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课后的秘密画室

【番外一·白妩烟vs时飞扬】

这是神魔大战后的第一百三十六个年头。

白妩烟照常在真华界的浣花门闲逛,作为浣花门的四堂主之一,她真的好无聊。

刘九真和商冰成亲都百多年了,还整天腻腻歪歪,她好心塞。

薛丽自从飞升上来,就迷恋上了炼丹,根本不爱跟她说话,整日闭门不出,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浣花门的药田。

太乙兽和玲珑狮两口子就更不用说了,明明是门派里的神兽,偏要揣着一副堂主的模样,整天指导弟子的运功、招式,她才不屑和宠物交谈。

甩手掌门绮璇玑,她说起来就来气,整天偌大的门派不管事,就追着渡远满世界乱跑。只要一听哪个修士说“今天我看见一个和尚被一个女修追着亲”“和尚被女修拖进门强行双修”“有个和尚被骗去跟女修成亲”之类的八卦绝壁是绮璇玑,想起这个她就觉得丢脸。

还有苍羽剑宗的应诗酒更烦,隔三差五来浣花门,就挑着跟漂亮女弟子聊天,前不久已经挖走了好几个貌美女弟子,弄去苍羽剑宗给他家弟子配对,这种拉皮条的作风她非常唾弃。

唯一看得过眼的就是上官别云,可这家伙一直抱着柳酒臻的镜子不松手,前几年得到秘法,可以帮助柳酒臻的残魂重新凝实肉身,丫的高兴的这段时间都见不到人影。

哎……

思及此,白妩烟叹了口气。

连柳酒臻这老残魂都要凝肉身了,她的故人,现在哪里。

正发着呆,不知怎么就来到了浣花门的药田,而且还一不小心踩坏了一株仙草。

“你这道友怎么回事?走路不长眼睛吗?”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数落,音色却是陌生又熟悉。

白妩烟一怔,不敢回头,似乎不可置信。可那人已经转到了她面前,露出一张俊俏却不羁的脸。

嗯,和记忆中的人,有八分相似。

眼睛比多年前还要大,还要明亮。

那人也没想到对方是这样漂亮的一位女道友,说话语气也软了一些,可还是颇为埋怨:“这可是薛堂主最爱的天珠草,她下个月炼丹要用的,你踩死了,我……哎,算了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你不说清楚,我怎么懂?”白妩烟反而和他杠上了,她嘴角却是带着笑。

“你这人……”

“怎么?”

“懒得说你!”那人翻了个白眼,正要转身离开,不远处的药田管事就匆匆忙忙的赶来了,看见白妩烟,立刻恭敬的拱手:“参见白堂主,我这劣徒可是冲撞您了?他是新来的,不懂事,白长老莫要见怪!”说罢,立刻朝对方使眼色,“飞扬,还不给白堂主道歉!”

时飞扬一愣,没想到传说中的四堂主之一竟然是名如此妖媚漂亮的女修。

“白、白堂主,刚才时飞扬无意冒犯你,请你恕罪。”

白妩烟觉得他这副恭恭敬敬的样子挺有趣的,“是吗?要我不生气,可以,你从今天起来做我的徒弟。”

“什么?”

药田管事大喜道,“好好,这小子当然愿意!飞扬,快跟白堂主去吧!”

时飞扬无可奈何的看了眼自家师傅,这么容易就把他卖了,他真的好没面子的。虽然……虽然这个白堂主越看越面善,而且,莫名其妙的,他总觉得似曾相识,甚至心底,也迫不及待的愿意当她的徒弟……

白妩烟朝他微微一笑:“跟我走吧。”

时飞扬“哎”了一声,看了看自己原来的师傅,又看了眼白妩烟,终是没有忍住,低头跟了过去。

听见背后熟悉的脚步声,白妩烟勾了勾唇角,眼里满是笑意。

——————————————————————————————————————————

【番外二·上官别云vs柳酒臻】

真华界最高的山巅上。

一名俊朗的白衣剑修,抱着一面古朴的铜镜,露出痴痴的笑。

“柳师妹,你最近感觉怎么样?”

铜镜中渐渐显现出一张倾国倾城的绝色容颜,她低头一笑,柔声道:“按照那功法修魂,魂魄已经有了起色,感觉都有许多力量了。”

上官别云点点头:“那说明商冰给的功法有效,你千万不要懈怠,再过段时间,等我找到合适凝造肉身的昆仑玉,你就可以离开这面镜子了。”

说到此处,上官别云难免有些兴奋开心。

这么多年,柳酒臻很难看到他这样的喜悦,上一次他这般高兴,还是商冰给他功法的时候。

柳酒臻颦眉道:“师兄,我不希望你再为我犯险。这么多年,你带着我,已经很不容易了,多少次死里逃生,都是为了续我这段早就不该存活于世的残魂,我……”

“柳师妹!”上官别云出口打断她,“这些都是我愿意为你做的,你不用自责!”

“我知道。”柳酒臻叹气。

她如何不知道呢。

经历过洛少恒颜娥眉,她早就不相信情爱,可这么多年的奔波,上官别云对她的感情,岂是一言道之。她是愧疚,她是自责,更多的是……自己那本坚硬的心,已经被面前的人折磨的如此柔软。

商冰给的功法是那么的艰难,每次修炼都难受极了,可正是不想看到上官别云眼中的失落,柳酒臻才会一次又一次的突破,努力,只是能希望他开心。

正如他希望她开心一样。

上官别云这样努力的让她活,她又有什么理由自暴自弃。

看着铜镜中的容颜,上官别云不由开口:“柳师妹,待你重新拥有了肉身,你准备……你准备去哪儿?”

这是他心头一直萦绕的问题。

柳酒臻低下头,声音细细的,她说:“……你不要叫我柳师妹了。”

上官别云心下一沉,但很快,柳酒臻又说,“别云,你、你以后叫我小酒吧,就像我第一次入师门,你就是那样叫我的。”

“你还记得我叫你小酒?”上官别云险些高兴的蹦起来,但他多年修炼,始终克制住了自己。

柳酒臻点头,随即柔声道:“你说过的话,我其实都记得。”

上官别云本就不善言辞,这下更加只会看着镜子傻笑。

柳酒臻被他的样子逗乐了,掩嘴一笑:“还有,待我恢复了肉身,你去哪儿,我……我便也去哪儿。”说完这句,她便飞快从镜子中消失,任是上官别云怎么喊,怎么唤,也不出来露面。

上官别云到底是没有忍住,举起镜子,双唇贴在镜面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他想,她能感觉到。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