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车上拨开内裤进入

<h1>第七十四章 机关魍魉</h1>

「窥虚」运转起来,柳铭的视野缓缓有了变化,这魍魉之墙,果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往深处探查,便能够看到里面是繁复的阵纹,以及一个个布置有序的机关构件。

这一堵墙,就是一种机关,而且看样子是还未启动。

柳铭不熟悉机关术,也不了解阵法等,所以虽然看的两眼发昏,也是不知所以然,不过有一点却是值得注意的,那就是这堵墙拥有着一个核心阵列。

机关术更迭至今,核心阵列已经成为了必备之物,以往那种仅仅依靠构件回转而获得力量的机关术早已被取代。

而眼前的魍魉之墙既然存在着核心阵列,那么这个位置就必然是关键区域,若是此处遭遇外力冲击,不知是否能够令魍魉之墙启动?

这虽然是很危险的做法,不过柳铭还是准备尝试一下。

「窥虚」之下,柳铭将魍魉之墙的阵纹看得清楚,即便他不懂阵法,但是也知道阵纹所及,便能够传递力量。

沿着这些阵纹,柳铭或许可能将些微力量送入魍魉之墙内部,虽然不可能对魍魉之墙造成伤害,但触动其核心应该足够了。

深吸一口气,柳铭便开始行动,体内灵力漩涡旋转起来,强大的力量在指尖流过,冲击在魍魉之墙上面。

这点力量对魍魉之墙而言不算什么,足以抵挡,但是却也有部分渗透了进去,柳铭看得清楚,那股力量正在沿着阵纹艰难前进。

当下柳铭将灵力漩涡的力量再次提升,潮汐之力冲击出去,压迫着灵力前行,终于在最后,灵力成功达到了核心阵列的位置。

看到了这一幕,柳铭连忙往后退去,他不知道能否成功,更不知道若是成功了魍魉之墙会有什么变化。

所以保险起见,还是先拉开距离再说,不过这个过程中柳铭始终用「窥虚」观察着魍魉之墙,发现那核心阵列受到他灵力的影响,开始微微的发出了光芒。

然后那光芒越来越炽烈,一股股澎湃的力量从那核心阵列之中鼓荡而出,沿着阵纹涌向墙壁的各处!

阵纹被点亮了,魍魉之墙开始复苏!

柳铭吞了口口水,竟然隐隐有被压制的感觉,这不过是机关而已,竟然会产生如此强大的威压,实在是不可思议。

“咔咔咔!”的声音响起,柳铭心中顿时一紧,走在这天机魍魉路上,听到这声音几乎就能条件反射,因为这是机关开始运作的声音。

魍魉之墙开始不断震动起来,上面雕刻着的魍魉仿佛活过来了一般,柳铭甚至看到了它的眼睛在散发着幽光!

“这机关,不会就是魍魉吧?”柳铭心中惊叹道,而就像是要回应柳铭似的,那魍魉之墙整个都裂开了,裂成了无数个小块,然后小块不断组合,最终化作了一头魍魉的样子!

这般机关兽,实在是威猛,令人望而生畏!

柳铭吞了口口水,在这机关魍魉面前,那机关无双也已经不算什么了,那一股股压迫而出的威压,足以令柳铭灵力流转不畅!

“吼!”机关魍魉嘶吼了一声,双瞳之中幽光湛湛,宛如鬼神似的。

如果世间真的存在魍魉,想必就是这般模样了吧?

柳铭强行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手中灵剑画羽蚕在手,不断吞吐着极为锐利的锋芒,肉身更是金光璀璨,仿佛燃烧起了金色火焰。

面对这机关魍魉,柳铭全力以赴都嫌不够!

不过在柳铭准备应战之时,机关魍魉却并没有第一时间扑过来,他看了柳铭几眼,眼睛微微发亮,然后转过了头,看向山顶方向。

它的感应范围,难道能够达到山顶位置?

这之中的距离可是足足千米啊,实在是太过惊人了,那位天机阁的弃徒究竟强大到了何种地步,竟能够创造出这种怪物?!

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机关魍魉嘶吼了一声,直接舍弃了柳铭,往山顶冲去。

那种速度,那种威势,绝对是神海境的强者才能够达到的层次!

柳铭眸光闪了闪,这样的结果出乎意料,不过却是一个转机,无论怎么想,机关魍魉之所以冲向山顶,必然与柳家小少爷有关。

当下柳铭也不停留,而是同样冲了上去,他倒是要看看机关魍魉想要做什么。

它是准备斩杀柳家小少爷这个闯入者吗?

山顶之上,天机魍魉路的尽头,的确有一人站在这里,他年纪极轻,或者说是年纪尚幼,但是从他们的眼中,却看不到丝毫孩子的天真烂漫。

有的,只是燃烧的野心,已经肆意的狂傲!

而在他身前,是一个三层石台,石台中心悬浮着一个金属盒子,这个盒子不大,但是上面的纹路却是无比的繁奥,丝丝缕缕的光束流转其间,看上去十分的精致。

这个盒子里面,恐怕就是传说中的那宗宝具了吧?

不过这盒子表面却覆盖着一层光膜,光膜无比坚固,保护着金属盒子,而想要得到盒子,不将光膜毁去是不可能的。

柳家小少爷已经来到这里半个多月了,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努力切开光膜,而到了现在,他已经快要成功了。

那柄漆黑的剑,正插在光膜之中,剑身周围的虚空不断的震荡着,就算是光膜也无法完全抵挡,会被不断的撕裂。

这个过程虽然缓慢,但是到了现在,却也已经被撕开了一个口子。

等最后一划完成,柳家小少爷就能够通过这个口子将里面的盒子取出来!

