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主超污巨细小说

她没想到,可龙璟想到了,所以龙璟才问了这么一句。

沈月萝摸摸肚子,一脸委屈的诉苦,“人家最近都没啥胃口,早上中午都吃的很少,要不晚上让他们给我做一个尖椒牛柳?”

火锅不吃也就罢了,但是尖椒牛柳是一定要有的。

一想到嫩滑的牛肉,爽口的尖椒,有此佳肴,人生何求啊?

龙璟皱眉想了下,“这个……还可以,但是不能多吃。”

“真的吗?太好了,相公,我爱死你了!”沈月萝热情的扑上去,一把抱住他的脖子。

就在他俩浓情蜜意的身后,有人在尖叫,有人在哭喊,还有人的呕吐声,以及一声一声的怒吼。

章桓之正为家里遭贼抢的事烦心呢,忽然听见下人慌慌张张的跑过来。

“老爷不好了,老爷不好了!”管家跑到门口,因为太过慌张,脚被门槛绊了下,一头栽进书房里头。

章桓之气不打一处来,“慌什么!”

管家抖着身子爬起来,声音带着哭意的回道:“老爷……大小姐出事了,您快去看看吧!”

“雪桐又怎么了?她能出什么事,”章桓之揉着隐隐作痛的脑袋,烦不胜烦。

“大小姐杀人了,她杀了人,”管家也不想相信自己看到的,可事实就摆在那,大小姐捅了一个女人,还将人家分尸了。

这是何等恶劣残忍的行为,不只是他,还有其他看见这一幕的人,全都是吐了。

章桓之第一个反应是不相信,“你胡说八道,她怎么能杀人,她根本不会武功,一定是你们看错了,休要胡说,否则家法伺候!”

管家抹着脸,也不知脸上是汗还是泪,“老奴没有胡说八道,尸体还在那躺着呢,老爷,您快去看看吧,大小姐好像疯了,老奴让人把她绑上了。”

“什么?你们怎敢绑小姐,胡闹,”章桓之是选择性的相信。

杀人这种事,比天下红雨还要不可相信。

管家见他还是不信,也是没办法了,只好拖着老爷往外面走,“您去看看就知道了,老奴怎么敢说谎话,大小姐已经疯了。”

章桓之终于察觉到管家神情不对,也终于意识到什么。

他没吱声,任由老管家拉着他往章雪桐的院落走去。

还没靠近,就听见从章雪桐房里传出一声接一声的惨叫。

章桓之扶着门框的手一抖,有些不敢迈出步子去。

“老爷,奴才已经让人守着院子,只是这尸体,有人认出来,好像是先前公主身边的嬷嬷,所以小的们才犹豫这事要不要告诉公主一声,或者要不要通知成王殿下,可事情到了这一步,咱们瞒是瞒不住了。”

章桓之没将管家的话听进多少,因为他看见了章雪桐属屋里血腥的一幕,说是人间地狱也不为过。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章桓之一遍一遍的问着自己。

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为什么女儿会成杀人凶手,还用了这么残忍的手法。

章雪桐就被绑在床角边,整个人坐在那,拼命的甩着头,蹬着双脚。

眼睛已成了红色,嘴巴大张着,泛着黑色的青气。

看见章桓之进来,她根本没认出谁是谁,只一个劲的冲着他尖叫大笑。

章桓之想靠近她,“雪桐,你这是怎么了?啊!”

管家将他拦下,怕章雪桐伤了他。

转身之时,章桓之看见了罂粟果,顿时明白了一切。

他明白,管家不明白,他问道:“老爷,要不要去请大夫,给小姐瞧瞧,兴许是中了毒,或者中邪?”

“别去叫大夫,”章桓之拦下他,“你去的院门关上,所有进来过的人,都把他们叫进来,另外,去叫巴毒进来。”

管家脸色变了变,心中有疑惑,“是,老奴这就去。”

巴毒是章桓之养的人,此人跟他的名字一样,以制毒为生,为人阴险毒辣。

也是章桓之最信任的人之一,比管家还要信任。

巴毒很快就来了,是个身形高大的男人,但长相很丑。

属于五官不好看,组合在一起更不好看。

但身材很好,膀大腰圆,却不显得蠢笨,很有阳刚味,是个十足的汉子。

巴毒一进来,看见地上的尸体,脸色没什么变化,他见过比这个恐怖进十倍的场面。

但是当他的视线,落在章雪桐身上时,有多种情绪同时从他的眼睛里飘过。

有心疼,有质疑,有担心,也有愤怒。

如果不是章桓之的不知满足,如果不是雪桐的贪慕虚荣,又怎会让太守府以及她自己,落到这个地步呢!

