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爱婷婷六月丁香色

第二天上午一到公司成擎就开始忙了起来,一堆等着签署的报告,一堆等着审议的项目,每一处落笔都意味着风险和责任,不过他依然是驾轻就熟,高速运转的大脑总是能让他游刃有余利落果断的做出每一个决定。而且也许是昨晚睡了个好觉的缘故,今天感觉头脑格外的清明。

他起身稍微活动了一下,喝了杯咖啡提神,竟忽然很想知道夏柠此时正在做什么。经历了昨晚的事情,她今天一定会是郁闷不安的吧。她自然不知道昨晚有自己的帮忙,也许还在担心那些人会上门找麻烦,以后很难在静夜思混下去。

他拉开门,若无其事的走向了电梯,他也想看看梁建文所抱怨的乱糟糟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想必她是长了昨天的教训,今天的电梯里还很干净,成擎松了口气。

他先是到了大厅,看上去还不是那么糟,地面像是擦过的样子,他又随便去了几个楼层,有的楼层还可以,有的却一出电梯就有股垃圾的味道。他心下盘算着,看来想让她把这周做完怕是撑不下去,员工就会先集体抗议了。

他一直没看到她的身影,直到他到了20层,一出电梯就听到了有人在轻声的哼着歌,扭头一看,一件黑色大t恤包裹下的她正一边哼歌一边用力的拿拖把压挤垃圾车上已经快满载的垃圾袋。

昨晚的事情竟然对她一点影响都没有吗?她怎么还如此的放松。

“你干嘛呢?”他忍不住问了句。

她猛一回头,一看是他,原是轻松愉快的表情立刻冷了下来,“干活呢。”潜台词便是,这还用问,长只眼睛就看的到。

这样明显的无视让成擎有几分恼火,“你缺心眼儿是吧?那车满了是要倒掉的,而不是这样蛮力去压挤就可以装的更多。”

“我是缺心眼儿,你不缺心眼儿的话,你一个人做做整个大厦试试?你教教我?”她不冷不热的说道。

“你!”成擎指着她,很想上去再教训教训她,可是一见她手上的手套就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你还边干边唱歌,心情很不错啊?”他说道,“我本是想着让你干两天就算了,不过既然你干的这么开心,那就一直干下去吧。”

他转身就要走,夏柠却连忙喊住了他,“喂,你等一下!”

“你喊我什么?”他转过身,冷冷的看着她。

“那个,成总。”她终于语气软了下来,“其实这两天我干的很卖力,可是真的干不过来,既然你也本想只让我干两天,那还是按你原本的意思安排吧,可以吗?”

成擎一看她的样子,立刻想笑,明明就是想恳求自己,却还嘴硬,还什么按原本的意思安排,这个女人!

“可我原本的意思是,只想让你干两天清洁工惩罚惩罚你,然后你就收拾东西走人,既然你让我按原本的意思,那么,就这样好了,你把今天干完就可以拿薪水回家了。”他板着脸说道,他就不信,她向他低个头能有那么难,他非要逼她低头不可。

夏柠看着成擎一脸的冷漠,咬住嘴唇,蹙起了眉头。

又拿解雇来压人,你就没点新鲜的招数了吗?

“好吧,那我继续干。”她终于叹着,轻声说道,又转过身子使劲的去压那些垃圾袋。

成擎歪过头看着她瘦瘦的背影,想着她刚才失落的表情,心里某个地方竟忽然轻轻的扯了一下。

他不得不承认她是他见过的所有女人中,最倔强也最坚强的一个。

昨晚的事情丝毫没有影响她的情绪,他现在猜到,不是她情商迟钝过后就忘,一定是因为类似的事情发生的太多,她已经习惯了自己保护自己,然后打起精神乐观的继续生活。他昨晚碰巧遇上,出手帮了她,可是以前她都是怎么逃过来的呢,还有以后……

他一向冷硬的心,又被她搅乱了。

“你先把自己洗干净,然后到我办公室去。”他丢下一句,转身走向电梯。

夏柠闻言不解的回过头,“我把自己洗干净?然后去你办公室?”她黑漆漆的眼睛里划满了问号,讷讷的问道。

成擎方才觉得自己的这句话貌似有些歧义,看着她的表情,他觉得好笑,但却并没有解释,只是点了点头,“没错。”

夏柠看着他高大笔挺的侧影,心忽然乱跳起来,“你先说去干嘛,不然我不去。”

“你爱去不去。”他丢下这句话便进了电梯。

进了电梯的他,终于撤下一张紧绷的脸,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

而电梯外的她,却仍然是一脸的迷茫。

想起上次在他办公室里的情景,她有些迟疑,摆明了她是打不过他的,如果他想对自己动粗的话。

那么到底去还是不去呢,不去的话,他不是又要想出什么损招整自己了吧。

算了,大白天的他敢怎么样,去就去,谁怕谁。

她摘下手套,跑到洗手间用力的洗着手,又把头发重新梳了梳,看上去整齐了很多,然后走向了24楼。

*

“你怎么来了?”一进办公室看到了悠哉喝茶的肖凡,成擎皱了皱眉头,“看来我以后要告诉秘书,你要见我也先预约,不然我这成了你的茶馆了,想来就来。”

“我这不是刚好办点事路过你这边,一看中午到了想找你一起吃饭嘛,你看你这是什么态度!”

