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在男人胯下哀求

国庆基本都在上海呆着,顾茗陪在父母身边,钟晓欧也顺带陪了一两天,挨到7号才回去,结果比她们想象的要顺利许多,只是顾茗说要加倍好好孝顺父母才行。》乐>文》小说 www.しwxs.com

经典国际因为有了新鲜血液的加入,而换了一副天地,不少老员工因为受不了现在新潮的管理方式和新进来的那些经理们的工作方式,纷纷离职,关以彤翘着二郎腿坐在办公椅上喃喃道,“倒也好,反正那些一天到晚坐在位置上不给我干实事儿还拿高薪的人,我早就想他们走了,只是按之前他们给公司的付出,该给多少就给多少吧。”

关以彤,依然没什么正经,她很少管公司的具体事务,而关于公司决策层的意见,基本上,顾茗说什么,她就认什么,眼见着公司渐渐步入正轨,她又和沐瑶出去浪去了,说是弥补之前没搞成的那个环球旅行,倒是行程稍微缩短了些,但也要在外面鬼混两个月。

顾茗也认命了,不再挣扎了,什么人是什么命,关以彤和沐瑶这样的人,她们的命在外面,在山水间,在蓝天白云,草原星空下,她的命,只在这方寸间,她喜欢在工作中的自己,也喜欢回到她和只有钟晓欧在的小家,可能,她真的是一个无趣的人吧。

深秋十一月的时候,钟妈妈和钟爸爸又来过一次成都,说是来看看钟晓欧,因为有钟爸爸在,钟晓欧怕顾茗会觉得不方便,所以就给爸妈订了酒店,钟晓欧仿佛一直都在等着父母开口问她,她想他们也一定是有疑惑的吧,只是,爸妈好像都并未问她相关的事情,就只是拿了老家的特别多好吃的东西过来,钟晓欧觉得再不捅破那层窗户纸就实在有些过不去了,可不知为何,临到嘴边,钟妈妈却仿佛知道她要说什么似的,阻止了她,用其他话题给岔开了,说什么天气冷了,要注意保暖,别感冒,别生病了,诸如此类无关痛痒的话,第二天,他们有到家里来做了一顿饭,因为是周末的缘故,顾茗也有在家里好好吃饭,她妈小茗小茗地叫着,顾茗给他们买了两个小礼物带回去。

后来,钟晓欧去看表姐的时候有问过王玲,王玲说有些父母就是这样,他们就算心里知道,也不愿捅破那层纸,顺其自然吧,也不能全然不顾父母的感受,钟晓欧感激地望着王玲,王玲倒比以前稍微丰腴了些,“你脸上好像长了些肉呢。”

“能不长吗?你表姐天天没事就在家里弄吃的。”

何宁在王玲家沉寂了几个月,好像,那次闹那么大以后,她妈倒是再也没来找她闹过,她也倒好,每天早晨送王玲上班,下班在家里做好饭,然后又去银行接王玲下班,日子渐渐平静了下来,只是心里有个缺口,她找了一段时间的工作,体制内的学校是考不上了,都一个系统的,他们有记录,说是作风问题,有行政处罚,她还是找到了一家私立学校,她不坐班,所以依然有稍微闲一点的时间做饭。

“慢慢来吧。”王玲拍了拍钟晓欧的肩膀,“有些人会用一生的时间都在出柜。”

钟晓欧嗯了一声,她也知道,爸爸妈妈也不容易。

她和顾茗得空还是会去沐瑶店里,虽然沐瑶不在,但小许诺在,钟晓欧会让许诺疏通一些筋络,在她的带领下,顾茗现在好一些了,对于身体接触这一方面,所以也能勉强让许诺弄一个把小时的。

