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

遥远的宇宙尽头,空间与时间在这片空域都极度的不稳定,在这里,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乐>文》小说 www.しwxs.com

就在这死寂冰冷的宇宙尽头,有一轮残破不全的星海静止在这里,似乎沒有任何的活力,远远看去,这轮星海闪烁着七彩斑斓,星团外形好似一颗残破的心,因为在这颗“心”的中间,一条暗黑色的星河奔流而过,好似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一道伤疤,虽然不起眼,但是却痛彻心扉,永远也不可能抹去。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奥拉星团边缘,一双血眸看着这奥拉星团,突然有种悲意。

不是别人,正是叶飘零。

叶飘零似乎已经感觉到是谁在等待着自己,但是他却不敢相信,毕竟,这段感情,已经过去了数个文明纪元,已经不是用“年”可以计算的了,会是她吗。

“微雪……”叶飘零喃喃自语,内心的暗伤再次被无情的揭起。

凭着感觉,叶飘零行走在贯穿整个奥拉星团的黑暗星河中,就在这时,一片晶莹的雪花却缓缓从远方飘落,叶飘零伸手,雪落飘然落在手心,缓缓的融化,化为点点荧光消失不见,再也勾不住。

随着雪花在星空中飘洒,叶飘零似乎看到了一大片的雪山在黑暗星河中漂浮,一望无际的雪枫林在摇曳,这是一道奇景,壮观无比,在未知的宇宙深处,竟有雪山在星河中沉浮,无比巨大,一望无际。

看到这一幕,叶飘零浑身都在颤抖,这是曾经的战天强者,曾经的血魂天,曾经的僵尸巅峰,无神岁月的开创者叶飘零。

在世人眼中,那就是一道丰碑,一道永远也不能超越的灵魂人物,但是在此刻,却真的颤抖了。

他认识这片雪山,认识着雪枫林,认识这里的每一片雪花……

曾经在这片雪山中,自己与令狐微雪情定终身,自己与令狐微雪好似孩童般,忘记了尘世的烦恼,在雪地中打滚,在雪地中扔雪球,在雪地中亲吻……

叶飘零似乎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和令狐微雪在雪枫林中打闹,当时的自己,意气风发,当时的令狐微雪,天真可爱,但是那仅仅是两道幻影,幻影过后,什么都是空想……

突兀间,叶飘零看到了一块青色顽石,屹立在漫天大雪中,盖上了一层厚厚的雪花,半个石身都已经被埋沒,但是青石依然醒目,倔强,不屈,执着,纹丝不动,似乎坚定着某种信念,等待着自己想要等到的人,而这块青石,曾经也是以这份执着,在忘川河旁,在奈何桥头,静静的矗立了无尽岁月。

谁若九十三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三世情缘,青石为证。

叶飘零一步跨出,來到了青石面前,在青石上,三个大字晃花了叶飘零的双眼,令叶飘零内心颤抖,叶飘零缓缓伸出手,抚摸着这当年由令狐微雪亲自刻上的三个大字,几乎要大叫出声。

“三生石……”不知不觉,两行清泪自叶飘零眼中滑落。

“飘零,你哭了……”一声呢喃传來,令叶飘零恍惚间似乎穿越了时空,回到了当年那个令自己无比神伤的时光。

缓缓扭头,在叶飘零面前,一个美丽动人,完美无瑕,身穿白色衣衫的女子静静的站在雪地中,清澈的双眸带着一丝温柔的笑意,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男子。

“飘零,终于见到你了……”看着久久沒有回神的叶飘零,女子再次轻笑出声。

“微雪……真的是你吗。”叶飘零缓过神來,有些虚幻的感觉。

“嗯,飘零,是我,微雪。”令狐微雪走上前來,拉住了叶飘零的双手,抚上了自己绝美的脸庞。

在触碰到令狐微雪的那一刹那,叶飘零便突然意识到,眼前的令狐微雪,仅仅是一道执念,一道久久不肯消散的执念,真正的微雪,再也回不來了。

“微雪……为什么……为什么只能见一面……”叶飘零不愿接受这一幕,但是所有的一切他都明白,这不是他可以改变的,生死之力,无人可以超越。

令狐微雪莞尔,一笑百花黯然,道:“飘零,我等你好久了,自从上次分离,我就一直在等你,如今终于等到了,飘零,我很想你,我真的很想你,留下这道执念,就是为见你一面,如今看到你安好,我也放心了,飘零,我爱你。”

“微雪,我也爱你,我一直都爱你……”叶飘零死死攥着令狐微雪冰凉的纤手,不肯撒手。

“飘零,我时间不多,我曾经一直在奈何桥头等你,但是你是僵尸,你是天,永不会踏奈何桥,所以我一直在找你,我还见到亦寒了,你的儿子,长得很像你,不过比你帅。”令狐微雪俏皮的笑了笑,叶飘零也笑了,但是内心更多的却是彻骨的痛。

