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给女生看的漫画

离岚之地西晋国,兴谷郡,东南方。

泗水流域的中下游沿岸,有着无数参天的古木,这是一片罕有人至的地域。

茂密繁盛的山林中,有深谷幽幽,清水绿草间有一块小湖,湖水清澈,可以看见湖中自在的游鱼。

小湖岸边,有一位撑着竹伞的人影。

这道人影高大挺拔,白衣胜雪,有着极其强烈的存在感,一股利刃般锋锐的气机强行破坏掉幽谷的静谧幽深。

幽谷之外,有毫不掩饰的脚步声传来,脚步沉重,落地有声。

下一刻,又一道人影出现在鲜有人至的山林幽谷之中。来者与竹伞人影一般,高大、挺拔,卓尔不群,容貌俊朗,英武之气蓬发。此人赫然是在泗水下游与陶未然交战的南牧雄波!

两记《虚空凝剑术》,两次让陶未然陷入生死危局,南牧世家叛族而出的南牧雄波!

竹伞微斜,露出了一张普通平凡的人脸。

南牧雄波眼中更加明亮了几分,大步上前,出现在竹伞人的前方不远,开怀地笑着说道:“若泽,好久不见。”

竹伞下的人,是南牧若泽,西晋国三大势力之一南牧世家的世子,至高玄法《虚空凝剑术》的真正传承者。

南牧若泽眼中闪过种种复杂之色,他终究还是无法理解作为兄长的南牧雄波为什么叛族而出,离开家族之后为什么还能够笑得如此开怀畅然,不过这些疑惑并不影响他与南牧雄波之间的情感。

“在你四年前的三月十七那天叛族而出之后,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乾清六九七年十月三十一。”

两人的第一见面,是在四年前的三月十八的黎明前,南牧若泽亲手放走身受重创的南牧雄波的那一天。也因此,南牧若泽不得不接受族中宿老的惩戒,哪怕他是世家继承人也无法逃避的罪罚,且也因他的身份特殊反而惩罚更加严重。

传承千年而不朽的古老世家,且发展潜力绵绵不绝,自有其道理。

南牧雄波神情之中有着欣慰,有些苦笑着说道:“你还是一如既往地……严谨,难以想象四年前这样的你会违抗族中的规矩将。”

“那些人将你放出来,是为了苍梧郡发生的那些事情吗?”

“嗯。”

南牧雄波听到答复之后,毫不掩饰心中的情绪,冷笑出声道:“那些像是食腐之鸟的人果然如此,有好处将免去惩罚,把你放了出来。”,说道这里,他又面带忧色地看着南牧若泽,有些担心南牧若泽应付不过来苍梧郡的险恶局势。

南季国数十年来都想要攻占东陈国,并非无因。

第一方面是南季皇族每一代都毫不掩饰地侵略因子,这一代的君主更甚,将季氏一族潜藏在血液灵魂中的进攻性表现得淋漓尽致,且传闻族中这一代的修行奇才季子风将《天地三重封》习成。第二则是左氏一族。

第二点,才是南季国与东陈国爆发大战的根本原因,左氏一族。

南季皇族算侵略性再强,能够成为一国之主,执掌亿万生民,自然也不缺乏智者,晓善恶,知进退。

数百年来东陈国颓势已显,不过东陈之主也不笨,早早跟西晋国结成秘密盟约。南季国自然是知晓其中的局势变化,自从数百年前离岚之地已经是三国鼎立,南季国再也没有了进攻的举动。

西晋、东陈、南季相安无事,数百年都这样过去,这也是相互牵扯的局势。没有哪一国能够以绝对实力将其他二国覆灭。

西晋有耶律皇族,南牧世家,梁东滕氏三大顶尖势力;东陈颓势也不过是因为当年有一门至高玄法缺乏传承,现在的赫连皇族,东门世家与清河聂氏其实也不遑多让;而南季则是季氏皇族与其一手扶持发展的补天阙支撑着南季国国运。三个大国数百年间都没有说谁能够彻底压过谁,不敢轻举妄动。

然而在这几十年中,三个大国间暗流汹涌,局势出现了某些微妙的变化。南季国突然对东陈国出手了。

十一年前,乾清六八六年,南季国第一次对东陈国出手,季氏一族向离岚之地的世人展现出埋藏了数百年的极强侵略性。

短短地两年时间,可是说是南季国以一国之力抵抗西晋、东陈、还有塞外大部的联合攻势,死伤人数有百万之巨。

十一年前的两年战争,离岚之地世人皆知南季国败了,没多久时间,南季国君主操劳过甚,于皇宫内书房处理政务时吐血而亡,谥号“厉”,此字意为杀戮无辜,二日新皇大殿登基,年仅十二。

各方势力都对南季国这一次对东陈国毫无来由的宣战感到疑惑,战争结束之后,无数的人在离岚之地各处隐秘场所出入,西晋国的流蜚,东陈国的单台,塞外大部的黑月,各种情报势力隐秘地出入南季国内。

九年的搜寻与刺探,各大势力略有所得,线索纷纷指向了东陈国的苍梧郡。

也是在此时,南季国已然二十一岁的新皇,展现出超越先王的智慧与手段,将因战败、人心涣散的南季国再度汇聚合流,且暗中联系塞外的灰风部落与贪狼部落,甚至有传闻与西晋国达成了某些隐秘的条件。

九年之后,在种种条件之下,南季国在新皇的引领下再度对东陈国出手。

乾清六九七年的十月,南季国的大军协同塞外两大部落的跟随着,短短数天施展出雷霆般的手段,东陈国的西南方的苍梧郡,已经彻底沦入南季国的掌控之中。

看到南牧若泽的东行之举,再加上流蜚中所获得的某些讯息,南牧雄波已经确定南季国肯定是与西晋国达成了秘密条件,甚至东陈国都有份参与其中。东陈国再不济,也不至于短短数天,让苍梧郡彻底沦陷,这更像是自我放弃般的举动。且南季国的大军再也没有向东陈国的国京景陵逼近过,一直在苍梧郡寻找着什么。

南牧雄波想到这里,心中不由得有些迷惘,只是苦了那些平民百姓。↗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