眼见着就要入冬了,天气渐寒,店里的客人也相对少了些,许诺上工的时候,迟蔚就经常下了班过来,晚饭的时候,就拖着许诺出去开小赵,吃冒菜、火锅、串串、烧烤,有时许诺也说她,说多了,迟蔚就直接用嘴堵上她的嘴,大庭广众的,成都再是天腐之国,那行人总是会稍微看两眼的,多搞这么几次,许诺也就不说她了,自从上次在家里,在沙发上,被那个人那什么了之后,她披了许久的外衣好像是终于卸了下来,她果然说到做到,没再让自己再回去过,就连搬家也是迟蔚去帮她搬的,以前倒没发现她如此霸道,她后来又回去了一趟,简单拿了些东西,反正弟弟妹妹也在学校,她平时就自己一个人住在那边,又远,还不如索性就住在迟蔚那边,上下班也要近许多,当然,搬进去以后,迟蔚也就再不像以前一样还睡沙发,她果然是说到做到,刚开始的夜晚,许诺依然很害羞,将自己的被子抱到床上,各盖各的,迟蔚自然不再老实,不管她把自己裹得有多严实,迟蔚都能找到缝钻进来,她可真是无孔不入。久而久之,她也就习惯了,习惯了两个女人睡在一张床上,睡在一个被窝里,迟蔚,迟蔚,她在床上的时候完全像变了一个样子,几乎每天晚上都会被她捉弄,当然,总是打着捉弄的名义胡乱地摸她,摸着摸着她就不行了,以至于迟蔚有好几天早晨都迟到了,许诺她也没有起得来给她做早餐。

仿佛不经意间,日子变得恬静而又美好起来,秋风起了一阵,就要冷一下,眼见着悄无声息的,十一月的天特别短,一不小心就到了黄昏,太阳落在树上,最后一点的阳光,稀稀薄薄的,抬起头来,脸上还会痒,深秋的阳光逐渐变得吝啬起来,渐渐地没有了温度,到了冬天,人和人之间会挨得越来越紧,南方的城市没有暖气,商铺里随处可见的,是黄黄的,暖暖的小太阳,一家人守着那小太阳周围,仿佛能守出一片蓝天,郊区要更有趣一些,不知从什么地方找到的破铁盆,用一些小木屑或者废报纸点火,待火燃了,就丢些木棍进去,渐渐地,火起起来了,守着这火盆,饿了就烤东西吃,渴了就煮茶喝,冬天,也就这样来了,人也就变懒了,变得只想和心爱的人靠在一起,什么也不做,钟晓欧就想和顾茗这样靠着,只可惜顾茗太忙,她自己也不敢懈怠,于是,就变成了每天的很多时间都在办公室里相拥相依,钟晓欧的工位已经做了调整,因为迟蔚升职又回到了8楼人力资源部,钟晓欧也不再呆在走廊里,而是搬进了办公室里,虽然还是在门边,但是现在已经不用再隔着门缝偷看她的顾总了,有时钟晓欧会坐在座位上发呆,望着不远处,相隔两三米的那个人,想着刚进这家公司的时候,仿佛已经过了几个世纪,第一天开新员工大会就被眼前这个人迷住了,那是第一次见到顾茗,她穿着白衬衫,坐在会议室正中间,气场强大而又迷人,那时候的她,觉得那样远,那样虚无而又缥缈,就连现在她不仅可以亲近顾茗,还可以这样那样她,可偶尔,一晃神的工夫,她还是会觉得有些不真实,想想最开始时候的那些日子,她煞费苦心,为了每天能多看看她,自己都要成偷窥狂了,她还记得那一天晚上,她坐车却看到顾茗在酒店里,到了家,自己又叫了一个三路车跑到那酒店门口,结果陪着顾茗在三环上跑了一圈,还是她给的车钱,现在,想来,这些事感觉都好遥远。

“钟晓欧?钟晓欧?”不知何时,顾茗拿着一叠文件站在她桌前,用指节扣了扣桌子,“想什么呢?”

“想你啊。”钟晓欧如实说道。

顾茗却只道是情话,嗔怪道,“上班时间,工作专心一点,别说这些有的没的。”

“真的在想你,就突然想到刚认识那会儿,我每天送了你回家,总是舍不得走,你又不叫我进屋坐,我就老坐在小区楼下的木椅上,有时逗逗猫,有时吹吹风。”

“我知道。”顾茗摸了摸钟晓欧的脸,“那时,就在想这女孩怎么这么奇怪呢?这么晚不愿意回家呢?怎么是一个不愿归家的女孩呢?”顾茗戏谑道。

“那还不是怪你?谁让你这么不通情达理,人家都送你那么多次了,也不请人上屋里坐坐。”

两人在办公室里闹着,闹着闹着,钟晓欧就撞上顾茗怀里了,又一通闹腾,顾茗捉住她钻进衣服的手,已是有些气息不稳,“你疯了?一会儿还有会呢?”

