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几个朋友一起上我

燕追云赶紧答应一声,抚了抚竹影的小脑袋,又点了点他的小鼻子,道:“回去后早些睡觉,可不能再哭闹!”

竹影嗯嗯了两声,拉着墨璃尘的手蹦蹦跳跳得消失在了他们面前。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燕追云还浑然不知,有一批潜伏的杀手早已对他们虎视眈眈。

一路上,燕追云和呼延泰宁并行,两人有一句没一句便聊了起来。

呼延泰宁的眼睛极其狭长,皮肤又极苍白,他曾和夜明澜打过照面,所以对东衡国的口音比较熟悉,在和燕追云的对话中,他已确定他是东衡国的人,便直接问:“你是东衡国的人?”

燕追云瞥了他一眼,笑着回道:“是啊!圣上认识东衡国的人?”

呼延泰宁笑道:“哈哈,是啊,东衡国美人辈出,朕有几个爱妃就是东衡国的人,对了,你的妻子看着应该也是东衡国人吧,因为其他三国的水土是养不出如此娇嫩皮肤的女子的。”

燕追云听闻此言,立刻心里不爽快,这色鬼是对她心图不轨了?正当他想给这色鬼一点教训的时候,自天空绽放出一朵如莲花般形状的烟火,炫然夺目。

呼延泰宁看着这绚烂的烟花,极薄的唇勾起一抹弧度。

那一厢,竹影奶声奶气得问墨璃尘道:“娘亲,为什么爹爹不和我们一起走?”

墨璃尘回道:“你爹爹要送客人回去。”

“刚才那个叔叔是谁啊?

“我也不知道啊……”

“他为什么长得好奇怪啊?”

“哪里奇怪了?”

“他的脸像涂了□□面。”

“……”

“竹影!不能这么说人家啊!”

“可素……可素他刚刚瞪了一眼爹爹!”

一路上,竹影唾沫星子乱飞,他如今已有两岁,说话也顺溜了很多,是不是崩出一些稀奇古怪的词。

墨璃尘被他说得头有些晕乎乎的,刚想抬头望天,突然见到几个黑影沿着墙沿一闪而过。墨璃尘皱眉,一手紧握竹影的手,另一只手则紧握贴身飞刀,只等那几抹黑影朝她飞来。

可,她等了良久依旧不见人影,眼看着快要到她的院子,她突然听到几声惨烈的叫声,心一惊,立马转头,却见十几个护卫跪倒在她的面前道:“令小姐和少城主受惊,属下该死!”

她定睛一瞧,妈呀!原来她身后已躺着十几具尸体,立刻紧紧搂住竹影,“他们……他们是谁派来的?”

带头侍卫回禀道:“回小姐,他们是谁的人,属下现在还不知,属下的任务就是保护您和少主!现在属下要去将此事回禀城主,请小姐和少城主进屋。”

索鸿安端坐于紫檀木椅上,眸光冰冷,对着眼前的萧仁问道:“可查出谁是内鬼了吗?”

萧仁抱拳,沉默了一会儿才回道:“那些刺客……那些刺客并非是我们的人所杀,而是全部中毒而忘。”

“什么?中毒而亡?难道他们不是死于我们侍卫的剑下吗?”索鸿安坐直了身子,手掌紧握扶柄。

萧仁拱手道:“是,属下一开始也以为他们死于我们的剑下,但当属下去看那些尸体的时候,才发现那些尸体早已高度,看出一点破绽,更看不出是谁哪国的人。这些尸体腐烂很有可能生前就已中了某种剧毒!”

“这些刺客是谁杀的?”索鸿安神色一滞,随即露出恍然之色,道:“哼,一定是他杀的!他一定是猜到我有准备,阻止那内鬼的行动!”

萧仁急忙问道:“那城主是否已猜出那内鬼是谁?”

“你先下去,让我再好好想想。”索鸿安挥挥手,有些疲惫得靠回了椅背。

就算三国联手!想要赢过他也并非易事!更何况,这三国中已有一国投靠了他!

墨璃尘刚哄睡好竹影,正准备吹灭桌上的蜡烛,就听到门被敲响,开门一瞧原来是燕追云。

扑面迎来的是浓重的酒味,他的脸有些微红,显然是饮了很多酒。

墨璃尘没有让他进屋,只是淡淡问道:“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去睡啊?”

燕追云默语,用力推开了门,走到她面前,接着又随手将门合上,略带沙哑,却无比清晰得问道:“你要将我推开到什么时候?”

墨璃尘的脚步不自觉得往后退,皱眉道:“你不是说等我恢复记忆吗?”

