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两个少妇女邻居

78虎口边缘

………………

龙卷风把锡山秋搞定了后,锡山秋手下的人自然很识趣的退到了一旁。对于宁寒两人,龙卷风愣了片刻,突然双眼殷红,狠狠的说道:

男的半死,女的活捉。”

嗯?

宁寒才反应过来。泥煤,这是给劳资下判决书啊!不过心里这般想而已,实际就一脸赔笑了:“大哥有话好说啊,好好说哇,我是无辜的……”

“哈哈,诶?我说你小子几个月不见怎么这般窝囊了?不过……有用么?妈蛋,给我打,劳资就看你踏马不顺眼。”龙卷风拿出一支烟,点燃了,幽幽的吸了一口,撇了一个轻蔑的眼神儿,说道。

杨纤纤美目微动,望着宁寒此番的懦弱,沉默下来了,不知怎么有些心疼的感觉,也许她是心里不愿意看到宁寒懦弱的一面,也不愿承认有这一面吧。杨纤纤嘴角微微抽搐,脸色颇为难看,一双拳头,紧了松,松了又紧,始终还是放弃了抵抗啊。

也许在她心里任然还坚信着宁寒能够扫清一切险阻吧。

然而,杨纤纤失望了,宁寒只是稍微反抗了数下便被放倒在地,就像路边被痛打的落水狗一般,惨不忍睹。

“哟呵,6,↙杨家这妞长得还挺水灵儿的嘛,看起来非常不错。”龙卷风手摸着下巴,一副猥琐样儿打量着杨纤纤,让后者暗中起了一身疙瘩。

“哈哈,龙哥好眼神!这杨纤纤可是我们一中公认的校花,女神啊,不过可惜,就是……太平公主,比起另一朵校花禾汐相对来说就次了一等。”一个小弟讪讪的笑道。让龙卷风眼睛亮了起来“哦?!你们学校竟然还有比杨纤纤还要漂亮高等的妞?改天给哥引见引见哈,哥一定亏不了你。”

“一定一定。”这小弟唯唯诺诺的擦了一把冷汗,暗悔不已。踏马的,都怪自己这张猪嘴,看来一朵鲜花就快凋零了。

“龌龊,找打!”

被龙卷风那邪恶的眼神盯得发慌,杨纤纤怒火中烧,她最痛恨这样的“色”狼了,于是架起拳脚就冲向了龙卷风。

龙卷风眼里闪过一丝骇然,顿时措手不及,差点把烟头都往嘴里吞了。

“哇……没看出来,好有母夜叉的潜力哦。”宁寒双手抱着头,漏出一双诧异的眼睛,正待放光。

随着杨纤纤一声大喝,一场拉锯战爆发了开来。只见杨纤纤左右鼓捣,龙卷风那一群虾兵蟹将居然不敢近其身分毫,反而一波一波的被杨纤纤拍飞倒地。

“龙,龙哥,这妞好生厉害,咱们动家伙吧?!”

“你他娘的给劳资丢脸啊,群殴一个女孩还他妈用家伙,说出去劳资这张帅气多金的脸该往哪里搁哪里放啊。”龙卷风恨铁不成钢的给了那小弟一板栗,扯着自己的脸皮嚎啕大叫起来。

那个小弟只好作罢,咬着牙,叫上几个好手围攻了上去,稍微缠住了杨纤纤几个大招,顿时疆在了那里,不上不下。时而个别含恨倒下,很快也会有人填补上去,很明显是车轮战嘛,好无赖的样子。

“小子,你看什么看,兄弟们,咱们把他给办了。”一刚从战场上下来的小卒看到宁寒正悠哉的好像在看戏一样,让他非常不舒服,立即是把宁寒当做泄火的对象了。

“……”

宁寒当即是白眼一番,本想学杨纤纤来个反抗的,可是一想到……还是算了吧。只好苦逼的叹了一口气,很自觉的双手抱头,蹲了下去,把脸黛儿埋在了膝盖处,保护了起来。

“哟!很自觉啊。”

那小卒见宁寒很有自知之明,索性把手里刚拿起的棒子扔了,臭脚招呼了上去。

鏖战中的杨纤纤这时有回头一眼,刚好看到宁寒不做反抗的挨打,顿时愣了,可小卒们的拳头不等她犹豫的,一个失神恍惚下,杨纤纤便连中了几个重招,一股气血横冲,涨得小脸彤红。

几个小卒见此,心里赫然大喜,心想总算可以搞定了,于是乎,为了最后这么一个功劳,小卒们更卖力了。不等一时三刻,已将杨纤纤擒住,送到了龙卷风面前。

龙卷风看着发姿凌乱,衣襟皱褶的杨纤纤,眼里闪过一丝怜意,又瞧见其五官精致,柳眉扬长,秀美中透出一股昂扬英气,一对美目清眸流转之间,又似秋水盈波。(基于流转,当然是在宁大虾之处了……)

好一位绝色倾城的姑娘!龙卷风看清楚杨纤纤的模样,心里亦忍不住暗赞一声。暗赞之中,龙卷风不自觉的伸出了狼爪,挑起了杨纤纤的下巴。

也就是这一瞬间,让龙卷风诧异不已,一把钢钳夹住了他的手腕,不!应该是说,一把如刚钳一般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让他不能挣扎分毫。因为如果要挣扎的话,那下场定然是骨碎肉破的,这一点,他丝毫不不相信。

冒着冷汗,龙卷风回身看向出头阻拦自己的人,眼一转就将目光停留在了扶住杨纤纤的宁寒身上。然后很诧异的看了一旁还兴趣盎然踹打着的小卒们,才愕然的叫了一声“都踏马住手,打毛线啊。”

小卒们才惊愕中醒来,看到自己脚下踹打的是自己人时才都尴尬的退到一旁,同时眼睛里充斥着浓浓的茫然,一道道忌惮的目光落在宁寒身上,让某人也十分的不自然起来。

虽然宁寒个头在群人中算不得魁伟高大,在众人那吃人的目光中他也并没有出声,面上的表情没有其他人那般激愤,只能用淡然来形容。

“小子,没想到你的命儿还挺硬的?那样居然都还淹不死你,但是这并不能作为你能对抗我的资本,所以……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这样还能少吃些苦头………”龙卷风狞恶地盯着宁寒,挤出这几句凶横的话。可是连龙卷风他自己也没有察觉自己隐隐的有几分在顾忌着宁寒,也许那双平淡如水的眸子散发着一股强大的磁场,让人敬畏。

“你最好把她放开。”宁寒无视了龙卷风的话,沉声的说道,声音并不大,却有着一股不可忽视的威慑感,让龙卷风都是感觉到片刻的压抑。

“哟呵,少侠莫非想来一场英雄救美的好戏?”龙卷风很配合的一手拖住杨纤纤,一脸讽刺。似乎很想看看宁寒怎么演。

一挥手示意身后的小卒对宁寒出手

……………………

远处,一栋摩天大厦的顶尖。

她穿着淡粉色的外裳,里面是淡粉色的长袍,身材修长而玲珑,身处高楼,随着阵阵风吹起长衣似梦似幻。

乌黑的秀发盘起,精美又细致的金钗垂挂,颇显几分古韵。五官精致,唇色朱樱,含笑间,朱唇微启,露出贝齿雪白;柳眉清秀,秀美中透出婉约姿态,若是一双絮柳轻扬;一对美目清眸流盼,似秋水盈波,无限柔感。

当美目微斜,有些慵懒的目光漫无目的扫射着下面的风景,突然停在了一颗挺拔的大树下。

“咦?好热闹呢……”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