成擎看了看表,“你先等会吧,我还有点事没处理完。”

“你忙你的,我看会书,不碍事。”肖凡倒是一点也不见外,起身拉开书橱就挑起了书来。

成擎看了一下日程安排,又揉着眉心想着什么,忽然敲门声响了起来。

“进来。”

夏柠推开门,站在了门口。

肖凡抬头向门口看去,眼睛一亮。

夏柠穿着一件略显宽大的黑色t恤,胸前是一个卡通女孩的笑脸,浅蓝甚至有些发白的牛仔裤,白色的运动鞋,加上她高高的马尾和略略泛红的脸色,俨然一个未成年少女的模样。

她显然是没料到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人,不由向肖凡的方向望了一眼,只是那四目相对的短短一瞬,她的眉头轻轻的皱了皱,眼底闪过一抹嫌弃的神色,便立刻把目光转向了成擎。

竟然是那个男人,那个让人恶心的色男。

虽然她的表情只是那么一瞬,可是肖凡和成擎都看的一清二楚,成擎心里在偷笑,肖凡却坐不住了。

“我说,美女,我和你无冤无仇的,你看见我那是什么表情?”肖凡翘着二郎腿,不满意的问道。

夏柠没理他,只是看着成擎,“成总找我来什么事?”

“这会有客人,你下午再过来吧。”

夏柠转身要走,肖凡又喊了一声,“你站住!”

他见她停住脚步却没有回身,忙起来跑到她身边,凑向她的脸,“我问你话呢,你没听见?”

夏柠皱着眉后退了一步,“你再问一遍,我刚才没听清。”

肖凡有些好笑,“你行!摆明了就是和我过不去是吧?”

“你是说,游艇?”

“没错,我到处找你找不到,没想到竟在这碰到你,你说,怎么办吧?”

夏柠一咬唇,“可是我那晚连一分钱工钱都没拿到,不就抵消了吗?”

“好笑,就你那点工钱,能抵消我的损失?”肖凡拉下脸来,“既然逮到你了,只能算你倒霉,你必须跟我回去上班,直到把损失赔上。”

夏柠抬头看向了成擎,却发现他正对着电脑忙着自己的事情,好像根本都没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

“你不用看他,他不可能帮你,你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吗,他自然站在我这一边。”肖凡有些得意。

“其实讲道理的话,你是理亏的,炫简直就是个乌七八糟的场所,我不过是维护自己的权益才打了那个人,但是我知道你们有钱人说什么便是什么,我认了。让我回去是绝对不可能的,你开个价吧,我赔你钱。”夏柠一脸正色道。

“哟,看不出你还挺有骨气!”肖凡大笑起来。

“够了!”这时成擎开了口,“她是我的员工,不看僧面看佛面吧,我连这点面子都没有?”

肖凡一愣,夏柠也没有想到他会帮自己,低低说了声,“谢谢。”便立刻转身走了出去。

她暗自庆幸着,幸好他解了围,不然赔钱的话她真的舍不得。

“哎,我说,你这是什么人啊?”肖凡看着夏柠走了出去,立刻奔到了成擎的桌前,“你也太缺德了吧,我和美女聊天,你装什么好人啊你?”

成擎只是一笑,没有理他,他继续说道,“你装英雄救美装的还挺是那么回事,哎,你信不信我把你咬牙切齿让我逮她,把你故意想损招折磨她的事告诉她?”

“随便,你觉得以你的人品,她信你吗?”

“我说,我人品怎么了!再说,你不是真看上这丫头了吧,你什么时候帮女人说过话?我还没见你对女人有这好心的时候呢!”

成擎一推电脑,站了起来,“你怎么总是那么聒噪,真是烦人,走走,吃饭去。”

“你是不是不敢面对自己啊?”肖凡笑着,“喂,我有个发现,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

“我刚才近距离的看她,发现她的眼睛和你家苏小樱长的很像,你不是因为相思成灾,把她当成苏小樱替身了吧?”

