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腿摸到里面亲吻视频

鬼三跟高升仔细地交代了一番,然后就跟阿巴泰说:“大人,我们出击吧。”

“好,好,夺取六郎庄渡口的总攻开始。”阿巴泰开始下命令了,他命令一个偏将带上两千人,向渡口发起攻击。并且把鬼三和高升带上,又如此这般的交代一番,偏将领命而去。

阿巴泰又命令一位参将率一千兵马从右路发起进攻,主要是分散义军的兵力,减轻正面的压力,但也瞅准机会,向渡口发起冲击,不得有误。参将领命而去。

阿巴泰再令一位参将率一千兵马从左路出其不意,发起进攻,尽量拖住义军的有生力量,掩护主力智取渡口,不得有误!这位参将领命而去。

兵贵神速,三位将军不敢怠慢,也就用半柱香的功夫,三路兵马已经完成集结,阿巴泰亲自点燃了炮火的信捻,“嗵嗵嗵“三声炮响,三路清军呐喊着冲向义军阵地。霎时间,战鼓齐鸣,震天动地。

义军方面当然也没有丝毫怠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已经做足了准备,不怕清军的攻击,义军也是胸有成竹。

岱山总兵,接到清军分三路向渡口发起进攻的消息,也连忙调兵遣将,分三路迎敌,结对厮杀,誓死保卫渡口。

岱山总兵,亲督中路阻击清军。他督促各位将军,务必将清军的反扑打退,只要将清军这次的冲锋打退了,渡口就万无一失了,因为,九山王派出的增援即可在此时间内打通增援之路,全歼清军在此一举。

清军和义军双方的战鼓齐鸣,双方的将士呐喊着冲杀在一起。这时,早有探马清军向渡口发起冲锋的消息报至九山王。九山王立即传令各部发动更猛烈的攻势,决不让清军的阴谋得逞。

恰在此时,斥候营的兵马在小齐的率领下,终于将清军防线撕开一条口子,斥候营乘势杀入清军阵地之内,清军大乱,蒙山总兵急忙命令部队加强进攻,加强穿插,小齐又派出一队骑兵,清军的背后发动进攻,接应蒙山总兵。

清军一见腹背守敌,先自乱了阵脚,蒙山总兵挥兵杀入清军阵内,此刻义军已经将清军一分为三,全歼清军,为时不远了。

再说渡口之战。

清军偏将按照阿巴泰的部署,挑选了十多名武功极好的将士,抱团杀进义军阵内。并嘱咐随行的将士,任何人不得擅自离开这个团队,并且不得恋战,直入纵深处,攻击义军总指挥。

偏将将鬼三藏于自己的马下,高升立于一位将军的背后,偏将命令随行将士,拼死保护这俩人的安全,只要接近义军总指挥处,就算完成任务了。

偏将就率领这十几个将士,冲着岱山总兵冲杀过去。

岱山总兵的护卫们也看出清军的企图,护卫队长急令:“保护总兵,”说罢几个护卫冲杀过来,几个护卫保护总兵后撤。

就在这关键时刻,高升站立起来踏着清军将士的肩头,窜了出去,只见他踏着清军将士的肩头,飞驰在空中,第二步竟然是踏在义军护卫的肩头上,第三步又是踏着义军的肩头,越过义军护卫的人墙,岱山总兵知其来者不善,连忙挥舞长柄大刀,从空中向高升砍杀过来。

岱山总兵冷笑道:“我看你在空中如何躲过我这一刀,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

是的,岱山总兵说的非常正确,纵然你的武功再高,只要你飞跃在空中,是没有躲闪能力的。

岱山总兵那把闪着白光的大刀,在一寸一寸地接近高升的身躯,就是一眨眼的功夫,高升就会被岱山总兵一刀两段,

岱山总兵看似聪明的一招,却把自己的下盘完全暴露出来。藏在偏将马肚下面的鬼三嗖得一声滑行过去,此时清军偏将的战马与岱山总兵的战马还不足二十步远,只需一两秒的时间,鬼三就可以赶到岱山总兵的马肚下面。

正在厮杀的义军护卫,也根本没有发现鬼三,因为鬼三走的是地面,完全避开了义军护卫的视线,轻而易举地接近岱山总兵,

就在岱山总兵的大刀即将砍到高升,也许就是几毫秒的时间,鬼三的的短剑已经抹到了岱山的脖子上,岱山总兵只觉得脖子一凉,手中的大刀就掉落在地上了,岱山总兵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头颅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肩头。

高升此刻已经落到岱山总兵的坐骑之上,伸手掀掉了岱山总兵的尸体。鬼三此刻已经坐到了高升的背后,高升双腿一夹马肚“驾”,高升抖着马缰绳,冲着义军的战鼓阵地,飞奔而去,

哪些正在擂战鼓的义军士兵,根本不知道他们的身后来了敌人,几秒钟的时间,十几个擂战鼓的士兵就一命呜呼了,瞬间,战鼓停了下来,

正在厮杀的义军士兵忽听己方的战鼓停了下来,这是怎么回事?那时候,双方作战,战鼓就是部队的灵魂,一旦灵魂没了,胆也就消失了,害怕就占据了上风,战场的形势瞬间改观,接着锣声又响了起来,义军开始撤退,清军立即追杀上来,进军好带,退军难领,一旦开始后撤,必败无疑,将官喊叫也无用。

这时候,清军偏将又命令清军士兵,大喊大叫:“义军主帅已死,义军主帅已死,”

这一喊,义军更乱了阿巴泰又传令加快战鼓节奏,催促清军快速前进。

可怜四千守卫渡口之义军士兵,基本上做了清军的刀下鬼。那真是血流成河,鸭河里的清水,瞬间变成了鲜红色。六郎庄渡口被清军拿下了。

阿巴泰不敢怠慢,连忙搜索船只,组织渡河。

就在阿巴泰坐上渡船之际,斥候营的兵马已经赶到旋即蒙山总兵的兵马也赶到了九山王亲率东路义军最终击败,歼灭东路负责掩护的清军,率领安山总兵和峰山总兵,赶到了渡口。

坐在渡船上的阿巴泰向九山王挥着手:“拜拜,九山王,我们下次再决高下,拜拜”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