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偷偷被人骑

擒下地阶修炼者!

这口气不是一般的大啊

程岳山这话一出,不管之前凌家人对他持什么态度,此刻他们都变得半信半疑起来,哪怕是凌康平也不例外。 Ш Ш Ш .Ыqi.com

面对众多质疑目光,程岳山却是风轻云淡的一笑。

这抹淡定,落在凌康平眼里,让他的眼神微闪。

看来这程岳山果然非同一般。

凌康平这个念头刚刚升起时,正好看到程岳山那修长的手指拨弄起来,只见一缕水蓝色的游丝从他的掌间升腾而起,娴熟的在手腕上萦绕开来。

“罡劲!”

凌康幸和凌博武这两个凌家的修炼之人一眼便看出了程岳山的深浅。

在两人失声惊呼出声后,凌家人隐隐骚动起来了。

他们或许认不出罡劲,但却对罡劲所代表的含义却无比清楚。

程岳山能淬炼出罡劲,那便象征着他最低都有地阶的修为。

如今再回头看来,那擒下地阶修炼者的话语,似乎并非是信口雌黄的大话了。

凌博武紧盯着水蓝色的罡劲,眼里异彩连连。

若能获得这程岳山的帮助,那么他哪怕不借助龙行组,也能有和唐辰叫板的底气了!

龙行组,那毕竟是国家的力量,即便凌家想要借用那力量,也难免受到条条框框的限制。

可程岳山就不同了。

他是一个不属于任何官方势力的地阶修炼者,那么只要凌家和他私下达成一致,他便能替凌家完成任何任务。

有这样的底牌在手,有些时候可比龙行组好用得多。

和凌博武欣喜的脸色决然相反,凌康幸的脸上却看不到任何悦色。

因为他注意到了程岳山话语中的另外一个词语。

聘礼!

这可就是程岳山在言语中隐晦的在向凌家施压了。

地阶修炼者,你们搞不定,但是他程岳山可以搞定!

可程岳山若是出手,擒下了唐辰,那么凌家就要把凌和怡嫁到程家!

这便是一桩交易!

也是程岳山字里行间所亮明的态度

这话凌康平听懂了,凌康幸也懂了,而作为当事人的凌和怡自然也明白了。

凌和怡贝齿紧咬,明眸微微黯淡。

凌家公主,燕京智女,这种种光环罩在她的头上,在外人看来,她或许光鲜亮丽,高高在上,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可是只有身在豪门中的她才知道作为大家族中的子女,命里有道终难逃脱的宿命。

终于还是轮到我身上了

凌和怡心里无奈一叹。

时刻关注女儿的凌康幸,在发现凌和怡面色异常后,再也不管什么地阶不地阶了。他甚至都没有顾忌自己的大哥,凌家的家主凌康平是什么态度。

面对事关他女儿的终生大事,凌康幸一切的态度都是从凌和怡的立场出发,至于家族利益什么的,这时候都得靠边站!

“我们凌家的事情就不劳你挂心了!”凌康幸面色生硬开口道。

他的话语中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这态度不可谓不鲜明。

程岳山听到这话,眉清目秀的面目微微阴沉下来,那五指蜷缩紧握,萦绕在掌间的罡劲游丝噗的一声消散了。

“凌家主也这样认为吗?”他不动声色的偏过头,望向凌康平道。

凌康平表情很沉凝。

其实他心里对三弟凌康幸很是不满。

他是家主,在外人面前这种家族大事他还没有表态,凌康幸就抢先表态,这是什么意思?

不把我这家主放在眼里吗?

除此之外,凌康幸那明显拒绝的态度也是凌康平不满的重要原因。

原本对这桩婚事他一直保持观望的态度,可从刚才程岳山小试身手之后,他的态度便已发生的倾斜。

和他儿子凌博武一样,他第一时间看清了一个地阶的修炼者程岳山能给凌家带来的强大助力。

这可是凌家绝佳的拉拢对象!

向来以家族利益为出发点的他,心里其实打定主意要促成这桩婚事,可他还没来得及表态,他的三弟凌康幸便直接断然拒绝了程岳山。

这个时候,他若是反驳,那岂不是落了凌康幸的面子?

若是其他人凌康平就是让他丢了面子也无妨,但凌康幸不同,后者可是象征着凌家对于龙行九组的掌控。

一旦他和凌康幸之间有了隔阂,那也就意味着龙行九组不在他这个凌家家主的掌控之中了。

为了一个地阶修炼者,疏远了龙行组的力量,这笔买卖在精明的凌康平眼中可不划算。

可如果他不反驳,那么这桩婚事铁定是告吹了,到时不提拉拢程岳山这个地阶修炼者了,没准还会让对方怀恨在心,对凌家心有不满。

一番思索之后,凌康平突然发现,他已然陷入了两难之地。

呼呼

就在程岳山静候着凌康平的回答时,忽然微妙的破风声悠扬而来。

程岳山下意识的用眼角余光瞄过去,恰好看到一道人影从天而降。

相比起程岳山的敏锐五感,凌家的其他人知觉要迟钝得多,而作为修炼者的凌博武和凌康幸虽然警惕性不差,但是此时注意力尽数放在凌康平身上,于是在凌家大院里出现了一个神奇的场景。

从天而降的人影翩然落地,周围的人却浑然未觉。

“三分钟到了!我要的答案呢?”

直到这响亮的话语猛然在众人耳畔回荡开来时,错愕的人群抬起头才恍然发现身前不知何时多了一道人影。

“唐辰……”

失神的凌和怡听到这个如同梦魇般的声音,下意识的喊出声来,这位燕京智女此刻有些慌神了,脚底下都不自觉的退后了几步。



在场的众人注意力顷刻间聚焦在到来的唐辰身上。

凌康平的眉毛一挑,眼底惊色一晃而逝。

这人便是唐辰!

他非常惊讶。

原本在他想来,唐辰是地阶修炼者,就算不是垂垂老矣,也至少是年近中年,可现在看来,这分明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年郎。

难道这唐辰也和程岳山一样返老还童了?

凌康平心里陡生疑惑。

这样的疑惑不单他有,其他第一次见到唐辰的人也都下意识的将唐辰和程岳山归属成一类人。

可凌家众人中却有两个人明白,唐辰他根本不是返老还童,而是切切实实的年不及弱冠。

一个是凌博武,另一个则是凌和怡。

作为对唐辰了解最多的凌博武,这也是第一次在现实中看到唐辰,只是这第一次的见面,对凌博武来说,却是有多难堪就多难堪。

因为衣衫不整的秦筱月正在唐辰的背上。

对于唐辰,很多凌家人是第一次见面,但对秦筱月这个既定的凌家未来媳妇儿,凌家人可是不少人都认识的。

此时,乍一看到这幕,一个个呆若木鸡。

他们不自觉的将目光偏转到凌博武的身上,仿佛看到了凌博武头上隐隐冒出了一抹油油的绿色……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