“不是还有一个小时的会吗?”钟晓欧笑闹道。

“你........”顾茗气急败坏,那人已埋首在她颈间,她仰着头,还能骂道,“钟晓欧,你再这样下去,你小心.......”

“小心什么?”钟晓欧不怕死地用舌尖舔了舔顾茗的脖子,她那又白又嫩的肌肤顷刻间就像起了疹子似的,一粒一粒的。

太忘情了,以至于她们连高跟鞋的声音都没听到。

“哎哟,哎哟,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不知何时,策划部的靳经理依在办公室门边,一只手把自己的脸给捂住,可压根那双黑漆漆的眼睛从那么大的指缝间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两个人,哪里有一点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样子。

顾茗忙把身前人给推开了,她整个脖子已经红透了天,尴尬弥漫了整个办公室,本来呢,之前的两个副总都走了,关以彤也不打算招新的来,所以就导致十楼这一层就只有她们几个人,而关以彤又经常不在,那就只有顾茗和钟晓欧了,久而久之,两人也就当没有别人,说话,做事,难免更大胆了些。

“那个,顾总,有工作需要汇报。”靳经理现在才假模假样地敲门,她一定是故意的。

钟晓欧为避免现在顾茗把她给杀了,直接略过靳经理,出了办公室的门。顾茗一口气拎在那儿,望着自己身前已经有些褶皱的衬衫,整理也奇怪,不整理更是欲盖弥彰。她只得侧着身问道,“什么事?”声音特别清冷,就仿佛刚才那个被撩得起了火的热情女人是另一个人一般。

靳经理望着眼前这个身材婀娜,气质迷人的女子,摇了摇头,可惜了,要是单身该多好,靳经理为了避免刚才那生动画面的尴尬,这顾总也不说话,她只好开腔道,“关总她们走到哪儿了?什么时候回来啊?”

