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在厨房做菜

军师凰后:傲娇亲王,太胡来!顾雎姜成最新章节。

三支部队合围这些匈奴兵,白袍小将揣着普重的首级奔至姜成面前,半跪而下,呈上首级,说道:“燕王殿下,请过目。”

姜成看着普重那死不瞑目的双眼,点点头,说道:“干得漂亮,重赏。”

“谢殿下。”白袍小将说道。

顾雎站在姜成身边,笑道:“宇文将军,真是神勇啊。”

那白袍小将唤作宇文靖,是宣府军巨头赵王姜恪的部下,自从河北沦陷后,宇文靖便率军一路转战,最后来到洛阳,并梦见在厨房做菜入洛阳军。

“我们投降!我们投降!”

被三面包围的匈奴士兵们大声呼喊起来,高呼投降,偶有几个宁死不屈的硬汉子,也都被袍泽们按了下去。

“统统卸甲!丢掉你们的武器!”姜成高喊道。

“马上!马上!”

“谢燕王殿下不杀之恩!”

这些匈奴士兵纷纷卸掉盔甲,丢掉武器。一队魏军士兵下去阵中,把这些军械盔甲收集起来,并且牵走了他们的战马,于是这些士兵便只剩下单薄的衣裳,互相依偎在一起,和那些无家可归的河北流民比起来并无二致。

“燕王殿下打算怎么做?”一名幕僚问道。

姜成一挥手,喝道:“绑起来。带回大营里面。”

“喏!”

于是这些匈奴士兵便被一个个绑起来,押回河西大营。

到了河西大营,姜成和顾雎两人率领着中军士兵先行回到了本营,且留宇文靖在外面监守着匈奴降卒。

宇文靖喝道:“兵丁暂在营外暂驻,不得随意走动。”说罢将马鞭一扬,一干精锐宣府骑兵如二龙出水分列两旁,闪出两道人墙,将匈奴士兵们隔着大营的门分开来。

匈奴降卒们推推搡搡着,在宇文靖和一干魏军士兵们的监督下席地而坐,一声不敢出。但见魏军连营一座连一座,每过一门都有将官把守,数不清的魏兵挤到辕门看热闹,一边看一边指手画脚议论纷纷:

“那些就是匈奴人吗?不是说匈奴头上都有长角吗?我都认不出来了……”

“呸!这帮禽兽杀了咱们多少人,没想到也有今天吧!”

“还叫咱们两脚羊?我看也他们算不得什么,咱过去随便给个混蛋一个耳光,看他敢还手不?”

“这帮鸟人还活什么劲儿呀!自己抹脖子不就完了嘛……”

匈奴降卒们个个都垂着脑袋,披冠冕发,任长发遮住脸孔。昔日河北沙场上横冲直闯八面威风,如今却被一帮魏军小卒指指点点恣意嘲笑,这些匈奴降卒实在是没脸孔见人了。但他们还不想死,他们还不老、有的人家里还有娇妻,孩子,和年迈的父母,最后一丝求生的欲望怂恿着他们背负屈辱,在这里,要活下去。

有的魏兵欺负人,随手抓起石头掷过来,生生打在一些匈奴降卒的脑袋上,这些降卒低头也不躲避。宇文靖见状连忙斥责,怒骂那些投掷石块的士兵,甚至罚了明天的晚饭,这才赶走了这些看热闹的家伙。

中军大营。

“雎儿真是妙计啊,普重果然是奔着你去的。”姜成说道。

顾雎点点头,笑道:“毕竟是我杀了他们的主帅,当然要找我算账了。”

两人走进营中,但见桌上已经放好了饭菜。

姜成走上前去,打开桌上的砂锅,里面是大补的鸡汤。

姜成拉着顾雎的手坐下来,说道:“来,雎儿,这是我叫庖人专门做的鸡汤,你受伤了,要多补补啊。”

顾雎看着那鸡汤只觉得心里暖暖的,捏着姜成的手,转头轻轻对姜成说道:“殿下,一起吃吧。”

姜成愣了愣,这般对食还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想想也便释然了。

河西大营外。

这些匈奴降卒原本以为自己晚上是没有饭吃的,所以当鼻子闻到食物的香气的时候,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做梦了。

“是吃的……”

“真的是吃的……”

匈奴降卒们翘首以待,伸长了脖子看着庖人们推着装着食物的车出了大营。

“好香啊……”

当庖人们打开装着晚饭的篮子和桶的时候,匈奴降卒们都沸腾了。

鸡腿,羊肉汤,大包子,这些魏军兵丁都不一定顿顿吃到的东西,居然是给自己吃的。

“这些……真的是给我们的吗……”

一些匈奴降卒们吞着唾沫,问道。

宇文靖摆摆手,没有回答,而是吩咐庖人们,说道:“把这些吃的发给他们,不要漏了。”

“喏……”

庖人们心不甘情不愿地分发食物,拿到食物的匈奴降卒们个个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庖人很不满给一帮俘虏吃这么好的东西的决定,魏军将士们都不一定吃的到,结果全都便宜了敌人。

带到俘虏们把食物吃完后,姜成和顾雎这时也出来了,顾雎对宇文靖,说道:“给他们挪个位子,这边迎风,带到西山坡上面去,那边背风。”

“喏。”宇文靖抱拳答道,随即喝道,“都起来了,挪位子了!”