“有吗?”成擎想了下,又摇了摇头,“这女人可不像小樱那么简单,眼睛一转就是个鬼主意,说句话就能把人噎死。”

“你是当局者迷,我看她们就是很像。”

“像不像关你什么事,赶紧走。”

*

下午成擎找来罗昀津和秘书王铮,和他们谈了谈,然后便又找来了夏柠。

他在新加坡和在a市都是任用的男秘书,他一向信任男人的办事能力,甚至在女人擅长的秘书岗位上也是坚持不用女人。可是他却忽然要把王铮调到人事部,让夏柠来做自己的秘书,这让罗昀津和王铮都有些费解。

夏柠是学营销的,履历上也没有任何秘书的工作经验,让她来做这么重要的职位,罗昀津有些担心她无法胜任,而成擎却非常坚定,说她有这个潜力,让王铮多带一带她,如果1个月内不能胜任便直接将她解雇。

这样一来,两人也都不好再说什么。

而夏柠显然是没有想到忽然让她做他的秘书,她一是不想天天和他接触,二来也是担心自己不能胜任,可是她想回的市场部已经没了职位,一时间非常的犯愁。

“怎么,我这么安排,好像还委屈到你了?”成擎看着她那副表情相当的生气。

做他的秘书是多少女人挤破头都得不来的机会,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想到让她做,明摆了各个部门目前都没有她的位置,她只能离开世威,也许就是想找个理由不解雇她,才让王铮去做人事助理,而且以他的眼光他觉得这个机灵的女人一定能做好,并且他还多了耍弄她的机会调剂下生活,两全其美。

以为她会很开心这样的安排,没想到她不感恩戴德,还一副犯愁的表情,真是可恶透了。

“随你,我也不强迫你,要么永远清洁卫生,要么做我秘书,要么卷铺盖走人,你任选。”他冷冷的看着她。

“好吧,那我就做你秘书好了。”夏柠长出一口气,好像是下了非常大的决心才做出的艰难选择。

“不是,我说你这个女人,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肯赏脸才对啊?”成擎哭笑不得,没好气的看着她。

他靠在窗边,高大的身子斜斜的倚靠着窗栏,姿势看上去有些慵懒。浅紫色的条纹衬衫衬得他格外的挺拔俊逸,浓眉入鬓,黑眸里闪动着睿智的光芒,他的确天生就有着一种王者的超凡气质。

夏柠打量着他,脑子里又不合时宜的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他那里……

脸腾的红了起来,她不敢再看他,只是说道,“那我去找王铮学习一下吧,争取早点接过来。”

“不是早点接过来,是从现在就开始,你懂不懂?”

“哦,知道了。”

看着她心不在焉的样子,脸上又突然泛起了红晕,成擎邪邪一笑,起身向她走了过来,“喂,你不是爱上我了吧?怎么平时见着我横眉毛竖眼睛的,一听说做我秘书就成了这个模样?”

夏柠闻言连忙抬起头,“什么啊?你说什么呢?”

他在她面前站定,俊逸的脸上满是冰冷和不屑,“做我秘书并不代表着你可以想入非非,我好心提醒你一句,千万不要爱上我,否则你会生不如死!”

他那伤人的神情和语气让夏柠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这个可恶的男人,这副可恶的嘴脸永远都改不掉!

“你放心,我这辈子也不会爱上你!”她回以同样不屑的神情。

“那最好!”成擎舒了口气,“知道这世界上我最讨厌的东西是什么吗?”

“什么?”

“女人!”

夏柠一皱眉,“女人不是东西,好不好?”

话一出口,她觉得有点别扭,果然成擎一嗤,“说的真好,女人的确不是东西,个个都不是好东西。”

“哦,难怪!”夏柠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她忙不迭的点着头,“我懂了,我懂了!”

“你懂什么?”成擎纳闷的看着她。

“你和上午来的那个男的是相好的对吧?怪不得上午他那么得意,说你们关系特殊,你会站在他那一边。可你们都是有身份的人,所以他有女友你也有未婚妻用以障眼。虽然我不是很理解,但是你放心好了,这个秘密我不会替你说出去,我发誓为你们保密,也绝对不会因为这个瞧不起你们。”

夏柠一脸怜悯的看着他,难怪他总是冷着脸一副阴阳怪气的样子,原来他是gay!

“你~~”成擎拍着额头,想发怒也不是,想解释也不是。

“你赶紧给我出去,别在这烦我,否则下一秒我怕我会后悔我的决定,我会立刻把你开除!赶紧给我出去!”他低吼着。

夏柠一路小跑跑出了他的办公室,心还在怦怦的跳着。

知道了这个秘密,她既开心又紧张。

开心的是以后再也不必担心他会对自己怎样了,紧张的是知道老板这么大的秘密,实在是难免七上八下,万一有一天被别人泄露了出去,他一定会先怀疑自己,到时候又会倒霉了。

不想那么多了,先去学习工作内容保住饭碗再说吧。

夏柠快步向人事部走去。

.<a href="http://www..">(www..)</a>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精品原创言情小说尽在.。

手机版上线了!阅读更方便!手机阅读请登陆:m..

<script>read2();</script>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