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孕套 型号

陆翊桓凌诗最新章节。

我已经记起了我是怎样被人设计推入海里的,上官铭禹为了让失忆的我留在岛上所撒的一个又一个的谎言……可我没有让他知道我已经恢复了部分记忆,因为我要等着大宝小宝快点长大点,再寻找机会离开这里。

不知不觉中,大宝和小宝已经三个月大了,我又在这里呆了整整两个月了。

大宝和小宝现在已经可以用“啊啊!呀呀!”表达他们的需求了,自从满月时和上官铭禹因为离开发生争吵后,我再也没有和他提起过离开这件事情,我相信,早晚有一天,我总会离开这里的。

这天,我正逗着小宝大宝玩,乐得他们不停地呵呵大笑,看着他们和梦中看到的那个男人越来越相似脸蛋,我不禁发起呆来,想着在梦里看到他找不到我时的焦虑和痛苦,我陷入了沉思。

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还是在四处寻找着我吗?还是只能靠喝酒才能睡觉吗?……

大宝“呀呀”地伸出手要我抱,可过了好久也不见我理睬他,不禁嘴巴一瘪,就要哭出声来。上官铭禹走过来,拿起旁边的玩具逗起了他们。大宝一下子又乐呵起来了。

“咿咿!啊啊!咕咕!……”大宝看到上官铭禹,眼睛亮了起来,蹬着小短腿嘴巴里吐着泡泡伸出手要上官铭禹抱抱,小宝也不甘落后,紧跟着伸出手来“呀呀”地喊起来,两个孩子的萌样乐坏了上官铭禹,他一手一个把他们抱了起来,乐得大宝小宝“咯咯”地笑个不停。

我发现最近我发呆的时间越来越多了,经常会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游离的状态。

“唉——”我低低的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的胸口被一块大石头压住了一样,闷得险些喘不过气来。想到如果和上官铭禹提起离开这里,势必又会是一场不可避免的争吵,我觉得开始厌烦起这里来。

大宝和小宝快乐的笑声让我回过神来,我看向笑得也很开心的上官铭禹,发现经过几个月的相处,他们越来越黏着上官铭禹了,我知道这可不是个好现象,可看到大宝小宝玩得那么开心,我不禁也走向他们,和他们一起玩了起来。

“砰砰砰——”突然外面传来了巨大的敲门声,我不禁觉得奇怪,这里是荒岛,怎么会有敲门声?会不会是野兽?我想起刚到这座岛上时碰到的两只黑熊,不禁紧张起来。

“上官铭禹,这个岛上除了我们没有其他人,会不会是以前的黑熊找上门来了啊!”

上官铭禹正要开口回答我,外面传来了声音。

“诗雅!诗雅!你在里面吗?快开门!我来啦!我来接你了!我来接你回家了……”

我听到了在不断地敲门声中夹杂着一个男人的喊声,他在大声叫喊着我的名字。

我觉得那个声音很熟悉,那可是在我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那个男人的声音!

我开始激动起来,心“砰砰砰”地直想跃出喉咙口,他找来了,他来接我了,他来接我们回去了!

我向大门奔去!大黄也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也“汪汪——”地叫着,欢快地奔向门口。

上官铭禹一把拉住了我,拦住了我不让我过去。他的脸色阴沉的可怕,眼神里带着一丝挣扎,声音里也带着一丝哀求。

“别去,诗雅,别去开门!”

“诗雅,你不去开门他就不会知道你在这里的,别去开门!”

我想不到上官铭禹现在这样子了,还在自欺其人,他已经找上门接我回家了,我还会选择留在这里吗?

我听着外面不断响起的敲门声,想要挣脱上官铭禹对我的桎梏去给他开门,可上官铭禹紧紧拉着我不愿意放手,两人僵持着谁都不愿让步。

大宝小宝似乎感受到了我们之间紧张的气氛,不由得开始瘪嘴哭了起来,并且越哭越大声。

听着他们的哭声,我放弃了和上官铭禹的对持,不再和他说话,接过上官铭禹手中的孩子,轻哄着让他们安静下来。

“砰砰砰——砰砰砰——”

外面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了,也越来越响了,他似乎已经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门上。也许是听到里面孩子的哭声了,他越敲越急。

大黄也在门里面不停地转着圈,“汪汪汪——”地焦急地不停的叫着。

也许是看到自己敲了那么久的门都没人给他开门,有点不耐烦了,他直接用脚开始踹门。

“嘣——嘣——”一下接着又一下的踢门声似乎踢在我的心上,生疼生疼的。我回想着梦中他的样子,想象着他现在的表情,咬牙切齿?怒火冲天?迫不及待?或许都有吧!