章桓之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岁,脊背都弯了,他转过身,看着巴毒怨恨的眼神,重重叹了口气,“你是不是怪我,怪雪桐当初没有选择你?呵,巴毒啊,雪桐是个什么性情你是知道的,不让她走这一遭,她不会甘心,你快去看看,她还有没有救,如果有的话,把她救活,你带着她离开吧,宁城不保,我也不保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太子不会放过他。

虽然他是太子的羽翼,但有些事,已无法再改变。

比如他跟成王的接触,跟龙璟的对峙。

一切的一切,早在不知不觉中,把自己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巴毒的脸色终于有了转变,“你真的甘心放弃这一切?还是说,雪桐已经没用了,对你没用,所以便要做弃子?”

他虽忠于章桓之,但仅限于忠心而已。

他不会背叛章桓之,并不代表他同意章桓之所做的一切。

章桓之脊背弯的更狠了,“你要怎么想我不管,如果你不想带她走,就让去死吧,这样活着也是受罪,她吸了罂粟汁,生不如死!”

巴毒当然注意到了,“你真是个少有的父亲,行,如你所愿,人我可以带走,从今以后,你再不能看见她,就当没她这个女人!”

巴毒走过去蹲在章雪桐面前,伸手轻轻划过她狰狞的脸,一向阴冷的脸上有着少有的怜惜,“何苦呢,有些东西你是争不到的,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终于可以消停了。”

他从怀中掏出一根黑色的毒药,毫不犹豫的灌进章雪桐的嘴里。

章桓之看见那个黑色的瓶子,眼神闪烁了下,“你……你给她喝了什么?”

“当然是毒药,难不成你以为我给她解药?罂粟果没有解药,这一点我早跟你说过,再说了,你不是让她死吗?我这是成全你,你该感谢我,”巴毒冷笑着解开章雪桐身上绳子。

低下身将她抱起,从地上的碎尸上踩了过去。

章桓之身形晃了晃,似乎快要站不住,“你怎么能这样,让你带她走,就是想你救她一命,毕竟……毕竟她是我的女儿。”

骨肉亲情还是有的,毕竟是他的骨肉,在一起生活了十几年。

巴毒回头讥讽的看了他一眼,“我只会用毒,这一点你应该清楚,至于能不能活下来,就得看她的造化,否则神仙也帮不了她。”

罂粟果的毒已侵入骨髓,无药可解。

不如让她真的死去,死里逃生,也就是重生。

能不能挺过去,全看天意。

可即便她能挺过去,也只能做一世的傻子,再不能像正常人。

章桓之盯着空空如也的门口,感觉四周的温度瞬间降了好多。

他一转头,正对上杜嬷嬷死不瞑目的眼睛。

这双眼睛空洞,却又好似盯着他,向他讨要什么。

章桓之身子剧烈的颤抖,要不是扶着墙,只怕早就软了下去。

好不容易从那个屋子走出来,院子里已躺了一地的尸体。

巴毒办事他放心,这些人,这些看到不该看东西的人,全都要死。

走出章雪桐所住的院落,章桓之亲自去抱了干草,从厨房拎了一桶菜油,这是仅剩的油了。

一把火,烧了半个太守府。

准确的说,是烧了章桓之半个身家。

而他所剩的半个身家,也即将不保。

就在龙璟等人离开的次日,章府被人灭了口,连只鸟都没能飞出来。

不管事情如何的玄幻,如何的不可思议,让人们津津乐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都将过去。

宁城会迎来新的太守,至于这个人是谁的心腹,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南楚已在不知不觉中开始了换血。

跟龙璟一起到凉城的,不只是凤奕等人,还有一同赶来的其他番王,其中也有萧寒跟苏兰。

再见苏兰,沈月萝也很激动,如果不是龙璟再三提醒,她俩非得抱在一起转上几圈不可。

苏兰很不爽的放开她,正要损龙璟几句,一低头,看见沈月萝的肚子,她激动坏了。

“喔喔,几个月不见,你这肚子长的跟皮球一样了,哎,是男是女,有没有调皮啊,啥时候能出来,我要准备礼物不?”

苏兰啰啰嗦嗦的讲了一堆,听的龙璟跟萧寒嘴角直抽抽。

沈月萝好笑的拍了下她的头,“生下来才知道是男是女呢,礼物当然要准备,不过最好是房子地契,一般的东西,我也看不上哦!”

