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寂寞

东方瑾皇甫腾最新章节。

而宗政砜、东方瑾、楼君卿也正打算离开皇宫的时候,这次宴会的主人公淮南王则是当初了他们的去路。

淮南王此刻一脸的笑意,并且饶有兴趣地看着跟在太子宗政砜身边的东方瑾。这一次巫师污蔑她的事件又一次让淮南王充分地认识到了她。

在所有的危险都指向天狼的时候,天狼依旧能够不卑不亢,从容应对,并且不慌不忙地揭穿了那个巫师李少君的伪装和谎言,从一个天大的谣言中拯救出她自己,真是一个不可小觑的人物。

“本王对天狼将军十分感兴趣,不知道天狼将军可否赏脸和本王聊一聊?”此时淮南王一副痞子的模样,尤其是那双眼睛,就像是能够勾魂一样,拼命地眨呀眨的,简直想让人直接上前抽他!

东方瑾先是看了淮南王一眼,随即便面无表情地站在宗政砜的身后,今天遭遇的事情太多,她也需要好好消化一下,顺我寂寞便想想以后的对策,于是她并没有开口说话。

太子宗政砜则是挡在淮南王的面前,眉头轻轻皱了起来,缓缓地说道:“王弟风尘仆仆来到越京,一定很累了,还是先休息吧,等到精力充沛的时候,再和天狼将军聊也不迟,更何况天狼将军今日遭遇这么多的事情,她需要回去好好休息一下,还请王弟体谅。”

淮南王闻言,侧过头看了一眼正闭目养神的东方瑾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点点头说道:“既然王兄都这么说了,那本王就暂时不打搅。告辞。”

话音落下,淮南王便转身离开,朝自己曾经一直住着的宫殿走去。

而淮南王的舅舅赵迁则是同皇后娘娘的兄弟薛阳候聊得十分欢快的模样,只有淮南王知道,他不过是放长线钓大鱼罢了,等到找到合适的时机,他将薛阳候叫出来,直接斩了他的首级为母亲报仇,最后再负荆请罪,向陛下状告薛阳候所犯的罪,自己最后一定会没事的,而且还会深深地打击皇后娘娘一番。

太子宗政砜终于松了一口气,转过身看到东方瑾一副疲惫的模样,忍不住心疼不已,不过想到今天巫师李少君的出现,还真是把他们全部都吓了一跳,尤其是李少君口中灾星的言论,更是让他们的心都差点沉到十八层地狱的底层了。

“天狼今天的事情还真是有惊无险。”太子殿下宗政砜脸上缓缓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晶亮的眼眸看向东方瑾,“幸亏你提到了栾荼,否则那样的谣言足足可以置你于死地!”

说到这里,宗政砜忽然想起了当初和东方瑾一起在石皖国的日子,尤其是在对待柳枝儿的事情上,栾荼是他们的敌人,而东方瑾因为祸国妖女的言论一直力保柳枝儿,最后还是没能抱住柳枝儿的命,而她也差点被安阳王等人害死,幸好自己拼命保她,而她也一直守护自己,所以才走到今天这一步。

“栾荼?”楼君卿自然也听说过栾荼,知道他是乌恒国国师的儿子,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但是从来没有和栾荼打过交道,“天狼,你和乌恒国的栾荼有交情?”

东方瑾猛然张开双眼,盯着眼前的楼君卿看了一会儿,最终只是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栾荼还欠我一条命,总有一天我会向他拿回来的!”

只要一提到栾荼,东方瑾就像响起栾荼必死柳枝儿的画面,柳枝儿就是因为怕连累自己所以才自杀的,而他们杀柳枝儿的理由也是那么荒唐,凤星临世,他们怕将来一个女人统领天下,所以就提前杀掉这个女人,而柳枝儿则无辜地成为了他们的目标。

如果真的要追究的话,凤星临世,而那个凤星说不定说的就是她自己,柳枝儿是因为她而死,她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点的,而且既然确定了自己就是凤星,那么将来的世界格局便由自己来修改创造,谁也别想左右她的命运!

话音落下,东方瑾率先走出了皇宫,宗政砜和楼君卿、孟子佩等人则是紧跟在她的后面。

然而皇宫之外,又有另外的事情在等待着东方瑾。

东方瑾刚刚走出皇宫,宫门外就站在一个中年妇女,而且对于这个女人东方瑾一点也不陌生,她就是右将军夫人,萧倾之和萧贺之的母亲。

此时右将军夫人看上去十分狼狈,精神萎靡不振,显然是哭得十分凄惨的模样,一看到东方瑾从皇宫中出来,瞬间脸上的表情就变得狰狞可怕,伸出两只手就朝东方瑾的咽喉而去……

“你这个恶毒女人……都是你这个坏女人打破了我女儿的命格,让我女儿死的如此凄惨,还是被她的亲哥哥杀死的……”

右将军夫人一边哭诉着,一边想要掐死东方瑾,然而伸出去的手却轻飘飘地就被东方瑾给挡开了去。

幸亏皇宫的大门口不是什么人都能靠近的,更何况其他的大臣官员也都已经离开皇宫了。而门口的护卫的确是听到了这个右将军夫人的话,但是只当她因为女儿死了发疯胡言乱语罢了,天狼将军那么嚣张霸道的男人怎么可能是一个女人呢!他们才不会信呢!