“哼,无人可破的天机魍魉路,最终还不是臣服在本少脚下,等得到了这宗宝具,谁还能阻挡本少的脚步?”柳家小少爷傲然一笑,仿佛地级的宝具已经握在手中!

不过就在这时,柳家小少爷却感受到一股震动,他眉头微微皱起,眼中闪过一抹阴沉,这种时候被打扰,令他心中怒火燃烧。

只是下一刻,他的眼睛便瞪大起来,因为他看到了一头巨大的猛兽冲向了山顶,那种姿态,宛如鬼神一般,令人心中震颤!

“机关魍魉,这怎么可能!”柳家小少爷惊呼一声。

他知道魍魉之墙其实就是机关魍魉,但却没有人可以启动它,因为即便是天机阁的机关大师都不知道机关魍魉的阵纹布置。

可是现在机关魍魉竟然复苏了,而且向他冲了过来。

“该死的,别让本少知道是谁干的,否则本少必要你生不如死!”柳家小少爷咬牙道,脸色扭曲了起来。

他咬着牙,眼角不断的抖动着,但是面对机关魍魉,就算是他也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

柳家小少爷眼神阴桀,只能将那柄剑从光罩之上抽出,然后浑身灵力暴涨,向着机关魍魉斩出一剑!

那剑光闪动,却是黯淡无光的,就像是不曾出现一般,但是剑光所过之处,虚空竟然开始扭曲起来,就好像下一刻就会被撕裂一般!

第二神通,「斩虚」!

柳家小少爷十多岁的年纪,竟然已经进入了凝丹境的行列,此等天资,实在是令人惊叹,就像是天方夜谭一般。

不过即便拥有凝丹境一重天的修为,再加上「斩虚」以及漆黑长剑的力量,也不足以击败机关魍魉,但逼停它的脚步却是可以做到的。

毕竟这柄漆黑长剑,威力实在是太过强悍了。

机关魍魉挡下这一剑,脚步一僵,顿时爆发出更为可怕的怒吼声,体内核心阵列疯狂运转,无匹的力量顺着阵纹冲出。

柳家小少爷却是冷哼一声,左手一翻,已经多出了一颗透明的琉璃珠,随即他将琉璃珠捏碎,顿时涌出了一股梦幻般的光芒。

梦幻绮涟珠,身浴梦幻,若入涟漪。

柳家小少爷的身影逐渐消失,那机关魍魉可怕的利爪拍下,将除开石台之外的地面尽数拍碎了,力量强大的吓人,但却没有伤到柳家小少爷。

失去了柳家小少爷的踪迹,机关魍魉动作变得有些僵硬,随即往回走去,核心阵列也趋于平缓,正在快速的回收力量,看样子是准备在此进入休眠。

柳铭看得心惊,「归无」极限运转起来,将自己藏进一个死角之中,那机关魍魉似乎对柳铭并没有兴趣,竟未对柳铭出手。

这么看来,那位弃徒还是留了手,这机关魍魉的存在似乎更多是要告诉天机阁,他的机关术早已笑傲天地了!

机关魍魉走了,但是柳铭却丝毫不显轻松,因为接下来他所要面对的就是柳家小少爷,而从刚才那一击来看,这个小龟儿子的实力,极为不弱!

“本少就在奇怪,机关魍魉怎么会突然启动,原来是混进了一只小虫子!”柳家小少爷的身影从梦幻绮涟珠的效果之中缓缓浮现,一双眸子却冷冽无比,盯着柳铭藏身的位置。

他竟然能够看到柳铭!

柳铭心中微凛,既然如此也不再躲藏,而是走了出来,直面柳家小少爷。

这还是他第一次正对柳家小少爷,正对这个与他同名之人,这个……仇人之子!

柳铭的出现并没有让柳家小少爷有丝毫的意外,他只是冷冷的看着柳铭,漠然俯视,“你可知道因为你的缘故,本少浪费了一枚梦幻绮涟珠,这样的罪过,足以宣判你的死刑!”

“不过看在你能够走到这里,在那群废物之中脱颖而出,今日本少便赐予你一个不死的机会,现在跪下,宣誓效忠本少,从今往后做本少脚边的一条狗,本少就饶你性命!”柳家小少爷冷酷的笑道,一副高高在上,掌握他人生死的样子。

“你觉得我会答应吗?”柳铭淡淡问道。

闻言,柳家小少爷露出一抹嘲弄的笑意,轻蔑道:“你虽然在废物里脱颖而出,但依旧是个废物,而本少乃是柳家家主之子,你在本少面前不过是蝼蚁罢了,本少不踩死你已经是仁慈,你竟然还打算挑战本少的耐心,实在是愚蠢至极!”

“柳家家主之子……”柳铭的心脏被微微刺痛着。

柳家小少爷如今在用从柳铭父亲手中夺去的力量,企图迫使柳铭臣服,多么可笑的一件事情,柳家小少爷引以为傲的东西,本该属于柳铭啊!

“还不臣服,找死么?”柳家小少爷脸色一寒。

柳铭冷笑一声,浑身金色的火焰燃烧了起来,“龟儿子,小爷我今天就好好教教你,什么叫做礼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