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婷的放荡生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廖出尘的带动下,周家圩的族人都有些忍耐不住了。

未经过公开公正的四圩堂会审,就要将周勉和周风尚斩首在刑车之上,这显然存在草菅人命之嫌,所以才令周家圩族人义愤填膺。

为了防止自己成为大长老的美梦落空,周贤礼一出手就藏有杀心,为了稳住时下势态,就更想杀掉廖出尘。

“看来你是存心找死,那我就成全了你吧。”

暴叫之下,周贤礼平地飞空而起。

飞空直上三十米之后,他极速斜降而下,手中剑直劈廖出尘。

剑路之下,真气波动再起,势如潮水,肉眼隐约可见,雷鸣之音再次隐约可闻。

这一剑,雷霆万钧,电光石火,将那一辆刑车完全笼罩住,廖出尘与昏迷之中的周勉以及周风尚,似乎都难以逃脱。

就算廖出尘可以独自逃脱,余外两个人都会被剑锋力道劈碎。

危急时刻,廖出尘将手中剑赫然指向对方,就像用弓箭瞄准一只飞鸟。这一刻,他催动真气激活了火雷铭文。

逆鳞剑上共有九道火雷铭文,这九道铭文,从一级到九级,没有断缺,杀伤威力一级更比一级厉害,就是催动一级火雷铭文,也需要天雷境的实力基础。

九级火雷铭文,属于绝顶层次。

火雷铭文一经被启动,逆鳞剑立刻绽放出异常狂暴的火影雷光。【文学楼】

火影雷光,将逆鳞剑吞噬,雷音浮动,传出千米之外。

“火雷战器!”身在空中,发现不妙的周贤礼禁不住失声大叫。

这个老匹夫居然看破端倪,所以大骇。

这一瞬间,所有的人都极为震惊。

下一刻,一道一尺直径的火雷,脱离了逆鳞剑,射向从高空杀下来的周贤礼。

轰隆!

吴景山手中的剑与那道火雷碰撞一处,虚空震荡,空气产生数个炙热的浮游漩涡,强劲的风力向四方崩溃横扫。

廖出尘脚下的大地崩出数道裂纹,衣衫都被火雷风力吹响。

随着那道火雷的炸裂,吴景山就像一只被猎枪击中的老鹰,打着回旋,从三十米的空间坠落在地面之上,浮动的尘埃将其身影埋没。

飘散的尘埃中,吴景山匍匐而起,显得极为狼狈。其手中剑残余半截,衣衫破烂,已不遮体,貌似变成了一个乞丐。

这铭文火雷真是厉害,杀伤力最弱的一级火雷,就将周贤礼击成重伤。

须知,作为积雷境中期下墟位实力武者,吴景山倾力一剑,可以爆发二十四万一千斤的毁灭力道。

一级火雷铭文,则可以爆发三十万斤的杀伤力,三龙之力。

就算是积雷境后期上墟位武者,也只能爆发出三十万零四千斤的力道。

骇然中,周贤礼口中狂喷鲜血,之后就再次栽倒下去,再也爬不起来。

廖出尘举目环嗣,眼底充满冷酷杀机。

现场,陷入一片惊秫性质的死寂。

对与战器,这些人或许会见过,却从未见过火雷战器。

在先前,没有人能够看破,那柄锈迹斑斑的剑,居然是可以击发火雷的强大战器。

在廖出尘面前,这些人算是长了大见识。

一个积雷境的强大武者,居然被一个天雷境的小子斩落尘埃,这足以产生致命的震慑效果。

“那小子的剑居然是战器,而且还是可以击发火雷的战器,看来是要赚到了。”说出这句话的是李昭通。

只见,李昭通的眼神变得贪婪起来。

逆鳞剑,可以拍卖出百万两黄金。

“据我所知,催动火雷铭文非常耗费真气,凭这个小子的真气道水准,也无法连续击发火雷铭文,大家散开,一起出手,谁先抢到战器,那战器就归谁所有。”李昭通这样进行煽动。

“这个主意倒是不错,这战器我要定了。”赵学奕一发奸笑。

“那我可不答应。”吴景山也流露出贪婪本色。

“要想得到战器,就要冒点风险,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阴阳怪气之下,李昭通双脚一跺飞身而起,率先向廖出尘攻击而去,随即,赵学奕与吴景山也都飞身向廖出尘攻击而去。

三个老家伙,都想空手夺白刃。

纵然有火雷战器在手,面对群狼战术,廖出尘也完全陷入了被动。

三个对头,火雷战器只能抵挡一个,而且,对方三人的实力都远高于周贤礼,全部都是积雷境后期上墟位武者,具备抗衡火雷的本钱。

下一刻,一道黑的人影情同鬼魅一般出现在廖出尘眼前,令廖出尘有些猝不及防。

“小子不用怕,这几个为老不尊的家伙交给我好了。”

突如其来的黑色人影,口音沙哑,当跃上刑车木桩之后,身形微转,举手击出三掌,快掌之下,雷音滚滚,雷力波动席卷如潮,仿若一泻千里,就像引发了雷霆风暴一般。

嘭!嘭!嘭!

三道捕杀至廖出尘近前的人影,被三道雷力波动拍击出去,就像秋风扫落叶,反弹出数十米开外。

在连串的扑通声中,李昭通、赵学奕、吴景山,全部跌落尘埃中,当他们匍匐站起来的时候,各个眼神恐惧,口中都喷出鲜血。

三位长老,在一瞬间全部败落,都受到重创,这样的情景,就连廖出尘都大为惊骇。

待黑衣人立在桩头不动,才被人看清轮廓。

那是一个女人的曼妙影子,头上带着一个垂挂青纱的斗笠,让人看不清实际容貌,显得神秘而又冷酷。

石破天惊。

现场又是一片死寂,其余十几位长老全部呆若木鸡。

“你们三个老不死的家伙,无论是谁,胆敢逃跑,一律杀无赦。”黑衣人沙哑的嗓音显得很冰冷。

于是,李昭通、赵学奕、吴景山三人,即使眼神恐惧,即使想逃之夭夭,也没有一个人敢擅自行动。重伤之下,他们已经没有多少逃跑的力气了。

“阁下是后天界的强者,怎么与我们四圩堂为敌?”吴景山语音颤抖。

后天界强者,可怕的字眼。

很多年来,四圩家族只曾经出现过一位后天界强者,而眼前的神秘黑衣人就是一个后天界的强者,四圩堂长老没有一个胆敢轻举妄动。面对这样一个强者,被其诛杀就像踩死一只秋后蚂蚱那么简单,即使全部一拥而上,也会被歼灭于瞬间。

恐怖!

居然有后天界强者介入,这太恐怖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