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不要放樱桃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感谢还在的姑娘,祝新春快乐,2016开开心心,顺心如意。@乐@文@小说

番外什么时候送上,还不确定,家奕这段时间一直在老家,事情很多很杂,抽空就把咱们这本书补充完。

没写到的部分会放在番外补充,番外将作为公众章节上传,免费公开

唐千寻和陆大爷的故事结束了

------题外话------

陆锦城看着唐千寻,在她满足的笑容里沉醉。

不仅仅是试婚,金婚银婚钻石婚,爷都要拽着你一起过。

“唐千寻,放心交给我,你想要的,上刀山下火海,我也给你弄来!”

车子一路开出城,陆锦城抬眼看她,在她话落后,也大声呼喊。

唐千寻迎风大喊:“我会好好享受试婚这段时间的,陆先生,以后,请多多关照!”

陆锦城不是她最喜欢的,但靠在他身边,是最舒服自然,最踏实安心的。

是踏实,没有澎湃汹涌的激情,却是慢慢的安心和踏实。

这种感觉,以前和冯佚、何承东在一起时,都没有过。

好像心口最沉重的东西悄然落了地,特别特别的轻松。好像是,感情有了真正的归属,特别宁静安详。

“不知道啊,反正,就是开心。”

陆锦城问:“为什么这么开心?”

“好开心啊。”

她张开双手,小面迎风,笑容逐渐放大。

“好!”

陆锦城摘掉脸上的墨镜,戴在她脸上:“怎么高兴怎么来。”

“我可以跟风握手吗?会不会太张扬?”

唐千寻感受着刮过耳畔的冷风,仰头笑起来。

跑车沿着城市大道一路往市外疾驰,两边已经开得绚烂夺目的紫荆花正为他们铺就了一条通往幸福彼岸的华美大道。

唐千寻看着开怀的陆锦城,莫名的,心底暖意横生。

陆锦城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朗声大笑,笑声穿过透明稀薄的冷空气,朝天际奔去。

唐千寻认真想想了他这话里的意思,虚合着眼皮子轻声问:“你这,不是好话把?”

她这么一露面,所有问题迎刃而解,这简直是讽刺他的能力和不受待见程度。

结果……

他昨晚焦虑了一整夜,没合眼,就担心今天家里会大爆炸,他都已经做好了带着她“私奔”的打算。

陆锦城抬手顺了后脑,长臂顺势将她往怀里一勾:“因为你的简单和美好,所以任何麻烦到你这里,都不是麻烦。”

“有话快说呀,傻看着我干嘛?”唐千寻笑出声来。

唐千寻扭头看他,阳光打进跑车中,温暖的光芒盖了她满脸,像镀了一层金子的笑容,瞬间暖化了他的心。

“唐千寻。”他轻唤。

但看看旁边叨叨不停的女人,笑容满溢。

唐千寻在车上数落陆锦城,陆锦城十句有八句都没听,他也觉得意外,这么爽快就同意,这不是老头子的风格。

早餐后陆锦城收拾好自己,领着唐千寻离开陆家。

唐千寻立马乐开了花,让自己老板叫自己大嫂,那滋味,啧啧……

陆岳峰跟唐千寻对看数秒,随后先打招呼:“你好……大嫂。”

早餐的餐桌上,唐千寻见到陆岳峰。

唐千寻持有怀疑的看陆锦城,所以他刚在楼上叨叨那些话,只是逗她玩儿?

这算是过了长辈这一关了?

唐千寻愣了片刻,这才反应过来:“我明白了,谢谢爸。”

陆锦城心下一喜,脚下用力踩了她一脚:“还不谢谢爸爸?”

陆叶周摆手:“我陆家还缺一个干企业的?做好陆家媳妇就行了,别成天想那些不该你想的东西。”

唐千寻点头:“我知道,我当然明白一步一脚印的重要性。我现在就是在做这样的事情,董事长,请您相信我,只要我努力,我一定可以。不能是女企业家,还是陆家的媳妇,我都可以。”

“不论你是不是心大,但有想法就是不错。比没脑子强,但是丫头,什么事情都得脚踏实地,一步一步来。”陆叶周缓缓出声。

唐千寻耸肩:“不是我心大呀,我是说事实,这个社会给每个人的机遇和选择都非常公平。只要我做好足够的准备和努力,又怎么会不成功?”