那个人的脚是铁做的吗?踢在铜门上难道不疼吗?

上官铭禹的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容,看来他也知道想踢开那扇门是不可能的。

大宝小宝也停止了哭泣,好奇地转着脑袋寻找着声音的发生处,开始“咿咿呀呀”地互相交流着他们的看法,上官铭禹仍然挡在我的前面,我不再挣扎,就那样静静地站着,听着他的踹门声,不知疲倦地不知疼痛的一下又一下的……

“嘣嘣嘣——”外面的踹避孕套 型号门声越来越急,我不禁为他着急,真是傻啊,没看到那扇门是铜门吗,怎么可能踢得开来。

他似乎知道了我的想法,配合地停止了踹门。

外面突然一下子就没了任何声音,我疑惑地看着外面,不会就那样,踹不开就走掉了吧!明显地,我感到自己心里的失落!

上官铭禹整个人明显地放松下来了,又开始逗起了大宝小宝,我鄙视地看着这个男人,该是如何的自私,才会一次又一次借着为我好的名义把我捆绑在这里啊!

突然大宝小宝不再理会上官铭禹,一齐又看向大门的方向,因为那里正传来铜门震动的声音“咚——”!

随着铜门的震动声,可以明显地看到,两侧的门居然剧烈地颤抖了几下,随着大门的颤抖,感觉整栋别墅也在震动。

然后又是“咚——咚——”地不断地撞击声传来,巨大的响声让大宝小宝又开始紧张得哭了起来,我拍着他们,尽量转移孩子的注意力,上官铭禹也帮着一起哄着他们。

这个疯子!我暗暗骂道。

“谁呀,来了来了,别撞了,再撞下去……”

白衣一边说着一边赶紧过去把门打开,只听“唔——”一个人抱着一根粗木头从外面冲了进来,收不住脚步一下子摔到在地上。木头也不知滚到了哪里。

大黄连忙冲过去围着避孕套 型号那个人摇头摆尾地“汪——汪——汪——”地欢叫着。

大宝小宝也好奇地看着地上的那个人,忘记了哭泣。

只见他只是皱了下眉头,镇定地爬了起来,拍了拍并不存在的灰尘,目光却若有所思地看向了我和上官铭禹。

我尴尬地发现因为大宝小宝被撞门的声音吓哭了,所以陆翊恒冲进来时,我和上官铭禹正在哄着他们,两人靠的比较近。

我连忙往旁边移了一步,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这个在我梦里出现无数次的男人,所有关于他的记忆如潮水般向我涌来……

“陆翊恒”,我轻声念着这个名字,看着他的俊容,如此憔悴,不禁湿了双眼……

“是你吗……”我颤颤地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得不行。

陆翊恒深深地凝视着我,眼睛满是疼惜,颤抖着双手擦掉我的泪水:“是我,诗雅,我来接你回家了!”

我点点头,瞧见他的眼里的深情,听到只有在梦里才能出现的声音就在耳边,只能在梦里出现的身影现在正真切地拥抱着我,心酸涌上心头,喉咙再次哽咽起来,泪水再度纵横在脸庞,弄花了我的视线。

“傻瓜!我来接你们回家了!”说着,伸出手紧紧地把我抱在怀里。

我贪婪地靠在他的怀里,这才惊觉他瘦了好多,摸着他消瘦的脸庞,想着自己有多久没见过他了,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感觉我们像是已经分开了几个世纪。

““咿咿呀呀——咿咿呀呀——”大宝小宝似乎责怪我们忘记了他们,挥舞着小手,在上官铭禹的怀里抗议着。

陆翊恒面色一沉,阴郁地看着上官铭禹怀里的大宝小宝,久久没有说话。

我看着陆翊恒的表情,愣了一下,他那是什么意思?此时的我说不生气,不难过,那一定是骗人的,难道他没看出来大宝小宝长得很像他吗?

正当我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时,陆翊恒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把大宝小宝从上官铭禹的手里接了过去,又看向了上官铭禹。

“谢谢这几个月里你对我老婆孩子的照顾,今天我就把他们接走了。”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对撞着,碰撞出了难以言说的火花。

我站在旁边忍不住往旁边缩了缩,不会又要上演男神级世纪大战吧?

陆翊恒用眼神横了我一眼,想免费看戏?没门!

哼!真小气!我撇撇嘴。

“走了,回家了!”陆翊恒一把拉住我的手向外走去,外面阳光灿烂,大宝小宝在陆翊恒的怀里手舞足蹈,咧着无牙的小嘴,笑得超级开心……

(全书完。)

陆翊桓凌诗最新章节。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