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腿心间的热铁狂野进出着

白衣老者盘立而坐,发出意识对姬雪痕两人。

“等下我用禁术破开这个空间,你们两人先出去,据我所知想要走出绝情谷只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是拥有着绝强力量打破,第二种这个故事来着传说,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传闻绝情谷有一个神兽赑屃,形似龟,平生好负重,力大无穷,传说赑屃上古时代常驮着三山五岳,在江河湖海里兴风作浪,破坏了人间的秩序,弄的人间正道高手和它纠缠不休,以至于九天虚无天界派人封印于此,如果你们能够找到它或许有一线生机。”

“太爷爷,那你呢,不能和我们一起出去了吗?”顾名轩怔怔看着神王。

“虽然不知道老爷爷你叫什么名字,但是你刚才为我们付出了太多,说什么我们也不会让你继续为我们而浪费真元。”姬雪痕转眼看向顾名轩。

顾名轩对她点了点头。

“你们两个年轻人还年轻,名轩你要好好照顾她,我已决定无需多说。”

说完转眼看着那个女人,一阵风吹来,一丝丝白发随风飘扬,一身白衣,手里握着古剑。

“来吧!让我看看你究竟是谁。”

“看来你的道痕虚影今天要留在这个幻情洞了。哈哈哈哈!”

那女人眼光凌厉,直接召唤出道印,只见整个天空出现一道道紫红色的流光,她的背后出现一只蝎子的印记若隐若现,随着时间蝎子越来越真实似乎复活了一般,蝎子周身血红色,透露出一股嗜血的气息。

突然,蝎子瞬间化成一道闪光直奔白衣老者而去。

白衣老者见状心中一道意念飞向姬雪痕他们两人。

“马上我用毕生精华燃烧我的大道破开一道口子,你们必须马上冲出去,不然等它愈合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身边白龙见到蝎子冲过来了,瞬间冲向蝎子进行拦截。

“不行,太爷爷如果你燃烧了大道的话,你本体正在沉睡,那样会对您造成巨大伤害,我们顾家现在所剩的老祖已经不多了,我不要太爷爷为了我们放弃成仙的机会。”顾名轩焦急道。

“何为仙,成仙之路谈何容易,从人帝到现在,没有人能够逃脱死亡的枷锁,有时候我在想,或许是我们错了,我们封印这自己的肉体保持生机…时间不多了,我该走了。”白衣老者露出一丝苦笑。

这时白衣老者身后神王体质异像展开,周身环绕着五彩光芒,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强盛。

“不要,太爷爷!”

顾名轩声嘶力竭的吼道,眼泪从眼角溢出,口中吐出一道鲜血,立即冲向白衣老者。

白衣老者随手一挥,把顾名轩和姬雪痕轻轻推向远处。

顾名轩看着自己的亲人不惜代价保护自己自己却无能为力,他此刻的心情是非常沉重的。

“不要伤心了。”姬雪痕递给顾名轩一块手巾。

此时的雪痕只能用一句话表达,他的心情她也是深有体会,当时姬太初同样是这样让自己离开,让自己能够担任起姬氏先辈的职责。

顾名轩刚接下手巾,顾名轩擦了擦嘴角。

“哼,你以为你燃烧大道就可以离开这个空间里吗?笑话!”女人直奔白衣老者而来。

“万物仙遁,无为之道,天地万物一切斩尽,破!”白衣老者不理会那女人直接挥剑直接斩向空间结界。

这毕竟是白衣老者毕生力量,完全拥有着半帝力量。

那女人似乎明白了白衣老者的意图,随即冲向姬雪痕两人所在的位置。

姬雪痕见状,立即运转幻舞心梦心法,周身泛出阵阵绿光,背后衍化出一轮弯月,各种各样的兽类虚影闪现,伴着万兽齐鸣,星辰闪烁中一位女子背影若隐若现。

顾名轩也召唤出自己的异像,一片汪洋大海,半空中太阳晴空,云朵中出现一条黄龙,黄龙在云朵中穿梭,黄龙似乎理解顾名轩一般,黄龙朝着那女人嘶吼咆哮。

“你们究竟是谁,为何有这么强大的异像,异像竟然我看不出是出自何处。”女人看到姬雪痕的异像不由得颤抖了一下,不过随即一逝,直接抓向姬雪痕两人。

白衣老者看到他们有危险但是却无能为力,那女人就像一阵风飞向他们两人。

姬雪痕见状,心中有一丝丝紧张,面对着飞仙级别,她连说话的力气都被压制。

可她不甘心,猛提真气,此刻姬雪痕道心中金黄色的小人似乎感应到姬雪痕有危险一般,发出五色光芒慢慢扩大化成一道结界,保护着他们两人。

那女人看到此结界不是一般人可以设下,姬雪痕的实力绝对不能施展出如此强大的结界,心中瞬间明白姬雪痕身上一定有异宝。

发出一阵阴笑,残魂碎心鞭出现在她手中直接一挥,砸向保护盾。

刹那姬雪痕两人使用浑身真气维持着保护盾,可是那女人实在是太强大了,瞬间保护盾就破碎,姬雪痕两人被真气反噬,经过撞击躺在地上,没有丝毫力量挣扎,顾名轩嘴角流出一丝丝鲜血,血已经然红了他的衣襟,可他无能为力,露出一股不服天的悲情。姬雪痕缓缓的爬起身来扶起顾名轩。

姬雪痕心中不由一惊,就算是她使用了全力也无法和飞仙级别的人对抗,盘古小人不是不够强,而是本身太弱了。

这时,白衣老者用自己的生命打开一道口子。

白衣老者瞬间位移到姬雪痕顾名轩身边,接上那女人一掌,反身拖起他们的身体飞向空中的口子。

那女人看到不甘心急忙追上白衣老者。

“再见,以后我们有缘会相见的。”

白衣老者说不出的表情,把他们两人推向幻情洞外。

那女人神色一转,急忙飞向姬雪痕两人,想和他们一起逃出这个空间。

白衣老者的背影越来越模糊,顾名轩眼睁睁的看着他,拳头青筋暴起,说不出的悲痛。

白衣老者见状,奋不顾身挡在那道越来越小的口子阻止着。

那女人气势越来越强,而白衣老者越来越弱,不言而喻,白衣老者头发凌乱,衣衫破败,渐渐的白衣老者气息越来越弱,直到消失…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