“飘零,你看后面,其实大家都在等你,等你回到这里。”令狐微雪拉着叶飘零,叶飘零转身看去,只见一道道熟悉的身影在自己眼前晃过……

叶菲儿,令狐渊,令狐剑,凌志,皇甫顺,还有小麒麟,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在冲叶飘零招手,但是都是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漫天大雪中。

“朋友们。”叶飘零大吼,但是却留不住一个,最终他无力跪倒在地。

“不要悲伤,飘零,离别只是暂时的,你要知道,我们一直在你身旁陪着你,从來不曾离开,带着我们的这份儿,一起去战斗,我们说过,要创造一个美好的明天,黑暗就快要褪去了。”令狐微雪轻柔的环绕着叶飘零脖颈,不过却在逐渐消失。

在消失的那一刻,令狐微雪却突然留下泪水,在叶飘零脸颊留下了一个冰凉的吻,继而彻底的消散了,见到了叶飘零,令狐微雪的这道执念完成了念想,再也沒有继续存在的力量,终于消散于天地之间,再也无法回归。

随着令狐微雪的执念消失,这漫天大雪也逐渐崩析,雪山也消失不见了,留给叶飘零的,也仅有一片黑暗无比的星河。

跪在星空中,叶飘零久久不能自已,不过他是战天强者,知道自己该要干嘛。

片刻后,叶飘零重新抬起头,但是脸上的悲伤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坚定,只见他站起身,喃喃自语道:“微雪,朋友们,我们一起去,去和那些所谓的主宰,做一个最后的了断。”

反面世界的大门此刻已经被完全打开,斗战神尊,战云天,华胥神母齐肩并战,三人合战原命,仙光,拳印,铁棍齐力轰杀,原命则以黑暗星河为兵刃,时而化为巨刃,时而化为铁爪,力战三人而不落下风,不得不说修为超绝。

“就凭你们。也敢与本尊争雄。”原命冷笑,星河化长刀,刀印不断挥洒而出,将整片虚空也轰的支离破碎,战云天和华胥神母被轰退,战云天更是半边身子被打的几乎成为了肉泥,华胥神母也是娇躯染血,目光更加犀利。

斗战神尊铁棍横挡,一棍破万法,将打來的漫天法印一同击溃,不过他自己也是后退数步,不同的历史对其他历史的传承压制极其厉害,这也是原命为何明知斗战神尊为至高神后裔,但依然不惧怕的主要原因。

“你父亲给了你一副好躯体,可惜了,你施展不出。”原命看着面有不甘的斗战神尊,冷冷笑着。

在远方,无极诸族与反面力量已然打成了一片,暗灵舞,龙飞月,银魔,叶亦寒,小布丁,小奇,玉皇,怪老子,龙皇,龙飞阳等人竭尽全力,与那数名统治者缠战,霞光伴随着血肉,大印轰击着长空。

战场已经延伸出反面大世界,想着未知的时空领域伸展而出。

这一刻,似乎所有人都失去了怜悯之心,就连那慈眉善目的极乐佛陀,也是全身染血,变得无比狰狞,他本是四面天佛的一部分,但是最终也沒有回归原体,因为在当时绝望灭世的时候,九龙尊者的灵骸被无情抹杀。

蓝影儿身穿石甲,一拳轰传了长空,留下了一道贯穿时空的巨大裂痕。

喊杀声与咆哮声充斥着每一个人的耳膜,鲜血与残尸成为了此刻的主旋律,不管是美丽绝尘的仙子,还是凶恶残酷的巨魔,在这片战场上,沒有任何的区别。

战争,突然之间呈现出一股意境。

大荒天与龙飞阳合兵一处,牵制住一名统治者,虽然无法于统治者抗衡,但是也让统治者颇为头疼。

然而就在战场越來越血腥残酷的时候,异变,突然发生……

“寂灭,送汝等入轮回。”淡漠的声音在战场之上幽幽响起,还不等众人有所反应,一片奇异的力量横扫战场,一片又一片的人影连吭一声的时间也沒有,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

“不好。这是月轩的寂灭。大家快退。”看着这今天的杀伐之力,闵爱儿不由大叫一声,但是因为这一瞬间的迟疑,闵爱儿被一名天尸生生撕碎,下一刻快速在远方重组,脸色苍白,那天尸则被寂灭扫中,当场灰飞烟灭。

“天道之下,皆为蝼蚁。”冷漠的声音响起,一个枯瘦的身影踏着死亡缓缓而來,苍白长发无力的低垂,这老人看上去沒有丝毫的出众,风烛残年,但是就是这么一个看似毫无生命力的老人,却令整片战场寂静无声。

虚无战场蔓延向未知领域,阴阳轮还在不断吞噬着所有,天道的突然出现,令所有人都为之窒息。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道吗……”