苏兰嘿嘿的笑,“那我是穷光蛋,没银子给你,真的!”

好像怕沈月萝不相信似的,她掏了掏口袋,以证明自己真的没钱。

“滚一边去,萧公子是一般人吗?”

沈月萝一边跟她调侃,一边同她进了凉城最大的酒楼。

龙璟跟萧寒都已到了,秦玉风慢了一步。

秦家在这里有十几家店铺,他来之前已经通知了下面的人,开了个小会,所以才来迟了一步。

至于凤灵羽跟凤奕,他们刚一进城,便立刻进宫去了。

想必南皇情况很不好,这两人各怀心思,也各有各的算盘。

龙璟仔细点了菜,并让人现炖了一锅鸡汤。

最近他家娘子又爱上吃鸡丝面,非一年生的母鸡汤不喝,非手工现做的面条不吃,小火得炖上两个时辰,否则不喝。

真是的,肚子越大,越是能折腾人。

龙璟心里这么想,嘴上也这么说,当然是在沈月萝不在的时候,他才敢说。

秦玉风笑道:“有本事你等会当着她的面说。”

萧寒毫不留情的揭穿,“他哪有那个胆子,如今的龙璟,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他如今跟太宫里的太监有的一拼,把沈月萝伺候的,那叫一个妥帖!”

龙璟眼神一寒,“难道你不是吗?之前是谁见了苏兰恨不得躲到八百里之外的,又是谁信誓旦旦的说,今生绝不娶苏兰,打死都不要的,我看你现在也很没有底线。”

这个萧寒,怎么好意思说别人的。

还没成亲,就真的把人家姑娘办了。

其实这个事,萧寒只占了一半的责任,剩下的一半全在苏兰身上。

谁让她天天恨不得扑上去,将萧寒吃干抹净呢!

所以当苏兰穿着那一身三点式,萧寒彻底崩溃了。

化身为狼,将人家扑倒,该办的事都办了。

苏兰第二天醒来偷笑,而萧寒次日醒来是懊悔的想哭。

没成亲,怎么能洞房?要是让苏家的几个男人知道,他的下场一定很惨。

苏兰仿佛不知道他内心的纠结,很高兴在他面前扭来扭去。

打那之后,萧寒嚣张的小日子也算过到头了。

谁让主动扑倒人家的呢!

“我这是早晚的事,早办比晚办好,倒是秦玉风,你该不会对我们俩不家幻想吧,”萧寒突然把枪口好对准了秦玉风,说的话很暧昧很有内涵。

秦玉风表情一僵,“什么幻想?”

龙璟笑的很诡异,“他的意思是说,你这么久没动静,要么不是正常男人,要么你是对我们俩个有想法,说说,你是存着怎样的心思。”

“噗!咳咳!”秦玉风嘴里的茶水喷了。还好情急之下,他记得换个方向,否则坐在他对面的两个人就悲催了。

“你们……你们真是……”

“我们真是什么?如果不是对我们有想法,你倒是找个女人破处男身啊?”龙璟冷冷的笑。

处男这个词,他还是从沈月萝那里听来的,说起来还蛮顺口的。

秦玉风快要冒冷汗了,“你们有完没完,我有没有女人跟你们有什么关系,不过你放心,对于下面的事,本公子没兴趣!”

萧寒一改往日的冷酷,忽然拍着桌子大笑,“奇迹啊,你居然也会这种玩笑,快说,是不是受沈月萝的影响?”

龙璟转头看了他一眼。这话听着不对劲啊!

秦玉风心中惊了下,赶紧接过话,“你还不是一样,跟着苏兰,都变的不像你了,大失本性,你也完蛋了!”

萧寒摸摸鼻子,不可否认他说的是事实,“没法子,苏兰那丫头,成天把粗话挂在嘴边,我不听都不行。”

龙璟嗤笑道:“这就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早晚有一天,你会的跟苏兰一样,一样的傻。”

秦玉风点头,“这话我同意,你看他现在,已经傻掉一半了。”

沈月萝跟苏兰推门进来,刚好听见秦玉风最后一句话。

“谁傻掉了?”沈月萝看着他们三人。

龙璟将她拉到身边,亲手替她除了披风。

有了龙璟这个贴身男佣,秋香跟冬梅彻底要失业了。

“说萧寒呢,你看看他现在是不是傻多了,”龙璟替她解惑。

苏兰一屁股坐到萧寒身边,不满的看着他们三人,“不许你们说我家萧哥哥,你们才傻呢,一个一个的,跟傻冒似的。”

萧寒拍拍她的头,“就要这样,以后对付他们,就得拿出狠劲来,饿了没?”