这帮匈奴降卒们个个是心服口服,纷纷说道:“大魏燕王真是个好人啊。”

“和这样的人打仗,我们怎么下得去手呢……”

所有的魏军士兵都对姜成的安排表示不满,个个趴在辕门边上看着,议论纷纷,就连宇文靖,也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很大声地对姜成直言道:“燕王殿下!古人云,慈不掌兵!”

姜成点点头,笑道:“不是慈不掌兵的问题。”

宇文靖大声说道:“魏匈乃世仇是也,以德服人,更不可能。”

姜成哈哈大笑,说道:“非也非也,本王也不是以德服人。”

匈奴降卒们都听在耳里,都不由得在心里默默赞扬着姜成。

而魏军士兵们更是窃窃私语起来。

“真是不明白燕王殿下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哥哥上月就死在河北,被匈奴人的战马活活踩死的!”

“妈的,燕王殿下为什么要养着这帮俘虏,我咽不下这口气!”

很显然,魏军士兵们非常不满。对姜成的安排也是敢怒不敢言。

带到姜成和顾雎还有宇文靖把匈奴降卒们带到西山坡上面去后,发现这里已经整备了一支装备精良,军纪严明的军队。

宇文靖微微变了脸色,看向姜成,姜成却是笑而不语。

“这边没有毯子啊,燕王殿下。”

“是啊,晚上睡这里,会冷的。”

匈奴降卒们开始抱怨,显然有些飘飘欲仙了,大概是忘记了自己俘虏的身份,向姜成提出要求来。

宇文靖面色渐渐变了。

——这是督战队……

——负责监视……

——还有处决……

“开!”

顾雎大声喝道。

“喏!”

督战队如龙出水般迅速分成两列,开出一条路来,而这条路的尽头,则是大大小小大约五十个深坑。

匈奴降卒们,脸都白了。

“晚上你们就睡那里,不用毯子了!”顾雎大声说道。

“只不过这一觉要睡很久是了。”顾雎说完,笑了起来,在匈奴降卒们耳中听起来,是那么的阴森可怖。

姜成大声说道:“魏匈乃世仇是也,你们中谁年龄小于十八岁的,给本王拉出来,回河西港去报信,今日,大魏燕王姜到蕴,坑杀匈奴降卒两千!”

……

“坑……坑杀……”

那些匈奴降卒一听到这两个字,一下子全都懵了,宇文靖立马进言道:“燕王殿下,古人云,杀降不祥啊。”

姜成听了一甩袖子,看向宇文靖,微微偏着头冷笑道:“宇文将军刚刚还说慈不掌兵呢……咋了……将军你忘了吗……”

宇文靖严肃道:“那也不是杀降啊殿下!”

姜成摇摇头,笑了笑,挥挥手,喝道:“把十八岁以下的俘虏挑出来,其他人给我杀!”

督战队齐声喝道:“喏!”

“燕王殿下!饶了我吧!”

“我不想死!”

“救命啊……”

匈奴降卒们哭天喊地般地求饶起来,哭声震天,连营里许多魏兵纷纷从辕门里面探出头来看着。一个个看的是触目惊心,瞠目结舌。

“没想到燕王殿下……竟然那他们全杀了……”

“那是活该!匈奴人死不足惜!”

“燕王殿下真的全杀了啊……”

“怪不得晚饭给他们吃的那么好……原来是断头梦见在厨房做菜饭啊……”

魏兵们一个个议论纷纷起来,而匈奴降卒们当然不肯就这样死去,于是骚乱爆发了。一个个降卒哭着喊着,叫骂着要逃出去,如羊群一般,想要冲破厚实的篱笆。可是他们手无寸铁,而且还被绑起来了,根本不是这些督战队的精锐魏兵的对手。很快这些骚乱便被镇压下去,匈奴降卒们被驱赶至坑里,被迫一个个哭着往下面跳。

随后,督战队的魏兵们便拖着刚刚在骚乱中杀死的降卒尸体到坑旁,把尸体扔了进去。

“呜呜呜……”

“爹……娘……我不想死啊……”

“我老婆还在家里等我回去啊……”

匈奴的降卒们不甘心地哭了起来,许多降卒甚至还攀着坑沿想要爬出去逃生,却都被督战队的长枪一个个无情地戳下去了。

军师凰后:傲娇亲王,太胡来!顾雎姜成最新章节。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