“真不可思议,天道竟然是个生命体。”

无极诸族在议论纷纷,另一边,反面世界也同样不平静。

存活的八大统治者围绕着原命,一个个背负光环,脚踏血云,强大无比,但是现在,也不敢贸然行动。

叶亦寒,龙飞月和银魔三人暗中相视一眼,缓缓后退隐入了无极诸族中,小布丁也不知何时沒了踪迹,大荒天,玉皇等强者纷纷上前,无极诸族和反面力量都对天道的突然出现充满了戒心。

“他霸占了月轩的身体,获得了月轩的寂灭。”龙环皱眉。

天道静静的站在天边,纹丝不动,但是一双眸子却缓缓扫视着所有人,斗战神尊,华胥神母,战云天,原命,这四大主宰此刻面临的压力大过于任何人,许多人鬓角已经渗出汗珠。

就在这时,虚空中突然纷纷崩裂,一座座坟墓凭空出现,一具具尸体从坟墓中破土而出,虽然是尸身,但是其散发出的汪洋般的波动,却瞬间令无极诸族和反面世界许多人闷哼出声,几乎要抵抗不住。

“退。”华胥神母纤手一挥,令无极诸族连退千里。

正在前往阴阳轮处的叶亦寒此刻蓦然看向了身后,神色大变,道:“这是……第一代的天道诸神。”

“怎么可能。第一代天道众神不是已经被神魔印镇压了吗。”小布丁一脸的不可置信。

“神魔印……无法抵抗天道的力量……”叶亦寒喃喃自语。

“别迟疑了。这种时候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快点,以布丁之身掌控阴阳轮,一举灭了天道。”银魔脸色坚毅,沉声催促。

天道此刻仿佛有所感应,抬头看向了远去的叶亦寒几人,冷哼出声:“狗,也配与吾战。”

“不好。”看着天道的注意力突然放在了叶亦寒几人身上,战云天几人都是大吃一惊。

“小心。”洛曦沒有丝毫的迟疑,洛河神术施展,洛神湖如碧海蓝天铺展而出,洛曦几乎在刹那间拦在了天道与叶亦寒几人之间的位置。

“该死。快走。”看着洛曦奋不顾身截住了天道的力量,战云天和斗战神尊等主宰都是吃了一惊。

“轰。”

火光冲天而起,狂暴的力量将洛神湖都彻底颠覆,斗战神尊沒有迟疑,铁棍如山般压落,但是依然为时已晚,在狂暴力量淹沒天道的那一瞬间,寂灭的波动已经攀上了洛神湖。

洛神湖快速涅灭,悄无声息,洛曦极力阻止,但是这一切都发生在火光电石之间,还不等人缓过神來,洛曦已经消失不见,留给众人的,仅是一抹幽然的蓝光,那是洛神湖的颜色,不过也缓缓消散了。

叶亦寒几人此刻已经接近了阴阳轮,不过心中却突然一颤,似乎失去了什么重要的存在,扭头看去,叶亦寒顿时色变,几乎要怒吼出声,不过被龙飞月和银魔纷纷拉住。

“亦寒。你是天选。做你该做的事情。”龙飞月大叫。

身后战场,浓烟散去,天道瘦弱的身影竟然生生扛住了斗战神尊的一棍,根本沒有躲闪,只见那根根白发上扬,形成了一双铁掌,将铁棍死死缠绕,任凭斗战神尊怎么拉扯也无法夺回。

“不是至高神,也妄想与吾争锋。”天道的语气依然冷漠,寂灭的力量肆虐,无极诸族一片接一片被毁灭,反面力量也无法逃避。

“生亦何哀,死亦何惧。拼了。”看着自己的族人惨遭屠戮,极度的恐惧令无极诸族发狂,近乎是自杀般的冲向了天道,但是在寂灭的面前,无人可以存活。

一群又一群的无极族人,好似飞蛾扑火,义无反顾,前赴后继的冲向了天道,虽然所有人都知道自己上前便是死,但是如果不这么做,那么天道肯定会针对叶亦寒几人,如果三道出现了三长两短,那么一切就都完了。

天道众神此刻也拔出了利刃,冲向了无极族人,原命沒有丝毫迟疑,号令反面力量反而冲杀向了天道众神,在这正反生死一刻,正反力量竟然出现了短暂的联盟。

这一幕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

华胥神母,战云天都看向了原命,但是原命的目光却死死锁定天道。

“上。七杀。”看着反面力量暂时拖延住了天道众神,战云天也不再迟疑,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沒有永恒的联盟,沒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虽然无极诸族对原命异常敌视,但是在这短暂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牵制天道一事上。

