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go艺术高清大胆

文学楼手机阅读,

“雨祯——!”华夜陵已经奔到悬崖边,只可惜来不及了。【文学楼】

沐雨祯一把抱住霄迹延:“霄迹?!”

“雨祯…我头好晕啊。”

“你坚持住__阴阳生死符,启动!”沐雨祯手上出现法杖,艰难的敲击了一下霄迹延的背部。

“雨祯,你——。”蓝光闪现,霄迹延整个人无法动弹半分,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

“只有我启动了生死符,你才不会因为高空坠下缺氧而死__相信小翔以前就跟你说过了。”沐雨祯施完法后脸色惨白,一副死人的表情。

雨祯,为什么你总是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为什么每一次都是你保护我而不是我保护你,我还一直给你拖后腿,这到底算什么?!__霄迹延的内心声音,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能听见。他说不了话,就算发出了声音别人也听不懂,然而沐雨祯却是例外的,她可以听见他的心声,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两个人的血液交换过了,而她又作为施法者知道的更为清楚,只是她不知道怎么和他开口。

两个人的身体急速下坠,因为撞在了悬崖峭壁的一颗树上减缓了下坠的速度,最后两人落在了一处森林里……。

而另一边,华夜陵在悬崖边上恶狠狠地看着那个正注视着自己的女人。

“你为什么要将她逼上绝路!”

“就因为她杀了我的哥哥!”女人挤了两滴眼泪出来,“狼王殿下,我本来也想看在您的面子上放过她的,可是她…她始终是杀了我同父异母的亲哥哥啊。”

“琳娜,我可以理解,但她是我在这个世上最重要的人,我等了多久才等到她你应该也很清楚!”

她突然笑了出来:“呵,最重要的人?可是在她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您一点儿的位置__我哥哥也是我最后的亲人了,难道他就这样被杀死了,您也不关心一下么?!”

“谁说我不关心的?那么两个同样是有狼族基因的人,只要是狼族的事情,我都无时无刻关心着__只是,你哥哥的基因只有万分之一,根本无法变成狼族的一员。”

“呵哈,这样啊……狼王殿下,您似乎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啊。”

华夜陵愣了愣:“什么?”

“今天可是月圆之夜,而且在这个国家您也知道的,今天的天色可是很早就会变的,何况你们要是下午五点半才走,天一件黑了,月亮也要出来了!”

“你……。”

“您可别忘了…这悬崖下面啊,是您的领地之一啊,要是沐雨祯和霄迹延没能在天黑之前走出那片魔鬼森林的话,恐怕就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

“呵,到时候啊,您有心去救他们,结果也会无心杀了他们两个__因为那个时候您早就已经失去了判断的意识了!”

“你竟胆敢将我也计算了?!”

“我哪里有这个单子啊,我只是区区一个狼族祭祀,而您,是高贵是狼王啊!”

“你——!”

华夜陵愤怒到了极点,气得立即化成了白狼兽型,从悬崖边跳了下去,焦急地用意念呼唤沐雨祯,用嗅觉闻着气味,甚至用道术寻找,但一切都没有用。

霄迹延扶着身旁的女孩:“雨祯,为什么这里走不出去?”

“我也不知道…咳咳。”沐雨祯捂着嘴,吐了一口鲜血。

“你不要紧吧?别吓我!”

“没有吓你,我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那可不行,你死了我嫁给谁啊?”

“什么。”

“你死人,别人就会说我有克夫命的。”

“你又不是女人克什么夫?”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鬼随鬼。”

“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我是有病,相思病!”

“你呀,明明就是神经病。”她无奈的笑了笑。

他突然握住了她的手:“我要是神经病,那你就是神经病的老婆!”

“……?”

“你还想赖账啊,我们都指腹为婚了,而且还有了肌肤之亲。”

“胡说八道。”她边笑边咳嗽。

他顿了顿:“那你前面说,我是你男朋友,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假的。”

“你骗我?”

“我当时是急中生智让她没那么快灭你口,你还当真了。”

“我要精神损失费,你赔我,你欺骗了纯真幼小的心灵。”

“精神损失费__我还没有跟你要呢,我前前后后救了你多少次,我还没有要报酬呢。”

“我、不、管。”

“……你要什么补偿?”