“小丫头人不大,心倒不小。”陆叶周喝声道。

“但其实我很明白,您嫌弃的,是我的出生,门当户对才是您所认为的良缘,陆锦城要娶一个门当户对的老婆,才能对他的事业有所帮助。但董事长,现在这个社会,是个开明的社会,只要有能力有才华,您焉能此刻就断定我这辈子就一定输给顾家小姐呢?顾家小姐有了不起的冠军父亲,企业做得很大。抛开顾小姐自己的能力,我这辈子将来的成就不一定就比顾家弱多少。现在白手起家的女企业家多了去,我为什么不能成为其中一人?”

唐千寻观察着陆叶周的情绪,发现没有任何变化,于是继续接话。

陆叶周倒没因唐千寻埋汰他儿子而有什么不悦,大抵也是事不关已的态度吧。

这小混蛋,什么意思?

陆锦城强忍笑意,几度笑出声,可听到最后一句,脸子立马垮了下去。

唐千寻想了想,冷静的、认真的回答:“爸爸,如果您所谓的修养是包含学识和涵养的话,我会朝那个标准努力,只要后天努力就能达到的,别人可以,我也可以。我喜欢念书,热爱学习,是绝对的新世纪好青年,没有任何不良嗜好,并且我三观端正,品学兼优,我认为就个人修养方面,我配您的儿子足够了。”

陆叶周眸光有异,看向唐千寻:“既不需要上刀山,也不需要下火海,是你个人修养不到位,陆家可不需要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当少夫人,传出去有失体面。”

“陆家的媳妇是需要上刀山还是下火海呢?”唐千寻笑问。

陆叶周轻哼一声,冷声而出:“也不知道那臭小子是用了什么法子把人小姑娘骗到手的,丫头,你可想明白了,我陆家的媳妇可不好当。”

转向老爷子,笑道:“看来是在工作上认识的,一来二往,熟识了也在情理中。”

陆夫人抬眉,“哦……”

唐千寻忙点头:“是的,我的专业是建筑设计,现在在陆氏集团的设计公司上班。陆锦城的新婚别墅是我负责的项目。”

“听你刚才的话,这么说,你还是陆氏的员工?”

老爷子态度决定陆夫人的态度,这刚坐下,就主动跟唐千寻攀谈。

侯四兰同样面带笑容,心底却开始猜测老头子这什么意思,难道说这婚,就认了?

陆锦城拍拍她肩膀:“一时失手,意外意外。”

唐千寻反手狠狠掐上他手背:“你想折断我的腰吗?”

事情这么顺利,这让陆大爷有些不太愿意接受啊。

这跟前些天若他不肯妥协就弄死他的坚决完全不一样啊,最起码也该冷言冷语讽刺两句,给他难堪才对。

老头子这是什么意思?就同意了?

陆锦城一把搂住唐千寻,握她腰身的大掌无意识用了力,面色无常,但心底却意外了。

陆叶周看了眼唐千寻,想说的话,最终压下去,摆手道:“客厅坐吧。”

唐千寻笑容消失一半,抬眼望着陆锦城,这是踩她吧?

那么多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员工,董事长怎么可能记得?

“对,爸,你曾经见过,但不用勉强,儿子知道您忘了。”

陆锦城侧目,忍不住笑出声。

唐千寻忍不住说:“董事长,在方案甄选大会上,我们见过的,我是您公司的员工,我叫唐千寻,请多关照。”

陆锦城撑眉:“领回来,只是跟您老人家打个招呼,并不是要你认可。因为不论你认可与否,我俩,是不会分开地。”

“臭小子,你以为把人领回来我就认了?”陆叶周怒哼。

陆叶周沉着脸打量唐千寻,还以为是什么狐媚子,显然是他想多了。

“爸,早。”唐千寻跟着重复一遍。

“爸,早。”

陆锦城一把将唐千寻捞近身边,陆叶周黑着脸走近,陆锦城笑着鞠了一躬。

唐千寻还好,没觉得人家无视她就怎么委屈了,如果只是全程拿她当空气的话,那她觉得还好。

“你爸来了,好好说话。”陆夫人友好的提示,却依旧没理会唐千寻。

侯四兰粗粗打量了眼唐千寻,心想说没什么特别的嘛,还好陆锦城不是她生的,这要换得自己亲儿子为了这么个女人放弃跟顾家的大好婚事,她怕是早气死了。

“陆夫人早。”唐千寻打着招呼。

唐千寻眼珠子飞了他眼,这是把她当外人还是把这位陆夫人当外人了?

唐千寻直接从他身上滑下地,陆锦城把人拉跟前:“这是陆夫人,陆老二的妈,你叫她……陆夫人吧。”

陆锦城侧目问唐千寻:“要下来了?”