反面力量和天道众神战成一片,八大统治者此刻也不好过,与对方数十名神王恶战,寂灭的力量还在肆虐,但是此刻却被斗战神尊拦截。

斗战神尊身怀至高神血统,寂灭,无法对斗战神尊起作用。

身后虚空染血,混沌破碎,这是一场焦灼的战事,正反力量在这一刻戏剧性的发生了改变,竟然全部为叶亦寒等人争取时间。

不过就在叶亦寒等人即将到达阴阳轮核心之际,一个人影却突然出现,竟然一口将小布丁吞了进去,这一切发生了如此突兀,令叶亦寒三人完全沒有反应过來,等他们扭过头來,小布丁已经被吞噬。

“道飞子。”看到这身影的面容,三人都是大吃一惊,久久沒有露面的道飞子,如今终于出现了,但是此刻却神情恍惚,明显被控制了。

“道飞子是大道的一缕影子,糟了,大道要自我完善……”龙飞月暗自呢喃,银魔反应迅速,此刻已经拦在了道飞子身后,截了道飞子的退路。

道飞子面无表情,看着眼前三人,道:“汝等,要与吾战。”

“杀。”银魔沒有过多的话语,直接用行动回应了天道的疑问,魔刃如闪电,直接刺向了道飞子的后脑,要将道飞子的脑袋生生切开。

龙飞月也在下一刻祭出了冥殿,骤然放大玩呗,从天空狠狠镇压而下,封困了道飞子的所有退路。

“小心点,别伤了布丁。”叶亦寒大步上前,手中结印,同样盖向了道飞子。

然而道飞子却突然冷笑一声,一口喷出了小布丁,表情瞬间变得狰狞,道:“此乃吾身一部分,汝等有何权力阻拦。”说着一记巴掌闪出,竟将三人完全打飞,继而一手死死攥住了小布丁,手掌中有熊熊火焰烧起。

叶亦寒眉头一皱,那是无上道火,可炼化万物,小布丁凶多吉少。

“呃……”一声痛楚的**从小布丁口中发出,此刻的小不点完全沒有了之前的灵动,取而代之是恍惚的神情,以及蔓延全身各处的道火。

道飞子面容扭曲,双眸释放出无情的光芒,死死的盯着小布丁。

巨大冥殿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生生阻挡在高空中,迟迟不能落下,龙飞月极力催动,却也不能撼动其分毫。

“该死……这是道的力量,我无法撼动。”龙飞月嘴角溢血,咬牙说着。

另一边,在众人的支援下,猴子已经抽回了铁棍,四大主宰合力大战天道,竟然也无法伤其分毫,战云天七杀已经运转极致,此刻白发苍苍,脸上都已经布满了皱纹。

七杀,杀人杀己,以生命來换取巨大的战力,但是在此刻,却无法重创天道,这不由令战云天又惊又恨。

华胥神母也被打崩了数次,此刻脸色苍白,无力回天。

原命更是悲惨,被天道用寂灭毁灭了半个身子,这是用真正的死亡所伤,根本无法复原,原命心知肚明。

这场本來是正反的清算之战,如今却因为天道的突然介入,变成了正反合力抵抗天道的战争,世事无常,沒人会料到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就在这时,一道血红色身影冲入了战场,杀气腾腾,刚一出手便天崩地裂,道纹如万山,横扫天道众神,打翻一片。

“叶飘零。”看着來袭的人影,大荒天自然喜出望外,继而快速说道:“快点融合,灭杀天道。”

叶飘零血眸闪灭,看向了远方时空错乱的最强战场,沒有迟疑,祭出了体内天印,大荒天也立刻祭出天印,两大天印快速融合。

“这是无极之道的盛世,我势必会在融合中消散,一切交给你了。”在大荒天融入天印的那一瞬间,厚重的手掌重重的拍在叶飘零肩膀上。

叶飘零沒有言语,也被天印快速纳入。

“护好天印。”小奇沉喝一声,与众人组成一道墙盾,将天印护在其中。

反面世界统治者也拦在前方,将天道诸位神王拒之远方,看到反面世界这一幕,无极诸族多多少少有些欣慰,毕竟在最后关头,这场战争的实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天道此刻再次被斗战神尊等四位主宰拦截,大战再次展开,天道神王也发起了更为犀利的进攻,因为如果两大天印成功融合,那么势必会再次出现一位堪与主宰比肩的至强者,到时候对天道将极为不利。

这场战斗更加的血腥,尸体如大海,道纹如天地,在这片虚无间展开了最巅峰的对决。

战云天打的最是残暴,以生命维持七杀,爆发出无以伦比的超强战斗力,乱天八式疯狂猛砸,继续要打碎这片虚空,时空历史全部被排挤在外,无法干涉。

道飞子此刻已经冲出了叶亦寒三人的围攻,向着战场快速冲去,宛若一道魅影,速度快到极致。

叶亦寒踏荒八步施展,如影随形,始终缠住道飞子,不断交锋,浓密的长发肆意挥舞,叶亦寒几乎打到疯狂,他已经意识到,这已经不是真正的道飞子了,而是被天道完全控制的道飞子,道飞子的真正神智,恐怕已经被完全抹去。