“应该是回程了,快了,说是下个月吧。”顾茗揉了揉自己滚烫的耳朵,红得快要滴出血来。

~~~~~~~~~~~~~~~~~~~~~~~~~~~~~

关以彤和沐瑶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冷了,十二月的天,天寒地冻,南方的湿冷在这个月会达到峰值,两个刚从南半球滚回来的人没有常识地一个穿着一件薄大衣,一个更是不要命地穿着薄裙,好在机场暖气开得足,顾茗也一早就派了小赵来接。

“小赵,你把暖气打开,冷.......冷死了。”关以彤紧紧歪在沐瑶怀里,还在喊冷,当然了,能不冷吗?十二月的天啊,她还穿着夏天的裙子,她能不冷吗?小赵弱弱地说了声,“关总,已经开了。”随后下车去后备箱取了一张毯子递给沐小姐。

“哎哟,小赵,你什么时候学会这样贴心?”

“出来的时候,顾副总吩咐的,说你们刚从夏天回来,可能不适应天气,让带的。”

“唉,我这副总,让我说什么好。”关以彤摇了摇头,“比我妈对我都好。”她扯过毯子盖在身上,咋咋呼呼地给顾茗打电话,“我回来啦,有没有想我啊?”

“知道你回来了,你上飞机前有发微信给我。”那边是顾茗清清冷冷的声音,“我不想你,你公司想你。”

关以彤把手机拿一边,也没顾小赵,就冲沐瑶说道,“你这个朋友,一天都这么淡定,她是不是性冷淡?你告诉我?”

沐瑶一巴掌盖她脸上,“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钟晓欧,你问我,我上哪儿知道,我只知道你不是。”沐瑶恬不知耻地亲了亲关以彤的唇,而后拿过电话来想给顾茗说两句,“亲爱的.......”

那边已经把电话给挂了。

沐瑶不死心地又打了过去,那边冷飕飕地说道,“你两还是继续呆在南半球吧,别回来了。”

“别嘛,那什么,她错了,不是,我错了,我们晚上吃啥啊?有没有安排啊?都不给我们接风洗尘的啊?两个多月没见了,今天还圣诞节呢。”

“我加班。”

嘟嘟嘟嘟~

电话忙音,沐瑶无奈地看了三秒手机,给扔到了一旁,回程无聊,沐瑶问着司机,“小赵啊,你说你们公司,是关总好呢?还是顾总好?啊?”

“顾总好。”小赵居然秒回!!!秒回!!!让趴在沐瑶腿上的关以彤都直起了身子,“你居然连考虑你都不考虑,”

“重新再给你一次机会。”

“顾总好。”小赵依然没有改决定,只是迫于关以彤的架势,话说得小声了些。

关以彤气死了,“你也不怕我明天就让你去财务领钱。”

“根据公司制度,这要顾总签字,顾总应该不会签字。”

关以彤扯过身上的毯子就朝小赵头上砸过去了,沐瑶忙把她给拉了下来,“开车开车呢,注意安全。”

“你们还真是反了天了。”

“这制度是关总自己制定的。”

关以彤咧了咧嘴,没别的地儿出气,捧过沐瑶的脸,就往上咬。

“呀,艹,你大爷,疼,别再使劲啦~~”沐瑶一边捶着座椅一边嚷道。

倒是沐瑶和关以彤到家,小赵帮着提行李,两人听到屋里有动静。

“家里有人啊?”

像是磨菜刀的声音。

“不会是小偷吧?”沐瑶说道。

“不会吧,会不会是你爸妈?”

“应该不会吧,他们还不知道我们今天回来呢。”沐瑶从车的后备箱拿了一根棒球棍。

门哗啦一下开了,还好没挥下去,许诺的脸映入眼前。

“你?你怎么在这儿?”

“茗姐让我过来的,关小姐好,我今天买了很多菜,茗姐说你们今天回来,晚上大家聚一聚,所以我就过来准备了,正好今天大家一起过圣诞什么的。”

“就你一个人吗?也没人帮你?”沐瑶进屋。

“她们都要上班,应该是下了班过来。我不用人帮啊,我一个人在厨房,还更自在一些。”因为她在关以彤这别墅里呆过一段时间,自然也挺熟悉的,关以彤拉过许诺,亲了亲她的脸,“这丫头好像和迟蔚在一起后,终于话变得稍微多一些了。”许诺被她这猝不及防的一亲,搞得有些脸红,忙害羞地又跑到厨房去了。

沐瑶和关以彤双双去洗澡,换了一身衣服后,那些风尘仆仆的人就从外面回来了,钟晓欧开车,载上了顾茗和迟蔚,外面冷,许诺将壁炉打开了,关以彤躺在沙发上嗑瓜子,沐瑶站在厨房门边,本说帮着许诺一起弄,许诺嫌她碍事,她也只好站在门边陪她说话,好在没一会儿,迟蔚和钟晓欧她们来了,这小丫头片子就让迟蔚进厨房,还真是,区别对待了,怎么就走了两个多月,连天都变了,沐瑶起身就往沙发上靠了,抱着关以彤,两人的身躯已经霸占了很多的位置,顾茗坐在角落里,钟晓欧已经没位置了,她只好坐在地毯上。