把唐千寻当空气没老爷子的话,谁敢跟这丫头套近乎?

侯四兰先一步走过去:“锦城啊,起这么早?”

老爷子抬眼,沉着脸抬眼,脸色不怎么好看。

侯四兰先看到陆锦城两人,拉了下陆叶周:“锦城下来了。”

陆锦城背着唐千寻去了客厅,巧着陆叶周和侯四兰活动回来了。

“是,大少爷。”

陆锦城出声:“给少夫人做蒸虾饺,港式茶餐厅的味道,别弄错了。”

“少夫人早。”刘婶条件反射的回话,有些意外这小丫头居然先跟她打招呼。

唐千寻打着招呼:“刘婶,早。”

现在的少爷们,难道都喜欢没长开的嫩娃子,顾家小姐的风情万种反倒不吃香了?

长得……是挺水灵,可看起来年纪不大啊。

这就是太子爷先斩后奏,背着全家人娶回来的少奶奶?

刘婶忙走出来询问,眼神却忍不住往唐千寻脸上瞟。

“大少爷有什么吩咐?”

所有人都傻眼的回头,看到门口站立的男人,看清了他背上的女人时,都傻了一秒。

厨房人忙回头,“大少爷。”

“刘婶。”

唐千寻想了下,问他:“虾饺可以吗?蒸的虾饺。”

陆锦城背着唐千寻下楼,在厨房门口站了站,问唐千寻想吃什么,让厨房做。

时间还早,陆家现在也就陆叶周和夫人侯四兰起了,两人后院里活动身体,厨房下人正忙活着早餐。

陆锦城背着人下楼。

“来咯。”唐千寻立马往他背上趴去,圈住他脖子。

不情不愿但还是在她跟前半蹲着,双手回撤,扭头看她:“上来。”

陆锦城暗暗摇头,总觉得哪里不对:“言听计从……”

“快点的,背我呗,你要呈现出对我言听计从,你家人才对你无可奈何啊。”

唐千寻乐得不行,拿眼神儿削他。

陆锦城抬眼:“小没良心的,别太过分!”

“不如你背我咯。”她笑靥如花道。

唐千寻手在他掌心过了下,然后抽出来。

陆锦城手递给她:“牵个手呗,这样才能体现我俩感情好。”

唐千寻虽然觉得无所谓,但被人提出来了,还是有点不高兴,老想着。

“哦,就是裸妆呗,但你这里没有女人的化妆品啊,我也不想洗个清水脸就见人啊。”

陆锦城也抬手,捏了下她的脸:“白得像纸,有一点妆气色好。那种淡妆,不要浓妆艳抹,你懂我意思吗?”

唐千寻摸了下自己的脸,面无血色吗?

“以后带点妆容,素面朝天不太好,虽然你小样儿好看,脸上没点血气,看起来……命不好。”陆锦城笑道。

陆锦城乐,没想到这小混蛋还是个明白人。

唐千寻抬眼削他:“你那么明显,得多笨的人才看不出来?再说,你不就等着我主动问吗?”

“看出来了?”

唐千寻眼眸子上翻,忍不住出声:“大爷,您老人家有话就说好吗?欲言又止是什么意思?”

唐千寻跟着陆锦城下楼,陆锦城边走边回头,几度张口都最终忍下了。

唐千寻忍不住笑了下,没答话,但心里却想着:陆大爷这表现还不错嘛,虽然是试婚,挺有男人的担当的。

陆锦城想了想:“只要你装装小媳妇样儿就行,不听那些废话,一切,有我呢。”

又抬眼看陆锦城,含糊着问:“你想要我怎么做?”

唐千寻前后想了遍,觉得还好。

想必这些贵家公子小姐们都是某某国留学归来的,她没出国但她是青大的高材生,并且专业不差,所以她也没什么好自卑。

学历嘛……

唐千寻心思几转,快速想着,攻击出身,这犯不着吧?出身和亲人是所有人都无法选择的,所以这跟她没什么关系吧?

他说:“比如,攻击你出身,攻击学历等。”

“比如呢?”唐千寻抬眼,从镜面迎上他的目光。

“那倒没有,我为人耿直,说话都是往白了说。但他们……不一样的难听,有些话或许不带脏字儿也能让人想死,你懂我意思吗?”