“道飞子。难道你真的死了吗。”叶亦寒怒吼着,一拳猛轰而上,和道飞子对轰一记,不管如何,也不能让道飞子接近天道,只要接近天道,那么天道肯定会完善,到那时候,一切就都难说了。

”小小无极,敢阻吾意志。”道飞子眼神冷冽,丝毫不惧叶亦寒。

叶亦寒自然也不能退缩,战事已经进行到这一步,不能容忍任何差错,否则这个跨越时空的布局,将全部前功尽弃。

“我不会让你毁掉一切的。”叶亦寒大喝,天灵突然霞光万道,一道犀利剑芒冲天而起,直接斩向了道飞子。

道飞子顿时色变,沒有丝毫停留,远方的天道也察觉到了危机,不顾围攻自己的四位主宰,生生抗下了斗战神尊和战云天两击,道纹快速弥漫而出,好似一片星系,直接将远方的道飞子卷了回來。

天命穷追不舍,在道飞子刚刚被天道拉回身边的那一刻,天命的犀利剑锋也逼至眼前,天道退无可退,伸手凝出如山法印,狠狠的拍向了天命。

然而天命全然不受影响,好似匕首撕纸,洞穿了法印,继而毫不停留,从天道枯瘦的身体中穿过,巨大的力量将那身体崩的粉碎。

“呃啊。”天道愤怒咆哮,就是这把天命,曾经斩下了自己的身体,今天又毁灭了自己的假体。

失去了月轩的身体,天道顿时化为一尊巨大的影子,顶天立地,三头六臂,龙尾人首,好似灭天修罗,看上去无比恐怖。

天道两只眸子一金一黑,射出两道令人心悸的冰冷目光,虽然被天命重创,但是依然强大无比。

“呃……怎么回事……”道飞子此刻依然被天道禁锢在身前,看上去无比的渺小,在天道受到天命打击力量暂时减弱之时,道飞子双眼恢复的清明,在看到周围这混乱的一幕,道飞子大惊失色。

叶亦寒等人此刻已经冲回了战场,意识到道飞子恢复了神智,叶亦寒不由大叫道:“道飞子。不要被天道占了心智,快苏醒过來。”

“咳咳……”但是由于强行驱动天命,叶亦寒元力消耗过甚,此刻不由咳嗽起來,被身边的龙飞月一把扶住。

“天选,我……啊。”道飞子正欲开口,却突然间一声惨叫,只见一道寒光闪烁的纹络洞穿了道飞子的胸膛,将道飞子生生挑起,道飞子痛不欲生,身体的力量与生命在快速流逝,很明显,天道要将他彻底吸收了。

“愚昧,汝与吾同为一体,如今怎能和这帮蝼蚁同心。真是天大的笑话。”天道语气森寒,不带有丝毫的感情。

道飞子狠力挣扎,但是在天道面前,他无疑于弱小无比。

“道飞子。”看着道飞子即将消散,叶亦寒不由再次大叫,斗战神尊等人也沒有迟疑,立刻出手,此刻的境地,哪怕是己方亲手杀了道飞子,也不能让天道吸收道飞子,如果吸收了道飞子,那么天道就会完善,到时候就更加不好对付了。

“啊……好熟悉的感觉……”在斗战神尊一棍落下的时候,道飞子的身体也最终消散了,吸收了道飞子,天道自然也就吸收了小布丁,只见一只乌黑的利爪直接抓住袭來的铁棍,继而将斗战神尊挥手砸了出去。

在完善的天道面前,斗战神尊竟然连还手的力量也沒有,瞬间被天道砸碎了虚空,不知被扔到哪个虚无空间中去了。

在场诸人全部骇然,如此强大的天道,将如何抗衡。

“汝等,接受吾之意志吧。”天道完善,诸人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最终还是发生了,一道寂灭,灰飞烟灭,不管是无极诸族还是反面世界,在此刻都显得如此的不堪一击。

“超越主宰的力量,为何阴阳轮无动于衷。”原命最先沉吼。

“因为吾乃是天道。”天道伸手,虚空破碎,时空都崩碎其中,这一片似乎成为了一个巨大的黑洞,无限大又无限小,一切都似乎在回归。

“你是天道又如何。”就在这令人绝望的一刻,一声咆哮却突然传出,一个人影极速冲出,伸手化出一个星河般大的手掌,沒有丝毫留情,一个耳光便打在了天道脸上,这一幕令所有人震惊,包括华胥神母和战云天这类主宰,扇天道耳光,古往今來第一人啊。

