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陌生人开我小嫩苞

王渣冷冷一笑道:“赵桓,说吧,把你老爹藏哪儿了?”

赵桓面色顿时难看至极,同时,脸上闪过了一丝愤怒。

这狗贼好大的胆子,以为朕不敢杀他不成,之前就扬言他的儿子要抢夺自己的皇位,如今,朕又是一国之君,他竟然对自己如此不敬,是可忍孰不可忍!

但是,王渣在朝廷大开杀戒的事情,他早就知道,甚至来说,他收买为心腹的那个太监和侍卫,最初因为畏惧王渣的威势,还差点拒绝了帮助他。

若不是凭借他的三寸不烂之舌,一定不会让王渣发现破绽,与承若登基之后给与丰厚的赏赐,让这两人心动,不然怕是他们都不会答应帮助他。

对于王渣,他心中是非常恐惧的,因此,虽然王渣口口声声说对皇帝的位置不感兴趣,但是赵桓却是不信。

因此他才狗急跳墙,铤而走险,先一步掌控大宋的政权。

正是由于恐惧,他只能服软,王渣对他不敬,他也视而不见。

他神色可怜兮兮的说道:“父皇突然病重了,太医说父皇患了恶疾,会让其他人也染上,父皇身边的太监因为感染,已经全部死去!”

王渣脸色没有丝毫变化,淡淡的问道:“这才多久,岳父就染上恶疾了?”

“朕也是在不久之前,才知道已经禅位于朕!不过朕是太子,他传位于朕也是人之常情!

只是苦了父皇,却依然在承受恶疾,朕恨不得代替父皇承受这样的苦楚!”

说着说着,他不禁颓然泪下,表示对他的父皇担心不已。

“呵呵呵呵,真是这样吗?”

王渣脸上的表情是云淡风轻,这也让赵桓完全捉摸不透。

赵桓心中愤怒,但是却依然陪着笑脸,然后说道:“这是父皇的圣旨,你看一看吧,驸马的本领是有目共睹的,你可一定要与朕一起将这治理好这个江山!”

“哦,你想如何管理这江山?”

听到王渣这么说,他还以为王渣已经心动了,于是说道:“朕就知道,驸马一定肯帮朕的!

驸马是天下最聪明的人,一定要教朕如何才能治理好国家,朕已经备了酒菜,今日一醉方休,谈一谈这天下该如何。”

这个时候,皇帝对他身边的小太监使了一个眼色,小太监会意,立马出去,赵桓随后才带着王渣出去。

王渣看着那离去的太监,嘴角不易察觉的闪过一丝冷笑。

“这顿酒,吃了怕是要命啊!”王渣这般说道。

赵桓顿时变了脸色,王渣这句话的意思岂不是说,他在酒里面下毒了?

但是,事实上确实如此,他早就吩咐好了身边的小太监做好准备,他假装不在意的说道:“驸马这是什么话,你是朕的妹夫,是这个天下的顶梁柱,朕怎么敢害你。”

然而却是小心翼翼的偷偷瞥了一眼王渣,然而王渣依然是云淡风轻的神情,完全无法揣摩他这句话的用意。

他恨这个表情!

“我们也不用拐弯抹角了,说吧,我老丈人在哪里?”

王渣不想和他多说了,多说无益,早就知道实情的他,自然也不用给赵桓留什么脸面。

“驸马这是什么意思,朕不是说得很清楚吗?”

赵桓脸色已经变了,他不确定,王渣是不是真的知道了他的事情。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王渣冷冷一笑。

“放肆!你竟敢对朕如此不敬,朕乃一国之君……”

然而,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王渣拽着后退。

这时候,赵桓手中捏着的一个碗,掉入地上,顿时,宫外的侍卫蜂拥而入,见到皇帝竟然被王渣就这样拖着,他们吞了吞口水,已经准备好的台词瞬间忘掉了。

那侍卫首领,就是被赵桓收买的那位,以前在老皇帝身边是普通侍卫,但是现在已经是侍卫统领了。

他之前早就见识过王渣的勇猛,因此,进来看到这一幕,他佩服王渣胆大包天的同时,竟然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眼睁睁的看着王渣将赵桓拖了出去。

王渣见到那侍卫首领,微微皱眉,因为他在老皇帝身边见到过这个侍卫。

而且他得到的消息,正是一个侍卫和一个太监引狼入室,掩人耳目,才让赵桓顺利的篡位。

于是骤然暴起,跃到了那侍卫身旁,一脚踢在了他的蛋蛋之上,大家仿佛都听到了蛋碎的声音。

而且一脚之威,非常恐怖,将那侍卫统领踢飞很远很远。

众侍卫看到很远的地方,那头目挣扎了一番,便不再动弹,他们顿时夹紧双腿,畏惧的缩了缩脖子。

“救朕,救驾啊!”

赵桓见到侍卫进殿,顿时惊喜的大叫。

然而,所有的侍卫竟然整齐一致的把头别开。

这一幕让赵桓绝望了,这些废物,为什么会这样?

“废物,一群废物,救我啊!”

“聒噪!给我闭嘴吧你!”

王渣反手就给了他两巴掌,让赵桓的脸瞬间就肿了起来。

然后,他顺手抓了一个侍卫过来,恶狠狠的问道:“说,我岳父大人被关在了哪里?”

“不……不知道……”

那侍卫顿时浑身打颤,说话牙齿都在抖。

“不知道?那你去死吧!”

王渣拉住他一拽,将他丢了出去,顿时步入了那首领的后尘。

几个侍卫见到这一幕,惊恐欲逃。

“站住!”

王渣暴喝一声,所有人都纷纷站住,不敢再逃。

“说!饶你们不死!”

顿时,所有的侍卫齐齐跪地,哭天呛地的道:“驸马,我们是真的不知道啊,饶命啊。”

王渣皱了皱眉,看了一眼正恶毒的看着他的赵桓,心道,看来只有这家伙知道了。

“说吧,你把他藏在哪儿了?”

然而赵桓却是咬紧牙关,不言不语。

“需要我给你加点特效才说吗?”

赵桓将头别开,逐渐将眼神中的恶毒隐藏。

啪啪啪!

王渣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左手,慢动作重播!

赵桓顿时被加了一个眩晕特效,脑袋晕乎乎的,嗡嗡作响。

“陛下,你的晚宴已经准备……”

那个去准备晚宴的小太监见皇帝久久未来,于是准备回来通知一下,哪知道,回来就看到这样一幕。

王渣看到这个太监,对这他咧嘴一笑。

那太监顿时大惊失色,直接就吓尿了,一股尿骚味传了开去,都上顿时多了一滩液体……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