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和下面同时喂饱你

突然被左木晟拉到阵法中坐下,钥昔心里一紧,抓住左木晟的手,“哎哎哎,干嘛呀?”

“你说呢?”左木晟非但没有回答她,反而抓起她,直接让她坐在阵法中央。

钥昔一坐在阵法中央,这个阵法就亮了,而且光芒异常亮丽。

钥昔坐在这正中央,被这些光芒弄的都睁不开眼了,幸好有左木晟施的那个保护阵,才不至于光芒外泄。

如果光芒外泄,还不知道会招惹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钥昔看着他,整了整衣襟,挑挑眉,“姐还没有准备好呢。”

“还准备什么,打坐。”他走到阵法外围,抬头看了一下,便开始施法。

钥昔见左木晟施法,闭上眼睛,也盘腿打坐起来。

“法从象生,幻从境生,天地法则n__n开!”左木晟随着念咒语,割破掌心流出血来,抬头朝天上一劈,随后又引到这个阵法中央。

“平心静气,归一。”左木晟的声音低沉和缓,犹如小河溪流缓缓流淌,给人一种很愉悦的感觉。

钥昔点点头,吸了一口气,神色宁静祥和。

片刻之后,在钥昔的头定出现四个字,“无主灵根。”

“无主灵根?”左木晟静静地看着耀眼光圈里那光芒万丈的少女,眼底露出了一丝奇异的情绪,这件事的发生有些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无主灵根,怎么想也不可能出现在她身上,但这个阵法之后,不是没有不可能。

不一会,这个阵法就随着那四个字消失了。

左木晟嘴角带着笑意,慢吞吞的走到钥昔前面,弯着腰看她。

钥昔长吐一口气,睁开眼,刚想起来,一入眼的就是左木晟的那张俊脸。

“哎哟,我去。”钥昔本想站起来,本能的抬头,却看见一张放大的俊脸,被下了一跳,捂着胸口,直接往地上一倒。

左木晟汗颜,嘴角忍不住抽搐,本王有那么可怕么?

左木晟双手环胸,姿态闲适地站着,嘴角勾起一抹邪笑,“钥丫头这是,求扑倒?”

原谅左木晟脑子已短路。

“哎呀,不管这些了。”钥昔一骨碌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向左木晟问到,“喂,姐是什么灵根。”

搞了这么半天,姐都困死了,若是没看到什么,耽误了姐的时间,左木晟你可就会很惨。

左木晟走过去摸了摸她的脸蛋,靠近她的耳边,魅惑而低沉的说,语气中还带着那么一点调戏,“这么说,钥丫头刚才就是求扑倒了?”

耳边炙热的气息环绕着,钥昔一掌将他推开,还给了他一脚,只可惜他给躲开了。

“我说,左木晟你认真点行么?”钥昔用十分无奈的语气说道。

钥昔弹弹身上的灰尘,薄唇轻启,嘴角勾起魅惑一笑,语气邪魅,“怎么说我也是自称是姐,还轮不到你调戏我,要我说,也姐调戏你才对呀。”

哼,左木晟,比起姐调戏别人这个事情,你还比不过姐。

突然不知道打哪来了一句话(你这是调戏过多少人啊?)

谁?谁在说话?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