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玉势堵着骑马

武诗竹一众人略做整顿后,就出发去了马场附近的一片草地。这片草地,那图的家族定期会进行清理,所以草地茂盛而不杂乱,非常适合野餐。时下的年轻人和新派的文人非常喜爱野餐这样时髦的东西,因此会经常光顾此地,马场的生意也就不会差。

武诗竹和武二丫两姐妹从书包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粗布,铺在了一块平坦处。并把准备好的坚果,糕点,水果拿了出来,都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却很适合野餐。

谭学晶则小心翼翼地拿出来一个小纸包,有十几块巧克力和一些不知是什么的小零食。“这是我和玛丽修女昨天晚上一起做的巧克力,不过没有多少原材料,所以只做了这一点。手艺不好,大家多多包含”。

“我们学晶最可爱了,还会做巧克力,太棒了”,谭学晶什么都好,就是太过自卑,所以武诗竹和邦妮总是会不遗余力地夸她,给她自信。

上官宇文也从书包里掏出了一包糕点:“这是我们家店里的桂花糕,很好吃的,你们尝尝”。

紧接着马破虏就拿出了一包五颜六色的糖果。这么漂亮包装的糖果可不多见,价格一定不菲,可见马破虏的家世还是很好的。“这是我堂哥上个月从上海带回来的。这么花花绿绿的东西,我可不喜欢,还是给你们女生吧”。

“谢谢”,女孩子们异口同声的谢道,她们都被这可爱的糖果征服了。

那图看到大家都把准备好的东西拿了出来,大手一挥:“今天这可是我的地盘,主菜就由我负责了”,然后就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许多人,手中都拎着一个个食盒。龙凤呈祥,洪字鸡丝黄瓜,福字瓜烧里脊,万字麻辣肚丝,年字口蘑发菜,烤鸭、酥鲫鱼,炖吊子等等,一共十六盘菜。

“那图,这么多菜,你不会是要给我们来一桌满汉全席吧”。

“没那么夸张,就是一些寻常菜,大家都尝尝,看看我家的厨子手艺如何”。

众人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就开始吃了,只是有三人比较尴尬,邦妮,刘大海和赵秀金。

邦妮因为家庭原因,实在拿不出任何东西,但还算坦然,只是稍显不自然。刘大海是实在没有多余的闲钱,但又有些好面子,一直低着头,不发一语。赵秀金则是懊悔死了,她准备了东西,是在北京城最好的蛋糕店买的蛋糕,都是小荷帮她拿着。出来的时候,看阎文远没有带人,她便也逞强没有带,蛋糕也被她彻底遗忘,此刻才想起来,却是有些晚了。

那图家的菜确实好吃,很多菜,武诗竹在前世都没有见过。这些佳肴都随着战乱消逝了。都是年轻人,尤其是男孩子,很有胃口,虽然吃相都很斯文,速度却很快,一上午的骑马,让大家都饥肠辘辘了。

等众人吃饱喝足,饭菜也被撤下后,邦妮首先站了起来:“各位,今天是如此美妙的一天,我很高兴可以认识这么多新朋友。为了纪念这一天,我想给大家跳支舞”。

“好啊”,大家鼓起热烈的掌声。邦妮跳的是享誉世界的芭蕾舞名曲“天鹅湖”。邦妮跳的是被施法后的公主奥杰塔,因为是一个人跳,所以直接跳起了第二幕,可能是打算只跳一个选段,所以并未把故事完整的表现出来。但是可以看出来邦妮的功底很好,即使没有穿芭蕾舞鞋,依然跳的那样优美。这时,谭雪晶亦哼起了柴可夫斯基的名曲,为邦妮增加色彩,虽然不是钢琴弹奏,但是谭雪晶的声音空灵动听。因为谭雪晶音乐的加入,给邦妮的舞蹈注入了感情,使她跳的更加激荡,她跳出了奥杰塔的善良、不干和期盼。大家被舞蹈深深地吸引,虽然大多数人从来没有看过芭蕾,有的人甚至都不知道这是芭蕾,但是艺术无国界,只要足够优秀,永远都挡不住她的影响力。

就在王子即将出现的时候,邦妮打算停止了,这时候是没有办法再一个人独舞了。正在大家略为失望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加入了进去,扮演了齐格弗里德王子,她就是武诗竹。武诗竹的动作,有着明显的生疏感,而且好多动作和邦妮学过的已经不大一样,但是武诗竹的感情非常到位。邦妮在武诗竹刚加入的时候,身体略为一僵,可是随即就释然了,这就是武诗竹,她的知己,在她身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两人的舞蹈,配上谭雪晶的音乐,就是一副再美不过的画面。所有的人都沉醉了。如果说只有一个人清醒着,那就是阎文远。虽然武诗竹的表现很让他惊艳,但是更多的确实迷茫。第一次见武诗竹时的神秘感又来了。这几年,他们两个人可是形影不离,她没有机会去学习芭蕾舞的,整个县城,可能都不会有人会跳,可是她会,这怎么可能。她有秘密,一直都有秘密,可是她一直没有打算告诉他。他迷茫,也伤心。

等两人跳完,如雷般的掌声响起,武诗竹并没有多高兴,她本不打算跳的,可是不知怎么鬼使神差的就上去了,也许是她血液里的东西,驱使着她。她怔怔看向阎文远,从他的眼神里,她知道他在想什么,她知道他想知道什么。可是她能怎么办,她能告诉他,她是从一百年后的世界来的吗?还是她能告诉他,前世,她因为生活的绝望,偷偷去学习芭蕾舞,释放自己?她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不能说。“他又该伤心了吧”。(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