“母亲,你在干什么!”东方瑾只是冷眼看着这个右将军夫人发疯,沉默不语,而就在此时,刚刚安顿好自己妹妹尸体的萧贺之就从远处冲了过来,一把扯住右将军夫人的衣服,皱着眉头,脸色铁青地吼道。

随即萧贺之才对宗政砜、东方瑾等人歉意地点点头:“对不起,太子殿下,我母亲失礼了,我会马上带她离开的。”

话音落下,萧贺之正打算将右将军夫人抗在自己的肩膀上,右将军夫人则是瞬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满脸泪痕地指责萧贺之:“萧贺之,我是你的母亲!倾之是你的妹妹!你怎么这么丧心病狂!连自己亲妹妹都下得去手?你说,你说你这是为了什么呀?”

话音落下,右将军夫人一双充满了恨意的眸子瞪着东方瑾,恨不得将眼前的这个假男人给撕成碎片。

右将军夫人想到,以前没有遇到东方瑾这个女人的时候,她的家还是完整的,右将军还没死,女儿也是健健康康的,儿子也十分地疼爱自己的妹妹,可是自从知道右贤王家长子的诅咒之后,她就计划让其他女人来当自己女儿的替死鬼,而这个时候眼前这个女人就出现了。

于是右将军夫人就和萧倾之商量,顺理成章地让东方瑾来假扮萧倾之和楼君卿交往,打算东方瑾和楼君卿成亲死了之后,萧倾之在回来,当楼君卿的新娘,可是却也没料到当中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右将军因为纵欲过度而死亡,而楼君卿也知道了自己身上的诅咒而想要退婚,后来宗政景皇子也是因为对东方瑾感兴趣才求娶萧倾之,明明这个女人是个冒牌货,假扮了她的女儿,为什么人人在意和喜欢的都是这个冒牌货,而没有人真正关心萧倾之呢?

就连自己生出的儿子萧贺之竟然也因为这个女人而亲手杀了自己的妹妹,就是这一点差点让右将军夫人崩溃了。

这段日子以来相安无事,是因为自己的女儿已经成为了宗政景的侧妃,无论如何也算是有了名分,所以她对东方瑾女扮男装的事情一直缄口不言,但是因为东方瑾,自己的女儿被亲哥哥所杀,她就不能坐视不管了。

“母亲,这一切都是倾之她自己咎由自取!”萧贺之脸色铁青,缓缓地蹲下身子,“倾之联合巫师李少君污蔑天狼将军是灾星,就这一条罪名,就足够将倾之打入十八层地狱了。若不是倾之想要陷害天狼将军,也不会落得这个自取灭亡的后果。贺之亲手杀了妹妹,是不想让她继续犯错下去,而且如此一来,陛下不会再追究右将军府的事情了。难道母亲想要我右将军一家灭族吗?”

右将军夫人顿时哑口无言,贺之说的也的确十分在理,只是她还是不甘心自己的女儿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

“就算女儿这么做是活该,罪有应得,但是难道这个天狼将军就不该死吗?”右将军夫人眼中划过一丝嘲讽的讥笑,声音压低了不少,在萧贺之的耳边缓缓地说道,“她女扮男装犯了欺君之罪。倾之就是死,我也要拉她做垫背。这件事情我一定要告知陛下,我不会让她好过的!”

萧贺之闻言,顿时脸色惨白,当初若不是倾之想要说出东方瑾是女子的这个秘密,自己也不会出手杀了她,说到底他还是因为自己的私心所以才会出手杀了倾之的,而如今又面临这样的境地,自己的母亲为了报复东方瑾,也想要揭穿东方瑾的秘密……

就在萧贺之挣扎的时候,东方瑾走到了右将军夫人和萧贺之的面前,缓缓地蹲下身子。她盯着右将军夫人的眼,面无表情地说道:“夫人别忘了,众人都以为是我这个女人贪慕虚荣,绑架了萧倾之,然后假扮萧倾之和右贤王的长子楼君卿交往,却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夫人还有萧倾之安排的,若是知道了这一切,他们会怎么看待右将军府,而右贤王又会怎么看待你们。我天狼自认为没有什么地方亏欠你右将军府的,即便是知道了诅咒的事情,我也没有向你们质问什么,更何况事情暴露之后,你们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的身上,让我身陷囹圄,险些丢掉性命,这笔账我都还没有向你们算,现在萧倾之想要杀我,难道我会眼睁睁地洗干净脖子给她杀?既然犯到我手里,我就不会让她好过,萧贺之杀了她,算是便宜了她,她若是落在我手里,我会让她生不如死!”
我寂寞
东方瑾顿了顿,随即她紧贴右将军夫人的耳边,轻声说道:“你以为宗政景皇子他们就不知道本将军是女子的秘密吗?他们为什么一直缄口不言,不向陛下揭穿我的秘密?那是因为,就算揭穿我是女子的秘密,我也没有什么损失,现在我是太子殿下的人,皇帝若是因为想要杀我,我便鼓动太子殿下带领神戮营的士兵直接造反杀了皇帝,拥护太子殿下为皇帝……千万别怀疑我的能力,只不过杀掉一个皇帝,对我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东方瑾冷冷地眨了眨眼睛,随即便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右将军夫人。

右将军夫人闻言,顿时全身发冷,脸色苍白,甚至连呼吸都变得轻盈起来。这个天狼将军……

她刚刚竟然说道了造反?!若是她的身份暴露,陛下想要杀她的话,她就唆使太子殿下造反,杀掉皇帝拥护太子为皇帝,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竟然有这么大的野心,难怪皇后娘娘、宗政景皇子一直想要对付她,都没能除掉她一丝一毫,反而他们自己频频遭受打击!

“你,你竟然有这样的心思?!”右将军夫人的瞳孔骤然紧缩,脸上尽是一副骇然和恐惧的表情,就连声音都变得颤抖起来。

东方瑾皇甫腾最新章节。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