陆锦城给唐千寻这堵着了,想反驳,但认真一想,似乎他曾经对她确实挺凶,说话也不客气。

唐千寻扭头问他,陆大爷就是她遇到的嘴巴最坏的人好吗?简直称霸雌雄,反正在她认识的人中,他是no。1。

唐千寻点头:“有听见,只是,董事长说话再难听,能比得上你吗?”

陆锦城想了下,点头,走进去从小抽屉里拿出备用牙刷递给她:“我说话你听见没有?”

唐千寻眼睛在盥洗盆上搜索,忽然转头问:“新牙刷有没有?”

“或许会受点委屈,你要做好准备,他们说话都不会太好听。”

看来是他把事情想复杂了,陆锦城沉思片刻,忍不住跟上唐千寻,在卫生间门口立着,带着笑意看她。

陆锦城脸色沉下去,怎么就这反应?

“我去洗把脸啊。”

唐千寻上下看了眼陆锦城,下意识揣紧了那一纸合约,然后往卫生间钻。

“你让我放心?”唐千寻吃惊的反问:“该担心的是你好吗?你家人什么态度,根本就影响不到我,反倒是你……”

“情况不会比现在更糟糕,放心吧。”陆锦城低声道。

唐千寻再度打断:“不是,你干嘛带我来你家呀?你看我也就跟你平时斗嘴皮子的本事了,就我这样的,我能见你家人吗?万一我一不小心说错了什么,你到时候可别赖我。”

“别急,听我慢慢说……”

陆锦城话刚出口,唐千寻当即瞪大了眼:“陆家?”

陆锦城立马靠近唐千寻,在她身边坐下:“现在我跟你说说我们现在要面临的事情,这里是陆家……”

“不是不是,没有没有,哪能呢。”

唐千寻忒认真的把合约收好,抬眼看陆锦城,皱眉:“你这是嫌弃我答应得太爽快啊?”

“你这什么表情啊?”

误打误撞就嫁入豪门,她可比那些挤破脑袋想踏进豪门的女人幸运多了。

暗下决心:不论陆大爷出于什么原因有这样的举动,她都会从今天开始,把这个男人抓住。跑开过去的成见单独看,陆锦城不差,好样貌好家世,这样的男人,便宜别人,不如先便宜自己。

唐千寻手从他掌心里抽出来,然后认认真真折好这一纸合约。

陆锦城眼底的欣喜从眉眼溢出,就这么、这么答应了?

唐千寻抬眼,忽然握住他的手:“好,我答应了,我们试婚。”

“妞儿,这是答应了?”

陆锦城站起身,立在唐千寻跟前,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唐千寻想得多了,看着陆锦城的目光飘得很远很远,焦点模糊。

当局者迷,身在局中时,她以为李微然针对的是她,其实李微然只是想为自己图个未来而已。倒是她,是为了争强好胜。

她当初是仰慕何承东,所以想靠近他。而李微然,不是图何承东的身份才能,又怎么千方百计靠近?

不论是职场还是生活中,有个靠山比无依无靠,过得要轻松多了。

唐千寻眼珠子滴溜溜在陆锦城脸上转来转去,他对她没有感情,但他对她是另一种好。就当找个生活搭档,没有感情牵绊,或许还真可以试试看能不能一起生活。

当然,今时不同往日,现在她能做到,那是因为不爱了,没感情了,可有感情,怎么可能?

这种情况,换言之等同于她帮忙牵线李微然和何承东,李微然和冯佚,这可能么?

唐千寻皱眉,所以这就证明陆锦城不可能对她有意思啊?

唐千寻抬眉,陆锦城干咳了声,压下反复的情绪,温和出声:“我只想让你高兴,只想帮你完成所有你想做的事情,包括,要一个男人。”

“你有什么值得我谋算?”陆锦城忍不住堵了她句。

陆锦城沉默,唐千寻皱眉:“喂,是你就承认,不是就否认,需要想这么久吗?还是你在谋算什么?”

“他已经什么都告诉我了,你就回答我,是不是!”唐千寻冷着脸问。

陆锦城面色微征,“谁说的?宋助理又在你面前胡说八道什么了?”

唐千寻想起宋安良说的话,忽然正色问:“你是不是背着我给何总钱了?”

陆锦城看着唐千寻,眼神真挚。

“谁说不喜欢?不到深爱,但朝思暮想的程度已经足够。我相信日久生情,我相信这次的认真。”

她说:“陆锦城,可你并不喜欢我,你确定这样做,你不后悔?”

东西先拿到再说,现在脑子不好使,等她想明白了再做决定。

唐千寻将一纸合约先捏在手中,眼珠子开始转动。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