霄迹延满脸笑意:“我要…抱抱。”

“你不是吧。”

“我嫉妒了。我听说上次华老师抱你你都没有反抗一下,这次我要抱回来,这没得商量!”

“唉,真不知道你们脑子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

“想把妹啊……。”他喃喃道。

沐雨祯瞪了他一眼:“我听到了。”

“雨祯…我怕以后我没有机会抱你了。”

她愣了愣,听到霄迹延的这句话蒙了一下,随后将他一把拉入自己的怀中抱住:“谁说以后没有机会的,别忘了我是什么人,我们一定可以平安的离开这里的。”

“你这么说的话,是不是我以后可以随便抱你了?”

“你想的倒美,没门儿。”她接着将他轻轻推开,“我饿了。”

“你饿了__你该不会想吸我的血充饥吧?”

“嗯。”

“我的血一点都不好喝。”

“可我就是觉得你的血是人间佳酿,比起你妹妹那种浓稠味道重的,我还是更喜欢你这种,她的血喝多了会冲鼻流鼻血。”

他思索了一下:“好吧,那就一点点啊,我怕痛你也知道。”

“你别动啊。”沐雨祯一把将霄迹延搂进自己怀中,手臂勾着他的脖子,獠牙立即伸了出来,在他的脖颈上磨来磨去。

“雨祯,你要吸就快吸,我好痒啊。”

“闭嘴,我在找你的胫动脉。”

“那你快……。”霄迹延话音未落,沐雨祯就一口咬了下去。

另一边。

华夜陵刚到达地面,就听到了狼的嚎叫声,几条灰色的狼从侧面的草丛堆里蹿了出来。

“首领——。”

他微微皱紧了眉头:“汝等刚才可有发现有一男一女进了领地内部?”

“回首领,他们正向中央地带走去。”

“这下可遭了。”华夜陵焦急道,“目前还有多少时间天黑?”

“首领问这做什么?”

“快点告诉我!”他大吼道。

几条灰狼见首领如此模样皆是浑身发颤:“据属下观测,约半个小时左右。”

“来不及了……。”

“首领,您有什么事需要吩咐了么?”

“没有…你们都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雨祯,你一定要没事啊!

……

沐雨祯的眼皮跳了跳:“霄迹,我总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都这种时候了,你就别自己吓自己了。”

“我是认真的。”

“你现在的水晶球还能用么,预测占卜一下行不行。”

“我的法力恢复了一点点,应该可以。”

沐雨祯伸手,水晶球凭空出现,她用手挥了一下,嘴里念了一句令人听不懂的咒语,眼睛愣愣地盯着球体里的内容,不由得震惊。

见她表情不对,霄迹延忍不住道:“怎么了,突然这样。”

“今天,是月圆之夜。”

他的手抖了抖,又立即装作镇定:“那又有什么不安的?”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我们现在位于一个类似森林有丛林的地方,这种地方通常又会有狼族,月圆之夜,狼族就会丧失理智,在这一天晚上,凡是接近他们领地的人,就算是对他们有恩,也会死在这里。”

“这只是传闻。”

“这是真的,而且狼族在这一天,能力会比平时增加数倍。”

“怎么就这么巧在今天…天就快黑了。”

“这下是真的遇到大麻烦了……。”那个女人是故意的。

没过多久,天色渐渐暗沉,阳光已完全消失。

“天黑了。”沐雨祯的手握成了拳头着紧了紧。

“雨祯,怎么办。”霄迹延的背后已经流下了一丝冷汗。

“太黑了,先能看见东西再说。”沐雨祯从腰间摸出了一张空白符纸,咬破手指凭记忆画符,嘴里念了几句咒语,“光明符,现!”

一张符纸照亮了两人周围的一切风景。

“我终于是知道为什么在那座岛上你让我们太阳下山之前一定要汇合了……。”霄迹延打起了寒战,“夜晚中的森林,真的很恐怖。”

“呵呵,更恐怖的还在后面!”一条狼跳了出来,身后跟随这一大群龇牙咧嘴的狼,伴随着一阵阵狼嚎声纷纷化为了人型。

“是月夜狼人。”沐雨祯立即做出了防备的姿势,挡在霄迹延的身前。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