小奇长发飞舞,双眼血光大盛,死死的盯着天道,在他身边,斯莱恩残翼挥动,全然不惧。

“僵尸吗……”被小奇一耳光扇中,天道竟然沒有暴怒,只是意味深长的看着小奇和斯莱恩。

看着小奇和斯莱恩,所有人都恍然大悟,僵尸乃天道之外,不管是寂灭还是天道,对僵尸,都沒有绝对的压制力。

“不战则亡。我们。沒得选择。”小奇看着疲惫的诸人,大喝出声。

“对,不战则亡。”蓝影儿喃喃自语,走到了叶亦寒面前,动人一笑,道:“亦寒,是时候了。”

叶亦寒眉头一皱,下意识的抓住了蓝影儿的纤手,他知道蓝影儿将要做什么。

蓝影儿给叶亦寒的,只是一个美丽不可方物的笑容,淡淡的道火自蓝影儿体内窜出,她在熔炼自己。

叶亦寒嘴唇动了动,他想要去压灭那股道火,但是最终却什么也沒有做,因为这个结局,是必然的。

“结法阵吧,除非你回归无极,否则,我们毫无胜算。”在绝美容颜消失的那一刻,蓝影儿笑着:“叶家走的路,无人可以阻挡,我们还有儿子呢,我们儿子,会代我们走完最后一步。”

蓝影儿化为一道精纯的光芒,融入了叶亦寒眉心,在其体内,蓝影儿的光芒和蓝魅儿的光芒融为一体,无极传承,终于归体。

“朋友们……”叶亦寒嘴唇动了动,看向了诸人,传承归体,一切都不再受叶亦寒控制了,因为无极的力量要苏醒,所以会灭杀掉所有人,将一切的力量再次拿回來,因为当年无极创世,身化万物。

“终有一死,无须多想,身死之后,对我等而言,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玉皇上前,成为了第一个消逝的强者。

“众生死,为了众生活,这是一个大轮回而已,我们所有人都会死,大道,你毫无胜算。”希望的声音响起,在希望的作用下,所有人开始靠拢叶亦寒,一个接一个的消失,众人都是义无反顾,历经了生死,看穿了所有,在这一刻,生死,竟然沒有那么遥远。

星空破碎了,时空涅灭了,生命汇聚于一体,无极,真正归來。

叶亦寒此刻被强盛的光芒淹沒,那是精纯的念力,全部涌入无极体内,叶亦寒好似一个巨大的黑洞,尽情的容纳海量的念力,一步一步攀上了巅峰。

这一切的过程,天道都是默默看着,他并沒有插手,不过在此刻,他却感觉到了危机,这种信仰,这种念力,他从未看到过。

原命此刻也沉默了,他现在终于有点明白,为什么无极诸族是最难对付的种族,难道,这就是原因吗。

战云天是最后一个融入叶亦寒体内的,也是最为强大的,七杀的力量已经耗尽了他的命能,他要用最后的一丝价值,來为无极归位谋取更大的力量。

最终,这片黑暗中,仅剩下了原命,小奇,斯莱恩,还有一个沉浮的天印,以及……无极。

此刻的叶亦寒已经彻底的消散了,如今的是无极,虽然有叶亦寒的记忆,但是却已经不再是叶亦寒了。

因为他已经沒有了身体,确切來说,抛弃了身体,这才是真正的无极。

一个金光灿灿的虚影,沒有实体,看不真切,但是无比强大,超越主宰的力量。

阴阳轮蠢蠢欲动,但是却迟迟沒有过來,叶亦寒可以看到,在阴阳轮中央,坐着一缕虚淡的影子,那是秦少锋,从战斗开始的那一刻,秦少锋便一直在控制着阴阳轮,叶亦寒自然也懂得秦少锋的意思,那就是尽可能的削弱天道,最终用阴阳轮镇封。

在叶亦寒周围,三道光芒在环绕,正是王道,冥道与霸道。

天命悬浮在上空,被叶亦寒彻底掌控。

天印破裂,一道人影走出,神魔气息铺天盖地,两道眸子摄人心魄,叶飘零,融合了大荒天的叶飘零。

“哼,看來这就是汝等的极限阵容了,來吧,让吾见识一下,你们的力量,究竟能有多强。”天道言毕,伸手一片道纹激荡,其间孕育有千万星辰,好似一道星河,铺天盖地而來。

叶亦寒上前,双眸闪烁,道纹激荡,远远看去,两片宇宙硬撼三击,毁灭所有。

叶飘零更是狂暴凶猛,挥拳而上,自身似乎就是一个爆发的宇宙,每次挥拳都有星海在颤动。

原命如今反而成为了弱者,他现在终于明白了,自己本來就不是无极的最终目标,他们的最终目标,是天道。

“无极。这是黑暗星河,反面的根基,蕴含着至高神的力量,现在由你掌控最好不过。”原命将黑暗星河交给了叶亦寒。

叶亦寒皱眉,却沒有迟疑,伸手拘过黑暗星河,一个法印将其打入了天命之中,成为了天命的养料,到现在,能真正对天道产生威胁的,也就是这把天命了。

看着黑暗星河消失,原命不由身子一颤,喃喃自语道:“父亲,我这步路,走的对吗。我想……应该是对的,根基消失了,呵呵……”

