?是不是沉龙木的香味!”我来了精神。

“不是,是宝贝的味道?而且还是天底下超级稀少的重宝!”叽叽前所未有的认真。

“你不会是说这本破书吧?”我懒洋洋的拿起那本怪书在我眼前一晃。

“狗日的,你从哪里弄来的,快点让老子好好看看!”叽叽越发兴奋了。

难道叽叽认得这是什么宝贝?我突然来了兴趣。拿起这本怪书,让叽叽看了个够。不错,不错,确实是个重宝,难得啊!难得啊!

“这上边写得是啥?”我心里很着急。

“这个嘛,让我好好看看!”叽叽声音一顿,随即开始叨咕起来,“不对啊,咋没有字,难道是打开方式不正确!”

“十三,你放火上烧烧!”

“我都烧半天了!没用!”

“你放水里泡泡!”

“没用!”

“看来,只有用最后一个绝招了!”叽叽无奈的说道。

“啥法!”

“用你的血试试,有些宝贝要滴血认主!”

“靠,我的十个手指头都割了个遍,没用!”我气得都快背过气了。

“哎,看来还得看我的了,你真是个废物,跟着你丢人!”叽叽嘴里叨咕着,也不知道它做了什么。我就觉得眼里放出两道骇人的金光。

“我靠,得到宝贝了!发财了!”叽叽兴奋的喊了起来。

“这到底是什么宝贝?”我觉得叽叽有点不对劲,喊的声音都有点抽抽了,如果我照镜子,我准会惊奇的发现,叽叽这个小鸡崽子在捂着嘴巴偷着乐。

“天师龙虎书!”叽叽的声音显得又颤抖又尖锐……(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