“我从未这么说过!失忆便是失忆了!哪里还有重新记起的可能性!”燕追云一挥袖子,看来他的忍耐是到了极限。

墨璃尘见他那么凶悍,也没有生气,他的确为了付出了很多!她也尝试着去接受他,可她无论怎么努力还是做不到,沉默了一会儿,她喃喃道:“燕追云,对不起,我做不到……”

可令她想不到的事,燕追云竟在下一刻封住了她的朱唇,她浑身猛地一怔,随即用力将他推开。

可她的力气哪里敌得过燕追云,带着浓烈酒气的舌在她口中追逐,辗转纠缠,侵略,让她在他强势的气息中无法呼吸,背脊立刻窜起一股骇然的冷意。

两人力气悬殊太大,任由墨璃尘如何挣扎,都无法将他推开,正当她想用力咬住他舌头的时候,燕追云突然放开了她的唇,低声哀求道:“求你,不要再拒绝我,我一定会对竹影好,永远是你们母子的避风港。”

墨璃尘看着他祈求的眼神,在这一瞬间竟然心软了,他是个好父亲,好丈夫!他为了竹影连命都能不要!她对他终究是太无情了!更何况,她本就是他的妻子。

终于,在燕追云再次封住她的朱唇时候,她还是顺从了,随着燕追云越来越凌乱的呼吸,他准备去她的衣衫。可,正在此时,竹影突然醒了,砸吧下小嘴,眼睛眨了眨眼,奶声奶气得问道:“爹爹,你为素么要咬娘亲?”

燕追云一愣,随即笑着道:“哈哈,我在给你娘亲换衣服,爹爹给她买了漂亮的衣服!”

“漂亮的衣服?”竹影眨了眨眼,嗖得坐了起来,拍着小手兴奋道:“竹影也要新衣服!!”

墨璃尘羞红着脸,早已拉上了衣领,接着就和燕追云一起坐到竹影身边,连骗带哄得又将他哄睡。

等再次听到他小小的呼声时,燕追云早已没了酒意,他望着那双略带疲惫的眼睛,道:“明日起,我就要去练兵场练兵,准备和东衡国开战,一年内都不会回来了!”

墨璃尘随即问道:“这事我听爹说起过,咱东衡国圣上是个暴君,爹想联合三国的力量逼他退位,可为何还要开打呢?”

“他绝对不会同意退位,最后的结果只有开打!虽然我们有多方势力,但也不能小瞧他,他的手段比我们想象的都可怕。”燕追云起身,舒了舒手臂,笑道:“不提他了!你早先休息吧!明日一早可以送我!”

当燕追云准备出门时,墨璃尘突然唤住了他的脚步,道:“我等你回来!”

翌日清晨,燕追云一手牵着黑色骏马,一手执剑,他背脊挺直,眉目间竟是英雄之色,狂风吹动他的散发,在晨曦的照耀中,竟耀眼令人睁不开眼。

索鸿安为将一枚通体晶莹的兵符递给他道:“我将兵符给了你,就代表你是我索鸿安最信任的人!”

其他三国君王也准备启程回国,临行前也和这位索城主的乘龙快婿道别。

三国君王和中渠城城主同送一人出城,恐怕这苍澜大陆几千年来都没有过的场景。

燕追云单膝跪地接过兵符,恭敬道,“索城主,燕追云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一定将您的八万大军练得个个如神兵降世!同三国圣上的兵马共同击退东衡暴君!还苍澜大陆一个永远安和!”

“还唤我城主?你早就应该改口了!”索鸿安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又道:“若你不是我的女婿,我也不会将兵符交给你!”

“是,岳父大人!”燕追云这般唤着,又将目光移向一旁的墨璃尘,晨光照耀在她的身上,将她项间的那块琉璃照得越发的通透。

“凌兰?你?”燕追云大喜,无视周围人的目光,竟快步走到她面前,紧紧将她拥进怀里,在她耳边轻声道:“等我回来!我一定会替你父亲打赢胜仗!”

墨璃尘没有回应他的拥抱,只是点了点头,倒是竹影挣开着小手要他抱,燕追云用带着细细胡渣渣的下巴刺了刺他的脸颊,笑着道:“要听娘亲和外祖父的话,不可调皮!”

竹影狠很得点着头,接着竟说出一句令燕追云都想不到的话:“等爹爹回来,要教竹影骑马!!等竹影长大后就可以陪爹爹一起打仗!”

燕追云心下感动不已,他对这孩子的感情并不是完全依附着墨璃尘,而是发自内心的爱,将他当成了他的儿子,他亲了竹影的额头,笑道:“等爹爹打完这仗,就世界就再无战争了!”

迎着升起的朝阳,燕追云策马扬鞭,飞奔而去,马蹄阵阵激起尘土飞扬,明年此时,他一定要一洗两年前的耻辱!他要向慕容睿临证明!当日他是因为墨璃尘而败给了他!他才是天命所归的王者!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