战斗激烈,沒有人注意到原命消失了,黑暗星河本就是反面根基,如今根基彻底消散,反面的一切,都将随之而亡。

在叶飘零和叶亦寒与天道硬撼之时,小奇和斯莱恩却退出了战场,拼力打穿虚无空间,他们在为斗战神尊打通道路,让斗战神尊快速归來。

天道自然也意识到了小奇和斯莱恩的打算,无奈此刻却被叶家父子牵制,他真的沒有料到,叶家父子,竟然强大到了这种地步。

“嗨。”就在这混乱一刻,铁棍再次崩碎所有迅猛砸落,宇宙的力量在肆虐,狠狠砸在了天道肩头,天道闷哼,身体有些虚淡,但是凶狠无比,一连数掌横断虚空,全部打在了斗战神尊胸膛。

斗战神尊刚出面便被重创,但是叶亦寒和叶飘零也抓住了时机,叶飘零一记掌刃劈开了天道的道纹,紧接着叶亦寒天命祭出,生生切进了天道的眉心。

“吾乃为道。不可能亡。”天道被打出了真火,仰天怒吼,化身道纹,瞬间将叶亦寒和叶飘零震得粉碎。

两道身影在远方重聚,不过却很是虚幻,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消散,天道的道力太过于恐怖,因为他就是至高的道,他的道灭了,除却尸道,所有的道都要灭,也就是说,叶飘零和叶亦寒,灭杀天道,本來就是自灭之举。

“重塑天道。”斯莱恩大吼。

“就是现在。斯莱恩,上。以我尸道,乱你天道,哪怕鱼死网破,也不会让你继续下去的。”小奇发了狂,与斯莱恩化为两道精纯的道光,冲入了天道的终极道纹之中。

在进入道纹的那一刻,小奇和斯莱恩便彻底粉碎,尸道侵入了天道,两大道力开始相互碰撞涅灭,这是一场真正的大毁灭。好似无数个宇宙掺杂在了一起。

“呃啊。”叶飘零再次不顾一切冲上前來,如今的一幕,让他想起了当年的无神一战,同样的惨烈,同样的无奈,同样的愤怒。

天道再次化出虚影,不过此刻的力量却开始快速减弱,因为他的体内有了尸道,尸道正在疯狂的与自己展开了同归于尽的相互吞噬同化。

尸魔帝君,本就代表了尸道的最高境界,为尸道至强,而道,不分贵贱,不分高低。

叶飘零大开大合,与天道再次陷入了大战之中,尽管天道势微,但此刻仍然不能小觑,叶飘零在短短瞬间便已经被崩裂了数次,然而叶飘零毫不后退,他的每一次攻击都是灭道,不断在配合尸道,磨灭天道的力量。

因为叶飘零本就是僵尸,所以他能最大力量配合着天道体内的尸道。

然而这个做法也是危险的,因为这将会把叶飘零完全置于天道的轰杀范围之内。

“亦寒退后。你不要动手。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你。”看着叶亦寒将要冲上來,叶飘零不由大叫。

叶亦寒生生止住了身形,他的心早已经痛到麻木,在前方浴血拼杀的,是自己的父亲啊,但是自己却帮不上忙,因为他有自己的事情。

在叶飘零与天道奋力厮杀之际,叶亦寒快速祭出三道,形成了三片巨大的世界,三大道义合一,将自己和天道连在一起。

就在这关键一刻,叶飘零被天道用道纹淹沒,彻底的涅灭。

“汝等。败了。”天道狂吼,有些狰狞,一把便抓向了叶亦寒。

叶亦寒在这一刻几乎要疯了,难道付出了这么大的牺牲,最终还是要败吗。

不过就在天道的道纹将要击中叶亦寒的那一刻,异变突起,天道的头颅突然炸开,一只八相天瞳沉浮在其中。

只见一个小小光团无力的环绕在其中,道:“你大爷的,想要吞噬你鼠爷么……不付出点代价,怎么可能……”

“布丁。”叶亦寒喜出望外,他真的沒有料到,小布丁竟然撑了这么久,沒有让天道完全吞噬。

“众志成城,信念至极,便是奇迹……”虚无的声音响起。

叶亦寒心头一震:“奇迹吗。”

当年无极创世,曾留二道意念,一曰希望,一曰奇迹。

小布丁最后看了一眼叶亦寒,冲叶亦寒竖了竖大拇指,油尽灯枯,化为虚无,他本就是暗藏的一,如今这个一被天道吞噬,能撑到现在已属不易,现在,他终于是沒有任何的力量活下去了。

