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死你个荡货h

康亲王府最近半个月多了许多兵卒,把王府里外防守得严严实实,在京城稍微消息灵活一点的人都知道,之所以会这样,全是因为鳌拜被关在康亲王府的监牢中。

天色还未黑,申牌时分,宋杰带着绿秀来到康亲王府对面的一座高楼上,刘芸儿要负责汇总神龙教的情报,却是没有跟过来。

“公子,最近鳌拜被关在康亲王府里,小皇帝特意派了一队军马来看守,芸儿姐姐收到消息,王府里还有一些大内高手。”绿秀站在宋杰身后,汇报着康亲王府目前的情况。

“竟然能派出大内高手来看守鳌拜,不愧是康熙,恐怕他早就开始收拢自己的势力了。”宋杰微微赞叹一句,康熙这半个月的表现的确值得让人赞叹,擒拿鳌拜之后的不良影响,还没有形成,就被他压制了下去,最关键的是,竟然没有死多少人,要知道鳌拜党羽可是号称遍布朝野的。

将不因怒而战,政客自然也不能因为个人的喜好,便随心所欲,即便是皇帝也是一样,因为皇帝就是封建社会中最大的政客。康熙年纪虽但很明显他明白这个道理,所以鳌拜虽然党羽众多,受到牵连的却没有几个。

“不过是招揽了几个没用的废物,就算在大内高手里也是排在最后的,也就一个阎中天武功还不错。”绿秀不觉得康熙有什么厉害的地方,见宋杰称赞他,有些不屑的道。

宋杰摇摇头:“一个小孩子能做到这种地步,已经十分不易了,手段虽显稚嫩,但魄力却远胜常人,当年崇祯帝若是有这份魄力和决断,未尝不能延续大明的国运。”

“公子,康亲王府有官兵重重把手,咱们想进去,恐怕不容易吧。”绿秀没有和宋杰争辩,而是看着对面防守严密的王府,不由有些担忧。

“恩,鳌拜在朝中经营多年,本身又是满洲第一勇士,手下江湖高手也有不少,小皇帝为了防止有人来救鳌拜,派来的兵马实在太多了一些。”宋杰点点头道。

康熙不过刚刚亲政,之前几年正是鳌拜这种权臣发展的时候,清朝收拢的高手,投在鳌拜门下的为数不少,这些人在鳌拜得势的时候,为所欲为,充当鳌拜鹰犬,大肆捕杀汉人,满清内部也多有仇家。以鳌拜在军中的威望,只要鳌拜活着,他们甚至都能够起兵造反,所以他们一定会尽力救出鳌拜。

事实上,从鳌拜被关进康亲王府之后,他手下高手对他的救援,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康亲王府每天都在死人,每天也都有人试图闯进去。康熙迫不及待的想要杀了鳌拜,也是担心鳌拜被救出后起兵造反。

“只是康熙还是太小瞧江湖上的人了。康亲王府只有这么大的地方,能派来的兵马天然受到限制,防范鳌拜余党劫狱可能绰绰有余,若是再来一批人可就不行了。”康熙亲政不久,手下信得过的高手,几乎一个都没有,只能用军队来防范江湖高手,只是军队不到达一定数量,又怎么可能真的完全防住高手的窥探。

“公子,鳌拜此人仇人遍地,除了他的余党之外,其余人都很不得他早死,就算满清内部也不会有人来救他的,怎么可能会有第二股势力。”绿秀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有谁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救鳌拜这种人。

“呵呵,这你可就说错了,咱们现在想要进康亲王府,不就是第二股势力吗?除了咱们之外,你还忘了天地会的青木堂。”宋杰轻笑道。

“青木堂?不可能吧!”绿秀吃惊道:“青木堂的香主就死在鳌拜手上,他们怎么可能会来救鳌拜。”

“谁说他们是来救鳌拜的?他们是来杀鳌拜的才对。”宋杰看了两眼康亲王府外面的几个鬼祟身影,这些人早就被他发现了,不出意外就是鳌拜余党和青木堂的人。

“无论是来杀鳌拜还是救鳌拜,只要有一群人吸引了守兵的注意,另一群人就很有可能成功,若是青木堂走在了鳌拜余党前面,鳌拜被救出来的机会有八成。”宋杰说是有八成机会,其实基本上就可以肯定能够成功了。

“鳌拜被救出来很有可能会直接造反,公子,咱们若是让鳌拜活下来,满清的江山可就乱了。”暗自分析了一番,绿秀忽然惊喜的叫道。

“现在满清江山大乱,和咱们能有什么关系?”宋杰看着绿秀兴奋的样子,却给她泼了一盆冷水:“现在满清的江山还不能乱,等再过几年,吴三桂起兵造反的时候,才是咱们的好机会。”

“公子,我倒觉得吴三桂不会轻易造反。他要是反清,那时候又何必放清军入关?”绿秀对吴三桂这个人从心底感到不屑。在这个时代,厌恶吴三桂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吴三桂就算不想造反,到时候也由不得他的,从目前的情报上看,他现在就已经开始为造反做准备了。云南军中如今是只知平西王,不知有皇上。况且,以康熙的性格,再过几年完全掌控朝政,又怎么可能会允许像三番这般裂土封王的人存在?”

宋杰是知道今后的发展轨迹的,纵然这个世界已经有了他的乱入,但吴三桂造反这件事被改变的可能性太小了,通过逆推,也能分析出不少事情说给绿秀听。

绿秀点点头道:“若是这样说,吴三桂造反的可能还真不不过也是三四年之后的事情了。”

“不错,三番纵使想反,也要三四年后,他们现在的积累还不足以和清廷对抗,还要再吸几年清廷的血。正好这几年也能留给我们发展之用。”宋杰赞同道。

“公子真聪明!天下第一聪明人。”绿秀促狭一笑,掩着小嘴笑道。

宋杰抬手敲了一下她的脑袋,笑骂道:“你个小丫头,还敢调笑公子了,什么天下第一聪明人,我又不是小鱼儿。”

“哎呦,公子你又打人家的头,会变笨的。”绿秀嘟嘟囔囔道:“公子又乱说,天下第一聪明人和鱼儿有什么关系。”

宋杰看着她笑了笑,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正在这时,康亲王府门口,一阵嘈杂的声音传了过来。

“咦……”绿秀被声音吸引过去,看清之后,惊奇的叫了一声:“公子,你看那个小太监是不是韦小宝?”

“不用看了,那就是韦小宝。走吧,咱们进去的机会来了。”宋杰自然知道这个时候能到康亲王府来的太监只能是韦小宝,不过他也没去关注韦小宝,而是趁着官兵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赶紧招呼绿秀,两人施展神行百变,悄悄潜进王府。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