“还好,不是很饿,”苏兰打掉他的手,似乎有些烦他摸自己的头。

“那就先喝点汤,这是鸡汤,龙璟吩咐人亲自炖的,”萧寒原先的冷脸,已经被丢到太平洋去了,取而代之的是殷勤的嘘寒问暖。

他这么殷勤,让龙璟不高兴了,“这鸡汤不是给她的,拿来!你没长手吗?”

萧寒不理他的拒绝,实在是他看见沈月萝有孕了,想到将来有一天,他也能做爹,也能有个大胖小子。

现在得努力啊,传宗接代啊!

真不能耽搁了!

“鸡汤这么多,分一半怎么了,她能喝得完吗?”萧寒终于冷下脸了,身上的寒气毕露,他还是那个不苟言笑的萧寒。

龙璟也怒了,“你有完没完!”

沈月萝本来还想置身世外的,可一见这阵仗,她快要傻眼了。

两个大男人竟然为了一碗鸡汤争了起来,真是弱智啊,有木有?

“我说你们俩个够了啊,丢不丢人,相公,这么多鸡汤我喝不完的,而且有是剩了就不好喝了,还是大家分享吧!”

苏兰也嘟着嘴,不高兴的拒绝,“我不想喝鸡汤,太油腻,我不喜欢!”

萧寒努力板起冷脸,“不喝怎么成,快点喝,龙璟搞出来的东西,绝对是好东西!”

龙璟听到这话,绝对的满头黑线飘过。

什么叫他搞出来的都是好东西,这人还有没有底线了。

秦玉风是真的置身世外,看着他们四人争来争去。

虽然是很低级的争吵,可是很温暖。

在这冰冷的皇城之中,想要得到这样的一份温暖,是何等的不容易。

就在此时,楼下传来一阵骚动。

像是有人来了,还是个大人物。

秦玉风只看了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逐云郡的番王厉天晨,是个厉害的人物,要小心了。”

这个厉天晨,也是个俊美的公子哥,身后还跟着几个年青人,有男有女,最后面还有执剑的护卫以及家丁仆人。

他身世显赫,虽是番王,但他的姐姐如今已成了贵妃,再加上封地的势力,虽然总体实力比不上龙璟,但是嚣张的资本绝对是有了。

“来人啊,本王包下整个酒楼,闲杂人等,让他们离开,一个不留,本王喜欢清静,这些人太吵了!”厉天晨一进门,就嚷嚷开了。

他也的确有嚷嚷的本事,他身后的护卫可不是一般人,绝对的高手。

掌柜的急出了一身汗,“这位公子,小店开门做生意,来的都是客,这楼上楼下都有空位,客人正吃着呢,小的实在是不能将人赶走,公子见谅,见谅啊!”

厉天晨身后走出一个小厮,二说不说,一巴掌拍在掌柜的脸上,直把掌柜打的摔倒一旁。

“混蛋,我看你是不想活了,知道我家公子是谁吗?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厉王殿下,看清了吗?”

掌柜捂着脸,疼的想叫唤,可是他得忍着。

厉王他是知道的,但是京城之中,天子脚下,随便碰着个人,都是达官贵人,他一个都不敢得罪啊!

“殿下,是小人有眼无珠,那小人派人去问问,看他们愿不愿意离开!”

掌柜也为难,只好让小二挨个去问。

有的人知道厉王不好惹,反正饭菜吃了一半,也不用给钱,便乖乖的走了。

也有几个不愿意走的,都被护卫甩了出去。

到了最后,只有龙璟他们那桌,没有离开。

------题外话------

书名《腹黑王爷的娇蛮奴妃》

作者:景飒

http:///info/818995。html

她是现代医科大学高材生,海边度假时突然被大浪拍到了古代,身穿比基尼从天而降,掉进了魏国荣王爷的浴桶里。

他是赫赫有名的魏国荣王,丰神俊朗,手握大权,乃是天下九公子之首。

一场战乱,他身负重伤,整日都是病怏怏!

为了生存,她女扮男装在荣王府当起了家丁,专门负责伺候身体虚弱的荣王爷。

日久天长,他渐渐发现了端倪。那一夜,他狠狠的撕碎了她的一切伪装,包括她的女扮男装。

谁说他虚弱?明明是个腹黑装病的家伙!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