“天道。败的是你。”斗战神尊拖着重伤之躯,化为宇宙包裹上去,将天道彻底的束缚、

“无极。就是现在。动手。”斗战神尊的大叫声传來。

“封。”叶亦寒沒有多想,三道合一,叶亦寒附身天命之上,令天命的力量几乎是爆发性的激荡出來,直接洞穿了天道的道海,拖着天道冲入了阴阳轮,虚空大涅灭,阴阳轮也四分五裂,成为了世界的……

终结了,所有的一切,在这一刻真正意义上的终结了,大道不存,阴阳消散,历史随之而亡,古往今來,这是所有历史中,最为残酷,最为宏大,最不可思议的一战。

在这场战争最后的刹那间,有一只残破的巨掌袭來,欲将这一切揽下,却被一个长发青年一拳轰回,只见这青年头顶天宫,脚踩地狱,宛若战神般怒喝:“这是前历史的末日。是我后历史的开端。上苍,你别想妄动。”

在未來的时间节点上,有怒吼传來。

沈涵宇扭头看着身后这个残破不堪的一切,默然无语,继而快速遁回了原來的历史,因为,在他的历史,战斗还沒有结束。

阴阳轮覆灭后,所形成的点滴逐渐在演化,最先出现的,是一座山河大川,这里有五尊石像,还有一座巨大的坟墓,坟墓无碑,却宏大无比,好似埋葬着一片宇宙般,磅礴大气,直面那五尊石像。

无尽岁月后,坟墓裂开,一道强光冲天而起,照亮了黑暗,继而大笑声起:“哈哈哈。无极,汝能灭吾呼。你已亡,而吾天道未死。这一切,依然为吾所掌控。”

“呵呵,是吗……”冰冷的笑声传來,令天道愕然一愣。

抬头看去,只见那五尊石像不知何时成为了五名青年,四男一女,此刻并肩而立,静静的看着残破不堪的天道。

天道注视片刻,突然狰狞一笑:“小小五太,也敢犯吾。也罢,吸收汝等,助我重回巅峰。”

“错了。”太易摇头,道:“你的敌人,不是我们,而是我们的父亲,无极。”

说着五太抬手,巨大的法阵出现,一口青铜棺出现,棺盖崩开,从里面出來的,并不是人,而是一把利剑,散发着光芒的利剑,冲着天道便斩了下去。

“啊。天命。无极。你竟然还与天命同在。”看着天命斩來,天道顿时大叫出声,叫声中充满了怨毒和不甘,然而沒有人回应他,仅有一抹淹沒了所有,强势霸道的剑光……

五太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在这一刻,他们眼中有泪水滑落,天命用尽了最后的力量,随着天道一起崩散了。

然而天道依然未亡,他还存在,不过此刻的天道,已经被剥夺了一切,懵懂,毫无思想信念可言。

“大哥,我们呢。”太素抬头。

太易深吸一口气,道:“我们五太,势必要和天道共存,这一切,不能再重演,我们将与天道合一,化为新天道,这个天道,不会有任何的意念,有的,仅仅是伴随众生一起成长的道。”

“真正的无极盛世,终于要开始了,从那个沈涵宇身上,我得知了以后的世界,绝对是一个空前的盛世。”太初呵呵而笑。

太始看着几人,道:“來吧,让我们一起开始,重建一切,完成父亲与先烈们的最后心愿,一个真正的盛世。”

天道再次出现,不过却沒有了任何的力量,生死,依然在天道之上……

时空开始出现了,一片片大陆伴随着满天星辰浮现在这时空之中,死寂的一切开始重新焕发活力。

可有谁曾铭记,曾经有一个无极,十世创世,九世失败,最后一世身化万物,最终烟消云散,牺牲了所有,只为一个真正的盛世,后世的纷乱,由后世去完成,但是美好的心愿与信念,必将永远传承下去。

(全本完)

好吧,这本书是写废了,之后的情节已经完全改变了。

和我原本的计划几乎是缩水了一半的情节,这本无神刚出现,就因为改开头,和中间的数次断更,最终造成了情节上的彻底失败,在此僵尸深感歉意。

这个结尾也是草草收场,僵尸本來想尽力写好,但是因为前面情节的原因,导致后面很多情节无法展开,无法去写,所以僵尸选择了快速结尾。

再多的话僵尸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只能从下本逐渐改变,逐渐去完善,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沒有去面对失败的决心。

《墨玉尸道》,将是我面对失败的第一步。

在此,感谢所有一路默默陪伴我走到现在的读者,你们是值得我尊敬的,如果沒有你们,我甚至不敢说无神会有完结的一天,沒有你们,我估计我现在已经消失在了网文界,是你们,容纳了我所有的错误。

也正是因为你们,支撑了我最后的信念,小说,是我喜爱的职业,虽然一直在失败中挣扎,但是从未放弃,之间的断更,僵尸很抱歉,同时也很无奈,毕竟,僵尸不是职业写手,谢谢。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