“关总,环球旅行好玩吗?”钟晓欧问。

“好玩,可有意思了。”

顾茗戴着眼镜,又打开了笔记本电脑,表情严肃,仿佛这一室的温情

都和她没什么关系。

“可以吃饭了。”迟蔚系着围裙端着菜上餐桌。

钟晓欧取下顾茗的眼镜,合上笔记本,“吃饭了,亲爱的。”

关以彤上酒窖里拿来红酒,因为是吃饭时间送关以彤她们回来,所以小赵也留下来吃饭了,小赵坐在角落里开酒。高脚杯渐渐漾出猩红的血色,关以彤抿了一口,“还是我自己家的酒最好喝。”

觥筹交错间,大家都喝了不少,不知是谁说了一句,下雪了,几人都纷纷来在窗边。

“是雪吗?”作为十几年都难得下雪的西南地区,下雪简直像中彩票一样。

“真的是雪。”

“今年居然会有雪。”

窗户外,一阵一阵地寒风,室内的人紧紧将毯子将几人裹在了一起,南方不容易下大雪,好不容易下雪也像这样,像碎片一样,细细密密的,像盐,总是还未落到肩头,就已经化了,让整个天地间都湿湿漉漉的。

几个成年人,看了一会儿雪,又觉得没意思,像关以彤那种没长骨头的不知何时就坐在了地毯上,也导致大家也跟随她的脚步,拿着酒和菜围坐在了一起。

“哎呀,这个家,还是要有你们在,才热闹,平时多冷清啊,是吧?”关以彤醉眼朦胧地望着沐瑶,“让你们都搬过来,又不听。”

顾茗听她这话也都听出茧子来了,这个不甘寂寞的女人,太喜欢热闹了。

外面雪似乎下得更密了,夜渐渐深了,酒也越喝越多,不值为什么,钟晓欧有些动容,她拉过顾茗的手,十指紧扣,不知道谁起的头,好像是小赵吧,一向腼腆的司机小赵居然说,大家一人一句给身边人的话吧。

此起彼伏的“我爱你”像呢喃,小赵微笑而沉默,觉得自己是在给自己挖坑,这样的日子,她应该回家看她的小电影,而不应该在这里吃狗粮,还吃三份。

钟晓欧还在顾茗的耳畔,轻言吸允,她说,“从今以后,我觉得这世间的一切美好,它们都是与你有关的。”

顾茗咬着她耳朵说,“我爱你。”

关以彤躺在沐瑶的腿上,玩着沐瑶的手指,喃喃道,“一人说一句啊?那我说,现在想让这手指进入我身体,成吗?”

“你大爷。”沐瑶也没成想,在大庭广众下,能这样黄暴。

钟晓欧没来得及捂顾茗的耳朵,倒是迟蔚先下手为强,直接给许诺捂住了。

“关总,你不能这样。”

顾茗起身就要走。

关以彤笑着拉着她的手,“行了,我开玩笑的啦,大过节的,能不能不要这么严肃?”

沐瑶怕顾茗又闹着要走,只好收敛道,“我只想每天都和关以彤上床,当然,希望她有时不要那么变态地要求那么多姿势。”

“你不是也很喜欢吗?”关以彤恬不知耻地说到。

还好这次钟晓欧激灵,直接将手机耳塞塞进了顾茗的耳朵里。

迟蔚说:想和小许诺一起走下去。

许诺说的什么,大家都没听清,只覆在迟蔚耳边,就迟蔚一个人听到了。

生活里面总是有很多美丽的时刻,美丽的片段,像现在,和心爱的人靠在一起,和朋友聚在一起,外面下着雪,屋里烤着火,喝着红酒,说着一些无关痛痒的荤话,未来是什么呢?谁都期盼有好的未来,可是在前行的路上,会有那么多的困难,诱惑,人生越远越笃定地久天长,可最好,好不过现在。好不过现在被你捂过的手,一起看过的雪,还有在这样温暖而酣甜的夜里,靠在你肩头微醺着昏昏欲睡的人..........

司机永远是最清醒的那一个,吃了三份狗粮的小赵清醒着玩着手机,可渐渐看着,眉头就拧成了一团。

“顾总.......”小赵小声地叫着。

顾茗醉眼惺忪,没听见。

小赵又大声地说着,“顾总.......不好了,出事了。”

“怎么了?”顾茗抬了抬眼问道。

小赵起身,来到她身侧,将手机递了过去,顾茗瞬间清醒了,脸冷峻得像冰一样,骂道,“还能不能行?还能不能消停?大过节的也不让人休息,你找的什么人都这么不省心?”顾茗气不过,踹了关以彤一脚。

“怎么了?”

顾茗将小赵的手机扔在关以彤面前,屏幕上是一些打码的不雅照,新闻标题赫然写着:“经典国际继董事长闹出同性新闻后再出力作。”那两张脸居然一个是策划部的靳经理,一个是人力资源部新来的那位,朗朗乾坤,就不能把办公室的窗帘拉好一点吗?????

~~~~~~~~~~~~~

温情只存在了那一时,生活依然继续,生活中存在的困惑、苦难和痛苦也从未消减,可总有些东西,是不一样了,就诚如钟晓欧而言:有了你以后,这个世界所有的美好,都与你有关了,你,找到了那个人了吗?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